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七十一章 嚣张的白小王爷

第七十一章 嚣张的白小王爷

    “白逊小王爷?”
  
      房间内的众人全都一震。
  
      这位白逊,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修炼天才,十七岁就达到武者五重巅峰,在整个天玄城都赫赫有名。
  
      沈追陛下曾专门评价,说他有可能成为王国最年轻的辟穴境强者!
  
      镇南王镇守南境,不在王都,因此这位小王爷并没在洪天学院上学,不过,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更厉害的北武学院!
  
      北武学院可是有一星名师坐镇的超级学校!
  
      能考入其中的,都是有名的天才。
  
      这些天镇南王回天玄城述职,他也跟了过来,只是……来这干什么?找张悬老师……
  
      一个是落魄最差的教师,一个是超级天才,炙手可热权臣的独子……两者根本没有半点关系啊!
  
      他们之间有能认识吗?地位悬殊太大了!
  
      “快请!”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尚臣长老依旧不敢怠慢,连忙招了招手。
  
      呼!
  
      时间不长,一个白衣少年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随从,全都一身盔甲,目光冷漠。
  
      少年年龄不大,却带着极强的气息,全身力量太阳般照耀出来,给人强大的压力。
  
      同为武者五重巅峰,单从气势上就能看出,比尚斌、沈碧茹强大太多了。
  
      “见过小王爷……”
  
      尚臣、王弘族长等人同时起身。
  
      王家虽然贵为四大家族,但和这位镇守一方的权臣,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无论何时何地,掌握军队的人,永远有着话语权。
  
      “啊!张大师,你果然在这里……”
  
      随意摆了摆手,不理会恭敬的尚臣等人,白逊眼珠子乱转,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兴奋地冲到张悬面前。
  
      “你怎么来了?”
  
      张悬眉头一皱。
  
      虽然陆沉大师说,要他向自己学习,可……也不用这么听话吧,真找过来吧!
  
      “我爹爹述完职就走,王城我待不了多久的,当然要赶快跟大师学习,争取通过考核啊!”白逊解释一句。
  
      “大师?”
  
      “白逊小王爷怎么会认识他?还关系这么熟?不是称呼老师吗?怎么称呼大师?”
  
      看到白逊果然找张悬,而且如此亲热,所有人再次懵在当场。
  
      怎么回事?
  
      他们居然真的认识……
  
      张悬不是老师吗?
  
      大师……这是个什么称呼?
  
      而且……张悬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没看到尚长老、王族长见到小王爷都躬身吗?你非但不行礼,还皱眉头,皱你妹啊……谁给你的胆子?
  
      “放肆!”尚臣长老再也忍不住,走上前来,带着凌人的气势:“张悬,你怎么跟小王爷说话呢?还不马上拜见?身为老师,连丝毫礼仪都不懂,简直没有规矩,丢人现眼!”
  
      说完,一脸堆笑的看向白逊:“白小王爷,你别生气,这个张悬,实力低下,人也笨拙,不懂礼数……”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白小王爷眉头一皱,眼中露出冰冷的寒气,整个人像是炸毛的狮子。
  
      “你他妈是谁啊?滚一边去!张悬大师,按辈分是我爷爷,你他妈这样说,是想找死吗?”
  
      “爷爷?”
  
      咕咚!
  
      众人再次倒了一地。
  
      我屮艸芔茻,这尼玛是什么称呼?
  
      白小王爷的父亲是镇南王,和国王沈追陛下平辈论交……你说他是你爷爷,岂不表明他比沈追陛下还要高了一辈?
  
      刚才还嚣张无比的尚斌长老,全身一颤,差点没昏死过去。
  
      这到底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尚斌、曹雄二人,马上就要疯了,头发都被抓下一撮撮,眼珠子随时都会脱离眼眶。
  
      就连一直镇定自若的莫长老,也觉得下巴一疼,不知何时把胡子揪下来了。
  
      “不错!张爷爷乃一代书画大师,实力更是强悍的我三个都不是对手,你竟然说他放肆,实力低下?你他妈的是想死?还是找练?白杨!”
  
      白逊大手一摆。
  
      “属下在!”伴随喊声,一个中年人从他后面走了出来。
  
      “掌嘴!”白逊道。
  
      “是!”
  
      中年人走出来的时候还不怎么起眼,此刻眼皮一抬,一股煞气瞬间涌了出来,像是从万千尸骨中走出来的地狱恶魔一样。
  
      虽然修为和尚臣长老一样,同为辟穴境,可整个人的气息强大的太多了。
  
      “兵王!”
  
      众人心中一凛。
  
      能有这种煞气,都是在九死一生中锤炼出来的,这种士兵,都堪称兵王,个个意念如铁,强悍到极致,能够越级战斗。
  
      释放完煞气,让众人心神恍惚,随即一个箭窜,中年人白杨来到尚臣长老跟前,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一个清脆的响声,尚臣长老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抽的和陀螺一样,转了一圈,鲜血狂喷,牙齿掉了十几个。
  
      “你……”
  
      稳住身形,尚臣长老气的快要炸了。
  
      他堂堂洪天学院长老,辟穴境强者,竟然被人当面抽脸……
  
      可……虽然发怒却没办法,对方是镇南王的独子,白小王爷,真敢把他怎么样,镇南王绝对会杀过来,将他老窝都端了!
  
      这种事又不是没干过。
  
      当年就有一个不弱于王家的大势力,不长眼的人找白小王爷麻烦,将其打伤,被发怒的镇南王带兵冲入府邸,满门抄斩,最后沈追陛下一句话没说,反而安抚了一顿,封赏了白逊小王爷的名号。
  
      不然,就算他是世子,也没资格称为小王爷的。
  
      “都是张悬……”越想越气,一腔怒火不敢对白逊,只好转移到张悬身上。
  
      要不是这家伙,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今天这么丢人现眼?
  
      “怎么,你不服?”
  
      见他脸色难看,白逊眉毛一扬,一脸纨绔模样。
  
      “在下不敢!”尚臣长老心中滴血,却咬牙道。
  
      “不敢最好,实话告诉你,我是救你,要是我张爷爷出手,他控制不住力气,你肯定早就死了!”说到这白逊想起那天晚上的交战,身体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他说的实话,眼前这位张大师,光肉身就有四十多鼎,关键还控制不住力气,一巴掌抽过去,他自己没觉着啥,你人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