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三十章 沈碧茹的震惊

第三十章 沈碧茹的震惊

“认真看书?”墨老胡子吹了起来,感觉马上就要气炸:“不抄录,不研究,看到书本就乱翻,你倒是说说,有你这么看书的吗?”
  “难道看书非要抄录研究?”张悬这才明白为何对方如此生气,有些哭笑不得。
  前世他是图书馆管理员,工作性质和这个墨老差不多,只要有借书证,就可以进入其中,在里面睡觉吃饭,只要不杀人放火,都没人管你!
  本以为对方为难,是因为前身师资考核太差,闹了半天,因为这个!
  “这些书籍都是学院先辈花费无数代价得到的,每一本都蕴含了他们的心血,如果不想学习,就不要动!像你这样随便乱翻,不是捣乱是什么?”墨老大手一挥。
  “我……好吧,如果你说我是捣乱,就捣乱吧!”
  想要解释一句,想了想张悬忍不住摇头。
  天道图书馆的事肯定不能说,这样一来,的确无法解释为何这样疯狂的翻书。
  反正以后也不来了,没必要继续墨迹,名声都这么臭了,也不介意多背上几个。
  “承认就好!滚吧!”见他承认,墨老眼中露出浓浓的厌恶,大手一摆。
  “告辞!”
  正想离开,突然面前人影一闪,一道香风扑面而来,沈碧茹挡在面前:“慢着!”
  “又怎么了?”张悬一脸无奈:“你看你的书,我看我的,我可没耽误你吧!”
  “哼!”
  自己拦住别人,对方绝对兴奋地跳起来,这家伙却一脸不耐烦,沈碧茹秀眉一蹙:“不是这回事,你刚才不是说你在看书吗?既然看了这么久,应该能记住一些吧!”
  “什么意思?”
  不知这女人又弄出什么幺蛾子,张悬疑惑的看过来。
  “很简单,我刚才见你看过《炼丹八法》这本书,刚好有些不懂,想要请教一下,同为老师,你不会拒绝吧?”沈碧茹道。
  其实她的想法很简单,眼前这个少年,不是装模作样在那里翻书吗?
  既然如此,故意提问,解答不出来,看书的谎言就揭露了!
  “炼丹八法?”张悬精神一动,一本书籍就出现在脑海,刚才的确翻过有这本书:“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吧,我会帮你解答,不过,我还要回去吃饭,没太多时间,你也动作快点……”
  “你……”
  拳头捏紧,沈碧茹气的差点没昏过去。
  对方这语气,就好像一个学生请教老师一样,满是不耐烦。
  第一,我是美女,第二,我是学院的高级老师,也是明星教师!我问你那是考你,怎么听起来,像是我向你讨教学问?
  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学院里是有老师间相互询问、学习,但你一个师资考核得零分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让我讨教?
  强忍住快要爆炸的怒火,沈碧茹咬牙看过来:“我刚看到上面写着‘药散八方,其丹难成!药凝炉火,其丹如黄!’这句话,有些奇怪,也有些不解,不知张老师能不能为我解答?”
  说道“解答”二字,几乎咬碎了牙齿,声音中都能听到牙齿摩擦的声音。
  她堂堂大美女,如果不是为了让他出丑,绝不会向一个废物请教。
  “就你这记性,还问问题……”没想到对方问出这句话,张悬撇了撇嘴:“这句话是‘药凝炉火,其丹难成!药散八方,其丹如黄!’意思很简单,炼制丹药时,药粉、药液一旦在炉火中凝固成疙瘩,药效就无法充分融合,不可能炼制成丹药!相反,能够彻底散开,充分融合,炼制成的丹药,宛如蛋黄一般!”
  将藏书阁所有书籍都翻完,精神一动,就将正确的炼丹方法抽离出来,这点知识,难住别人还可以,难住他,简直开玩笑!
  关键……对方还把要问的问题背错了,水平也太次了吧!
  “怎么样,回答不出来吧!啊……你说什么?”
  本以为少年回答不出来,做梦都没想到他随口说出,沈碧茹毫无防备,吓了一跳,秀目差点瞪的掉下来。
  那句话,是她故意背错的,就是想给他误导,在她看来,这家伙刚才在藏书阁只是装腔作势,什么都没看到,自己随便说出一本书,必然没见过!
  然后再故意背错,就能让他狠狠出丑,丢人现眼!
  谁知……自己背错,被他一眼看出来,而且给出了最正确的解答!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家伙,只翻了一下,就真的记住了《炼丹八法》?
  不应该啊!
  这家伙连师资考核都只能得零分,炼丹这种偏门的东西,怎么会知道?
  “好了,还有什么问题吗?”摸着瘪在一起的肚子,张悬催促。
  “还有!”心中震惊,看到他这副样子,沈碧茹再次哼道:“还有一句话,我也不太了解,叫‘金灼于火,不淬不融!”
  说完心中冷笑连连,等着看对方回答不出。
  刚才问的是炼丹,而这是炼器中的语言,这句话她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时候,研究了一个多月,都不明所以,直到最后遇到一位练器大师,问过才明白!
  本来只想难为对方一下,让他知道得罪自己的代价,谁知他一口就解释了炼丹八法里那句话的意思!
  顿时让她好胜心大起,打算出一个难题,让他无言以对。
  “这……”
  一侧的墨老看到张悬直接回答出第一个问题,也觉得很惊奇,不过,并不是特别震惊。
  炼丹八法是无数炼丹者入门的基本方法,和洪天九重诀对武者一样,就算不学炼丹,也可能知道一些。
  当沈碧茹问出第二个问题的时候,他愣了,因为即便是他,对于这句话,也很难回答。
  “金灼于火,不淬不融?”就在二人都觉得他回答不出的时候,张悬摇了摇头,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过来:“这句话有什么不懂的?是指炼器的时候,各种物品要首先在火里灼烧,彻底淬炼,将杂质完全清除干净,才有可能更好的熔炼在一起!麻烦你要问问一些难的,这些简单的知识以后多看书就自然明白了!”
  “这……”
  沈碧茹娇躯一震。
  这个问题,她可是请教了不少人,才知道答案,少年一口就说出来了,这……
  不光是她,就连一侧的墨老,也差点没吓昏过去。
  连他都回答不出来的问题,对方随手说了出来,难道……刚才不是翻书,而是真的在看?
  “张悬老师,你这个回答不对吧,我记得有本《杂疑论》上的解释,与这不同,说的是丹药中想要加入金属性的物品,首先要将其淬炼,否则不能与之相融!”
  心中还有些不信,开口道。
  “你记错了,《杂疑论》上没有这句话,也没有类似的,你说的应该是柳泽前辈留下的《杂说论》,这里面的确有一句话与之相似,不过是‘金灼于丹,不淬不融’,而不是金灼于火!”
  张悬摆手。
  他并不知道二人是故意考他,还以为对方真有些记不清,随口道:“哦,这本书就在藏书阁第九排的最角落里,你说的这句话,记录在第49页!至于刚才她问的那句,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解释,可以翻开一下杜曲前辈留下的《器火三诀》,这本书在第15排书架的角落,上面有过解释,记录在第24页!”
  “我看看!”
  沈碧茹疑惑的看了一眼,急匆匆走进藏书阁,片刻后走了回来,手中已经多了两本书,正是《杂说论》和《器火三诀》,当翻到对方说的页数,娇躯一晃,差点没当场昏过去。
  和少年说的……居然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对方不但记住了这句话,连哪本书,哪个位置,在哪页都能记住?
  真的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