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七十五章 尚臣吐血

第七十五章 尚臣吐血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之前我和张老师探讨过师资考核的诸多问题,他不但能清晰回答,每一个问题还都能说出七、八个答案,这些答案连我都回答不出来,博学程度,让人佩服!当时就奇怪,如此简单的师资考核,他怎么可能一分不得,原来……公布的是假成绩!”
  
  沈碧茹也想起了什么,忍不住插话,秀目中带着怒火。【△網WwW.】
  
  昨天晚上吃饭,她专门考过张悬,结果对方对答如流,当时她就觉得奇怪,听到刚才的对话终于“恍然大悟”。
  
  他肯定回答的正确了,但教导处没给他分!
  
  也就是说,他的填写的卷子没有任何问题,可……批阅的教导老师,愣是将之判成零分!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怪张老师一直不想说,大家都是同事,一旦说出肯定影响关系,更影响学院的名誉!为了这个,他宁愿一个人背负‘废物’的骂名!”王弘族长越想越“明白”,“恍然大悟”。
  
  你没看到刚才张老师一直犹豫要不要说吗?
  
  如果不是被逼到无奈,可能同样不会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哪怕被再多人误解,都默默承受……甚至,你们这样打压他,他也只是展示修为,并未细说,具体细节都是我们猜出来的……
  
  什么叫为人师表?
  
  这才是!
  
  什么是师德如山,与世无争?
  
  这才是!
  
  “不公平的事情一旦传出,所有人都会质疑学院师资考核的准确性,也会怀疑其他老师的真实教学水平……这样一来,学院就会陷入混乱!他选择不说,自己默默承受,宁愿被人误会,这份心胸,这份大度……”
  
  王家一个长老越说越激动。
  
  世界上竟然有这么伟大的老师……
  
  可笑我们之前还误会他什么都不会,是个废物!
  
  说着说着,众人齐刷刷将眼睛看向不远处的尚臣长老,一个个满是怒火。
  
  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自己!
  
  同样是老师,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张老师为了顾念情谊,忍辱负重,都不出卖同事,而你们……
  
  “我……”
  
  尚臣愣在原地,整个人快要抓狂。
  
  尼玛,这是怎么回事?
  
  啥造假?啥顾念感情……
  
  你上次考核是真气境,而且师资考核的卷面乱七八糟,得不到一分是正常的……我亲自审阅批改,不可能出错,怎么就成我故意陷害了?
  
  张悬,你真他妈孙子,有本事,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尚臣长老只觉得一口鲜血含在嘴边,随时都会狂喷而出。
  
  ……
  
  看到如此热闹的一幕,张悬也目瞪口呆。
  
  其实我刚才的意思是想说教务处考核的不准确,怎么……一下画风变成这样了?
  
  你们的发散思维也太厉害了!
  
  不过,这样,咳咳……我还真的很喜欢……
  
  ……
  
  “你们说我陷害他,也要有理由吧!我堂堂教导处主任,学院长老,陷害他一个初级教师干什么?”
  
  不愧是教导主任,尚臣长老很快找到了问题的所在。
  
  做任何事,都要有动机,有理由。
  
  他身份高贵,无缘无故陷害一个普通教师,实在说不过去啊!
  
  “这件事还用多说吗?你孙子尚斌想冲击学院年轻一辈的明星教师,而张老师如此年轻就有这种修为和能力,肯定会脱颖而出,远超于他,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这才故意打压!”
  
  这次说话的是莫长老,越说越气,胡子吹得高高:“这些事虽然我没有确切证据,但今天我可是从头看到尾!学心拷问,下大赌注,各种逼迫……尚臣,你好厉害的手段,亏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莫祥真是瞎了眼!”
  
  莫长老一向嫉恶如仇,今天是听对方的话,专门过来清扫教师败类的,结果却看到尚长老一直用各种方法打压张悬老师!
  
  而张老师一直用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
  
  这还不能证明问题吗?
  
  如果这都不能证明,我莫祥岂不眼瞎?
  
  “我也可以证明,今天尚臣长老故意打压张老师,我亲眼所见!”
  
  “连我们在跟前都如此明显,背后还不知用了什么手段!”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堂堂教导主任,为了他孙子,居然这样做,真是禽兽!”
  
  ……
  
  莫长老的话一开口,不少人顿时跟风附和,一个个义愤填膺。
  
  “……”
  
  尚臣长老只觉得头晕眼花,快要疯了。
  
  我……真的没打压过他好不好,就今天他削了我的面子,我才找他麻烦……
  
  如果说我之前只知道他水平不高,并不相熟,你们信不信?
  
  不过,看到众人愤怒的表情,他也知道,继续纠结这个话题肯定没用了。
  
  现在的他,就是黄泥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转头看向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张悬,就见他依旧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的悲天悯人,似乎将这件事的隐秘说出来,有些于心不忍。
  
  于心不忍你妹啊!
  
  这都是你胡说的好不好!
  
  你自己没本事,师资考核得了零分,怎么突然间,就变成是我们教导处作弊,我故意打压了?
  
  这跟我跟教导处有一毛钱的关系?
  
  噗!
  
  再也忍不住,胸口的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哼,还好意思吐血,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要是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真是没脸没皮,这种人怎么能当上洪天学院教导处主任的?”
  
  “还长老呢,这种人品德有问题,我觉得也应该开除教师资格……”
  
  ……
  
  看到他吐血,众人非但没有同情,还都气的哇哇乱叫。
  
  “怎么会这样?”
  
  一侧的尚斌和曹雄也彻底懵逼当场。
  
  刚才还智卷在握,带有很大胜算的,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了?
  
  这是搞什么?
  
  吐了口鲜血,尚臣长老舒服了许多,脑中也变得清醒,环顾一周,双臂一振,看向张悬,脸上毫不掩饰浓烈的恨意:“说你师资考核得零分是我故意打压,我现在也无法解释,没办法多讲,那走火入魔的那个学生呢?这可是在你的课堂上发生的吧,你怎么解释?”
  
  你纵有千万种理由,千万个借口,一个学生在课堂上当场走火入魔,这是无法辩解的事实,我看你怎么解释!
  
  张悬心中“咯噔”一下。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