笔趣阁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任性的大玉儿

第二百四十七章 任性的大玉儿

    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尖嘴钳!”
  
      “啪”
  
      一把闪着银光的尖嘴钳随着声音的落在张白玲刚张开的手掌上,张白玲拿起尖嘴钳小心翼翼的夹住了伤口里的箭头用力一拔,一股血箭立刻随着箭头喷了出来,虽然伤员早已打了麻药,但依旧疼得发出了一声闷哼。
  
      “止血钳!”
  
      一把止血钳干净利索的放在了张白玲的手上,张白玲拿着止血钳准确的夹住了血管,原本流血不止的伤口立刻停了下来。
  
      血止住了,但张白玲并没有停手,而是开始用消毒纱布开始清理伤口,一团团被染红的纱布不断被扔到了垃圾筐里,等到伤口清理完毕后,张白玲这才开始小心的缝合血管和伤口,直到半个时辰后张白玲才将伤口缝合完毕。
  
      伸了个懒腰长长的出了口气的张白玲这才对身边的助手许丹道:“总算是把所有的手术都做完了,你出去叫两个人进来把他抬下去吧,咱们已经做了能做的一切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老天爷了。”
  
      许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这才有些钦佩的说道:“白玲姐,您真是太厉害了。这样的伤势换了以前早就死了,到了您手里却硬生生把他们从阎王爷手里给抢了回来。”
  
      “这算什么啊。”张白玲轻笑了一声,“我这点本事算得了什么,我听杨大人说,欧巴罗那边的大夫甚至可以给人把断了的手臂接上,还可以帮您换心脏呢。可我现在不过是帮伤员缝合一下伤口,比起那些真正的大夫这点微末本事算得了什么呀。”
  
      “可那也很厉害了呀,至少比起我以前见过的大夫厉害多了。”许丹随即又撇了撇嘴:“咱们以前的那些个庸医吧,若是碰到这种伤势最多也就是把箭头拔出来,然后找块布包起来,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就听天由命了,这样的大夫连我都比他强。”
  
      张白玲笑笑没有说话,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大夫这个行业并没有什么规范,但凡随便看了几本医书或是学了几天医术便可以上岗替人看病了。如果把人给治好了那是大夫的医术高明,若是把人治死了你也别埋怨人家只能怪自己倒霉。
  
      什么……医闹?别开玩笑了,你真敢因为这个把大夫给打了,你就等着被这一代所有的大夫给封杀吧,今后但凡是你家里谁生了病也没有大夫敢替你和你家里的人治病了。
  
      正因为大夫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是如此之低,以至于就连读书人都喊出了“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口号,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如果我当不了官的话那么当一个大夫糊口还是不错的。
  
      当然了,在大明好的大夫还是不少的,但由于缺乏一个统一的规范,所以从来就是良莠不齐。
  
      自打杨峰创建了这个医护营后,医护营里的这些女子们经过这段时间的刻苦钻研学习以及大量的实践操作,对于一些日常的病理已经有些基本的掌握,尤其是对于外伤的处理更是进步飞速。
  
      医护营里的两百多名医士和护士们也渐渐被江宁军的将士们所接受和喜爱,地位更是直线上升,再也没人敢象原来一样在她们背后指指点点了,毕竟人都是很现实的动物,真要把这些大夫给得罪了,今后你万一在战场上受了伤,人家也不用做别的,晚上半个时辰再给你治病就够你受的了。
  
      张白玲洗完手刚出帐篷,一缕阳光照在她的眼睛上,让已经习惯了帐篷里昏暗灯光的她有些不适应,不得不眯起了眼睛将手掌搭在了额头上抵挡阳光。
  
      “快走……磨磨蹭蹭什么!”
  
      一声喝声从旁边传了过来,张白玲好奇的看了过去,发现一队军士正压着数百名衣衫不整的人从旁边走过。
  
      看到这里张白玲有些奇怪的问刚领着两名抬着担架的护工出来的许丹道:“许丹,这些人都是干嘛的?怎么一个个都衣衫褴褛的,有的甚至还没衣服穿?”
  
