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四十七章 黄语

第四十七章 黄语

    “公子是买书还是看书?”
  
      走进书屋,一个少女迎了上来。
  
      十七、八岁模样,一脸清纯,模样颇为动人,虽然和沈碧茹老师比,略有不如,绝对也算上百里挑一的美女了。
  
      “这里有……武者六重功法秘籍吗?”
  
      张悬将自己的目的问了出来。
  
      “武者六重功法?公子说笑了,这种功法,每一本都价值不菲,我们小本生意哪有资格出售……如果说是入门的修炼法诀,倒是有几本……”女孩摇头。
  
      她们这个书店,大部分都是些人文地理,名人传记之类,功法属于修炼者的机密了,怎么可能随便观看,随便购买?
  
      “那……你知道哪里有出售的?”见果然没有,张悬叹息,带着希冀的看过来。
  
      “出售?”女孩摇头:“这种级别的功法,不可能有人出售,整个天玄王城都没有,不过……一些强者家里都会搜集不少,关系好的话,可以过去观看一番!”
  
      “观看?能观看一下也好!”张悬眼睛一亮。
  
      拥有天道图书馆,他不需要购买,有这种书籍的话,随便翻阅,就能自动生成。
  
      “你可知道哪位前辈家里有类似的书籍,而且允许别人观看的?”忍不住问道。
  
      “允许别人观看?”女孩眉头一皱正想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笑了起来:“我倒是知道一位,不过,他可是有名的怪异!心情好了,你把他家的书全部搬光都没什么,心情不好,别说看了,门都不可能让你进……”
  
      “还有这样的人?”张悬眉毛皱了一下,随即道:“那可否劳烦姑娘给我指点一下,去哪里找这位前辈?”
  
      “刚好我这里也没什么生意,我直接带你过去!”女孩笑了笑。
  
      “有劳姑娘了!”
  
      没想到这个女孩如此上心,要亲自带自己过去,有些感激的点了点头。
  
      女孩前面带路,二人向外走去。
  
      通过聊天,张悬知道这个女孩叫黄语,这间书屋,正是由她所开,看书屋的样子,开的时间应该不长,最多数十天而已。
  
      “你说的这位家里书很多吗?”走了一会,张悬忍不住问道。
  
      “那当然,这位是整个王国都有名的大儒,沈追陛下曾经的老师!可以自由出入王国藏书库的人,你说他家的藏书能不丰富吗?”黄语一脸崇拜的道。
  
      “沈追陛下的老师?曾经的帝师?”张悬咋舌。
  
      天玄王国的国王陛下叫沈追,具体实力没人知道,只知道是王国第一人,无人能敌!
  
      能做这种人的老师,都是千挑万选,经过层层甄选的,就算他们洪天学院的院长,恐怕都没有资格!
  
      “是他书画老师,而非修为老师,即便如此,也很厉害了,深受陛下敬重!”说到这,黄语脸色凝重的交代:“这位陆沉老先生,一向风雅,讲究规矩,最讨厌晚辈胡言乱语,到了地方,你最好不要轻易开口,不然,想问他借书看,门都没有!”
  
      “嗯!”张悬点头。
  
      “还有,我也有其他事,到时候借书的事你自己去说,别把我的事搅和了!”黄语美眸一翻,接着道。
  
      “放心吧,不会让你难做的!”知道她的意思,张悬微微一笑。
  
      对方能将他带过去就很感激了,能借阅上,是自己的本事,借阅不上,那也没办法。
  
      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人民教师,怎么能让一个小姑娘难堪呢?
  
      “老先生比较喜欢听话的后辈,无论老先生说什么事,你点头答应就是,你也知道他这种大儒,很是保守,可能有些思想和年轻人脱钩,不要计较就行了!”黄语再次交代。
  
      二人一路前行,很快走出了商行,绕过一连串让人头晕眼花的巷子,来到一个府邸前。
  
      “这就是陆沉老先生的住处了!”黄语向前一指。
  
      张悬抬头看去,眼前的府邸并没有想象的奢华和辽阔,很平凡的门户,连个门匾都没有,如果不是女孩领他过来,都以为是个平民窟。
  
      这是……帝师居住的地方?
  
      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陆沉老先生,一生节俭,沈追陛下曾好几次打算给他重修府邸,都被他严词拒绝了!”看出了他的疑惑,黄语解释。
  
      张悬点头,心中肃然起敬。
  
      这么高的身份,却能洁身自好,不奢靡、不做作,这位老先生,看来的确是性情中人。
  
      哒哒哒哒!
  
      正打算敲门进去,就见一辆马车疾驰而来,马蹄声回荡在小巷里,清晰可闻。
  
      吱呀!
  
      马车停在二人身边,一个少年掀开车帘,走了出来。
  
      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袭白衣,身材修长,面如冠玉,一看就是个富家公子,带有高高在上的气息。
  
      “小语?你也来了!”
  
      看到黄语,白衣公子眼睛一亮,立刻一副讨好的模样。
  
      “我叫黄语,别叫的这么肉麻,我们还没熟到这种程度!”黄语一脸嫌弃的撇了撇嘴。
  
      “凭借咱们两家的关系,叫声小语也没什么,再说,你小时候我不都一直这么叫的嘛?怎么,今天你也来拜访陆沉老先生?”白衣公子轻轻一笑,一甩衣袖,做出了一个智卷在握的动作:“嘿嘿,那件东西,你就别想了,肯定是我的!”
  
      “是谁的还不一定!就怕你到时候会哭!”黄语寸步不让。
  
      “那就等着看吧!”
  
      白衣公子轻轻一笑,这时才看到张悬,眉头一皱:“这是什么人?小语,你怎么能把外人带过来……”
  
      “我带什么人,管你屁事!”
  
      黄语撇嘴,没给对方丝毫面子。
  
      “哼,小子,不管你是谁,我劝你最好离小语远一些,她不是你一个小人物能够染指的!”看向张悬,白衣公子眼睛眯起,冷冷道。
  
      “……”
  
      没想到来借个书都被威胁,张悬满心无奈。
  
      用前世的话来说,真是哔了狗了!
  
      这个黄语就是把他带过来而已,有毛线关系?至于吗?
  
      被人威胁,心中满是不爽,伸了伸懒腰,一摆手:“你还管的真多,不好意思,不劳烦你操心!”
  
      “很好,希望不要为这句话后悔!”
  
      没想到从未见过的一个小子,居然敢和他这样说话,白衣公子眉毛一扬,眼睛眯了起来,不再理会二人,大步来到院落跟前,抬手敲门。
  
      “你怎么这么鲁莽……”
  
      对方敲门,张悬耳边传来黄语略带焦急的传音。
  
      “怎么了?”张悬疑惑的看来。
  
      “你知道他是谁啊?就敢这样和他说话?”见对方一脸毫不知情的样子,黄语有些无奈。
  
      真不知这家伙是心脏大,还是脑子有问题。
  
      “管他是谁……”张悬摆手。
  
      他是谁跟我有关系吗?
  
      “你……”见少年的样子,黄语真怀疑是不是带了个傻子,看对方眼中的确毫不在意,根本不在乎对方身份,毫不在意的样子,只好无语的介绍:“他是镇南王的独子,白逊!”
  
      镇南王号称天玄王国第一权臣,位置仅在沈追陛下之下,得罪他的独子,几乎等于在整个天玄王国都难以行走。
  
      本以为说出对方身份,这家伙会感到恐慌,询问她如何解决,却发现张悬一脸木然的看过来,眼中带着疑惑:“镇南王……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