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五十七章 储物戒指

第五十七章 储物戒指

    “不过,想跑,没那么容易!”
  
      这家伙围堵自己,还想让自己下跪、赔钱,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三下五除二,解决掉几个武者五重鼎力境巅峰的“托”,身体一晃,笔直向前方的“墨阳大师”追了过去。
  
      肉身力量大增,张悬整个人如同青蛙一般,每一次脚掌抓地,都会跳出数十米的距离,虽然没有什么轻身武技,却和大鹏鸟一样,速度极快。
  
      “我靠!”
  
      正在狂奔逃走的“墨阳大师”转头看到对方大步飞掠而来,宛如仙人,吓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摔到。
  
      本以为是个小绵羊,随手可以捏死,以报屈辱,做梦都没想到,撞到雄狮口里去了。
  
      早知道这么猛,打死也不过来啊!
  
      这家伙如此年轻,就算从娘胎里修炼,也没这么快吧……
  
      “墨阳大师”心中内伤无限,想死的心都有了。
  
      在商场骗人的时候,如果他不是嘴贱,选中这家伙,对方也不会拆穿他的举动,可以骗了钱大摇大摆被人恭敬的送走;被揭穿骗局,灰溜溜逃走的话,也没这些屁事,非要报仇,这下好了,仇没报成,反倒给人追的跟孙子似得,这叫什么事……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不死,我的心脏……
  
      张悬本身年龄只有十九岁,修炼完天道神功、天道金身后,身体得到真气滋润,洗筋伐髓,脱胎换骨,显得更加年轻,乍一看不过十七、八的样子。
  
      如此年纪,按照常识,能有个武者一、二重就不错了,结果一出手,所有人都不是一合之敌,不跑才怪。
  
      “给我停下吧!”
  
      心中自怨自艾,一口气息没上来,紧接着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嘭!
  
      还没来得及转身攻击,后心一疼,一个趔趄贴着地面飞了出去,脸蛋好像耕地的铁犁一样,硬生生划出一道深沟。
  
      “我的脸……”“墨阳大师”欲哭无泪。
  
      不用看也知道,就这一下,脸蛋算是彻底废了。
  
      咔嚓!
  
      没时间让他感到难过,一个脚掌就踩在了头上。
  
      “想杀我,就要想到这个结果……”
  
      张悬踩在对方脑袋上,神色淡然。
  
      虽然前世只是个普通图书管理员,但既然已经融入这个世界,就知道拳头大的道理。
  
      今天如果不是自己实力强,弄不好已经死了。
  
      “别杀我,只要大人不杀我,我愿意把这些年的积蓄都送给大人……”
  
      感受到对方脚掌在自己头上,随便一脚就能踩死,“墨阳大师”吓得不停哆嗦。
  
      钱财和性命比起来,当然后者更重要。
  
      “哦?拿过来让我看看能不能买下你的命!”
  
      张悬淡淡道。
  
      “是,是!”
  
      听到对方口气活动,“墨阳大师”连忙哆嗦了着从手上取下一枚戒指,递了过来:“东西都在里面,还请……大人过目!”
  
      “里面?”张悬皱着眉头。
  
      一个戒指能装什么?
  
      不过,自己是“高人”,当然不可能询问对方,精神一动,一本书籍出现。
  
      “低等储物戒指,内有三平方米的空间,缺点:炼制手法太弱……”
  
      书籍上详细记录了戒指的信息。
  
      “储物戒指?没想到这个大骗子,居然还有这种好东西,这下算是赚大了!”
  
      在学院藏书阁观看书籍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世界有这种芥子纳须弥的法宝,本以为相隔很遥远,没想到这家伙就有!
  
      虽然只是个低等储物戒指,按照价格的话,恐怕至少也要五十万金币以上。
  
      学院的长老都未必能买得起。
  
      一个江湖骗子,能有这东西,让他忍不住有些意外。
  
      不过,想想也就恍然,如果没这东西,骗到的钱财,如何带走?一直背着的话,肯定早就被发现,抓到斩杀了。
  
      看来为了购买这东西,这家伙必定花费不小。
  
      果然,看对方递过来这东西,满脸肉痛。
  
      按照之前观看书籍中关于储物戒指的记载,一滴鲜血递了过去。
  
      嗡!
  
      精神一动,一个三平方米大小的空间出现在眼前,里面堆满了金币,足有十数万之多。
  
      这家伙人不怎么样,积蓄倒是不少。
  
      “大人,东西你收了,就饶我一命……”见少年将戒指炼化,“墨阳大师”着急道。
  
      “放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把偷偷藏在身上的那些金票交出来,饶你一命也不算什么!”张悬笑盈盈的看过来。
  
      “你……你……”
  
      瞳孔一缩,“墨阳大师”像是见了鬼一样,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狡兔三穴,他这种骗子,既然行骗,肯定也早想好了被抓后的情景,刚才逃走的时候,为了防止被抓,曾悄悄将这些年积蓄的金票藏在了身上,正因为如此,才大大方方的将储物戒指交出去,目的就是为了麻痹对方,不进行搜身。
  
      只要这次逃出去,就算失去了储物戒指和一些金币,凭借手中的金票,依旧可以做个无忧无虑的富家翁,东山再起!
  
      本以为做得很隐秘,做梦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大的小子,早已知道了。
  
      他……怎么知道的?
  
      就算实力强,也不可能看穿他的衣服,发现藏在其中的金票吧!
  
      “哗啦!”
  
      懒得废话,张悬手掌一抓,一下就将对方衣服撕开,果然从里面露出了十张金票,每一张都是十万的面额,加起来居然足有百万之巨!
  
      “真是收获大了……”
  
      看到这么多钱,张悬心情大好,双眼放光。
  
      “我的钱都给你了,这下能放我走了吧……”
  
      见对方连他藏钱的地方都知道,“墨阳大师”如丧考妣,再没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就快哭出声来。
  
      “呵呵,阳墨,鉴宝学徒,流朱王国职业骗子,常以鉴宝师为名,骗财骗色,精通武技惑音术,言谈可以蛊惑人心,让人天然信服……”
  
      张悬也不松脚,笑盈盈的将图书馆中关于这位“大师”的介绍说了一遍。
  
      “你……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
  
      “墨阳大师”阳墨瞳孔一缩,浑身颤抖,满脸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