      许丹撇了撇小嘴:“除了鞑子还能是谁,不过这些人里头只有少部分人是真鞑子,其他的大都是给鞑子卖命的二鞑子,大人说了把这些人暂时跟那些蒙古人关一块,顺道让辎重营的人看着。”
  
      “二鞑子?”
  
      张白玲闻言有些惊讶起来,前些日子江宁军在锦州城下歼灭了不少包衣以及辅兵,杨峰在巡视战场的时候不经意的说了句“这些给鞑子卖命的二鞑子死有余辜。”,从这以后二鞑子这个词就这么流传开来,由于这个词即形象又好记,所以没过多久江宁军的人就把那些替女真鞑子卖命包括蒙古人、朝鲜人、汉人都统称为二鞑子。
  
      “现在的二鞑子已经惨到连衣服都没有了吗?”
  
      “不是的白玲姐。”许丹忍着笑解释道:“那是将士们把他们的铠甲都剥掉了,有的人里面没有穿衣服,所以就打了赤膊。”
  
      “原来是这样啊。”张白玲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一旁的帐篷走去,连续做了好几个时辰的手术下来她只感到全身很是有些酸疼,就想着要休息一会,只是她刚走到自己所在的帐篷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白玲姐……白玲姐……”
  
      张白玲转头望去,看到郑妥娘的丫鬟线娘正气喘吁吁的朝她跑来,她停下了脚步惊讶的问:“线娘,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白……白玲姐,我家小姐……请你带上药箱立刻随我去……去一趟。”
  
      看到线娘焦急的模样,张白玲惊讶的问道,“线娘,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你家姑娘受伤了?”
  
      “不……不是……我家姑娘没事?”线娘一边喘气一边摆手。
  
      “难道是杨大人出事了?”张白玲脸色立刻就变了。
  
      也难怪张白玲会脸色大变,江宁卫的人谁都知道,整个江宁卫少了谁都没关系,唯独不能没有杨峰。作为江宁卫的指挥使江宁军的最高首领,杨峰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杨峰一旦出了什么事,整个江宁卫就会瞬间分崩离析打回原形。
  
      都说由俭入奢由奢入俭难,谁要是敢让他们这些刚过上没几天好日子的江宁卫的数万军户和流民再回到朝不保夕的日子,他们一准跟你玩命。
  
      同样的,张白玲她们这些青楼出身已经过了黄金年龄的女子原本以为接下来她们也会重蹈以往前辈的覆辙从当红的头牌变为配角甚至沦落为暗娼,最后只能凄惨死去,是杨峰教会了她们医术,给了她们尊严,光凭这点她们就愿意将杨峰视为再生父母,是以饶是张白玲为人沉稳,看到线娘这么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她心里也不禁有些发慌。
  
      “都……都不是。”线娘休息了一会气后这才缓过气来,“我家姑娘和杨大人没事,是另外有人受伤了,我家姑娘让我过来请白玲姐过去一趟。”
  
      “呼……没事就好。”听到不是杨峰和郑妥娘出事张白玲的心这才放下来,给了线娘一个白眼道:“既然杨大人和你家不娘都没事,你这丫头这么着急跑来做什么?不是还有别的医士和护士么,我可是忙活了大半天了,你去找别人吧。”说完张白玲转身就要走进自己的帐篷里。
  
      “这可不行。”线娘一把拉住了张白玲的手哀求道:“白玲姐,我家姑娘说了,你的医术是咱们医护营最好的,别人去她还不放心呢。”
  
      张白玲不禁奇怪的问道:“到底是谁啊,竟然让妥娘这么上心。难不成还是什么皇亲国戚不成?”
  
      线娘轻哼了一声:“什么皇亲国戚啊,不过是两个蛮夷婆子而已死了才好呢,真不明白我们家姑娘为什么那么紧张。”
  
      “蛮夷婆子?到底是谁啊?”张白玲一边说一边拿起了药箱跟着线娘朝郑妥娘所在的方向走去。
  
      “还能有谁,就是今天被俘虏的那两名蛮婆子呗。”线娘一边走一边气哼哼的跟张白玲说起来。
  
      原来今天将布木布泰和哲哲两人俘虏后,杨峰原本是想着将这两人扔到辎重营跟其他俘虏在一起任其自生自灭的,但后来想想自己稍后还要去科尔沁部落找宰桑这些人“谈买卖”呢,要是这两个女人出了什么事的话接下来的买卖就不好谈了,所以思前想后,杨峰还是决定把这两个女人交给郑妥娘看管的为好。
  
      杨峰这么做原本也无可厚非,但他却忘了一件事,这个时代的女人思想跟现代社会是有着很大区别的,郑妥娘收到这两个女人时刚开始确实是吓了一跳,但随后却是会错了意。
  
      回过味来的郑妥娘还以为杨峰是想让自己帮忙调教这两个抓来的女人呢。要知道这年头许多有权有势的男人就喜欢临I幸那些有身份地位的女人,这点看一看南京城和北京城里教坊司的热闹程度就知道了。
  
      许多昔日的高官犯事后他们的妻女都会被发配到教坊司,许多人平日里就喜欢去那里买醉。毕竟能把往日里看似高不可攀的女人给征服可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尤其是这两个女人还是后金贝勒的福晋,调教起啦就更有满足感了。
  
      自以为明白了杨峰心思的郑妥娘下令四名健壮准备十二个时辰全天候的监视她们,自己准备亲自动手调教这两个女人。
  
      青楼出身的郑妥娘虽然还是一名清倌人,但若是真以为她只是一名连蚂蚁都不敢踩的弱女子那就错了,如果郑妥娘真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性子她也做不出深夜奔波数十里向杨峰示警的事情。
  
      长期耳读目染之下的她虽然从未干过这事,但长期耳读目染之下如何调教一名女人她还是知道的。只是让郑妥娘傻眼的是调教还没开始呢那名年纪最小的名叫大玉儿的女人却在下车的时候摔了一跤把脚给崴了,没办法的郑妥娘让线娘过来请张白玲过去。
  
      当张白玲来到郑妥娘所在的地方后也看到了郑妥娘和那两名被杨峰俘虏的女人,她们正被四名健壮的女人夹在中间严加看着。
  
      这是两名很有气质的女人,这一大一小两名女人大的不仅漂亮而且还透着一股温婉以及雍容华贵的气质,小的则是清秀中透着一股精明的气质,现在那名年纪小的女子正坐在大车里捂着脚,小脸皱成了一团。
  
      看到张白玲到来,早就等在旁边的郑妥娘上前一步拉住了张白玲的手有些发愁的低声道:“白玲姐,这两名女子是大人交给我看管的,没曾想却出了这档子事,你可得帮帮我啊。”
  
      张白玲反手握住了郑妥娘的手安慰道:“妥娘妹妹,你不用担心,让我先看看。”
  
      说完,张白玲走到大玉儿的身边说道:“把你的手拿开,让我看看你的脚。”
  
      或许是年龄太小的原因,如今的大玉儿没有半分另一个时空里那种老辣精明的模样,反而像一个刁蛮的小女孩一般喝道:“你给我滚开,本福晋的脚也是你能动的吗?”
  
      “呵呵……”
  
      张白玲被大玉儿的话给气乐了,在青楼里厮混了这么多年的她又岂是好易与的,只见她斜眼看了大玉儿一眼冷笑道:“你还真以为自己现在还是什么福晋呢,如今的你不过是我江宁军的俘虏,日后若是大人一句话就能把你发配给最低贱的下人做老婆。”
  
      “你敢!”大玉儿吓得小脸煞白,尖叫着喝道:“我父亲是科尔沁的首领,我的丈夫是后金的贝勒,你们胆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的父亲和丈夫就会把你们砍成肉末!”
  
      张白玲笑了,上浮现出傲然之色,“你丈夫再厉害还不是被我们江宁军给打败了,至于你父亲是科尔沁部落的首领又如何,我们江宁军又何曾惧怕过任何人。”
  
      大玉儿毕竟是年纪太小,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眼睛里也充满了泪花,“你……你胡说,我丈夫会带领大军打过来的!”
  
      “哼……”
  
      张白玲没兴趣跟一个小女孩斗嘴,正要蹲下来看她的脚,却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号角声……
  
  
      et★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