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百年归来 > 第59章 仇恨的源头

第59章 仇恨的源头

这无疑是很有震撼性的一幕。
  他们怎么都想不通,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的唐游龙,怎么就被秦路毫无章法、平淡无奇的拳头,给打成这幅样子。
  秦路刚才的表现,简直就像是开了挂。
  不过他们所有人都明白,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更不可能是秦路忽然被神灵附身。只有唯一的一种可能,那就是秦路是个深藏不漏的大高手,深藏不漏到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发现!
  就算是已经内劲几乎要圆满的唐游龙,也远远不是秦路对手,连一招都撑不下去。
  扮猪吃老虎!
  “这……”本来惊骇欲绝来不及出手相救的李英,看见如此一幕完全惊呆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心头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李威震则是看得双眼发亮,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秦路,拳头紧紧的攥着,恨不得跳起来为秦路拍掌喝彩的样子。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本来只是敬佩秦路神乎其技的厨艺,和高风亮节不为金钱所动的性格,哪想到这两者皆不是秦路最大的优点、他最牛B之处,竟然是武功修为!
  唐游龙这个人妖男是多厉害的角色啊,李威震内心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打败对方。
  可秦路呢?一招解决!
  李威震看向秦路的眼神,跟追星的少年看见偶像差不多。
  林悠悠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完全傻住了。
  刚才看见秦路冲上前和唐游龙动手的一刹那,她真的是快要被吓死了,生怕秦路真的被唐游龙给打断双手,却没想到结果截然不同。
  她现在才终于知道,她之前了解到的秦路,不过是秦路的冰山一角。当初秦路能够帮她解决朱烨,不过是用了九牛一毛的实力,这家伙真正的实力,简直让人高山仰止!
  “你……你想干嘛!”唐游龙牙齿打颤,眼神惊疑不定的看着秦路。
  秦路淡淡道:“我要的不多,你既然喜欢断人手脚,那我给你打个五折,也就要你一条腿。不过分,很公平吧?”
  公平你大爷!
  唐游龙心中怒吼大骂。向来只有他打断别人腿,把别人弄成残废,别人把自己弄成残废,他怎么能够接受?
  可是他虽然性格乖戾,但却不傻,知道什么时候该嚣张,什么时候该夹着尾巴做人。
  在这种时候,自己都被一招打成重伤,毫无还手之力,对方真正的身份现在都还没搞清楚,自己要是一味的放狠话,不肯服软,那真的就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不会做这种意气之争。
  “敢问阁下是什么身份?我是川蜀唐家嫡系子弟,家父唐世雄,刚才我眼拙没能认出阁下,多有冒犯,还请看在唐家的面子上,放过我这一马。”唐游龙低下了他高贵的额头,低声下气的求饶道。
  但他此时的内心,却是犹如千百把刀在插着,愤怒疯狂得要死。他在心里发誓,等今天离开这里之后,他必定会通知家族内真正的高手前来帮忙,一雪今日之耻!
  现在报出了唐家的名号后,他觉得秦路应该无论如何都会给唐家面子,不敢真的向他下狠手,否则的话就是真的得罪唐家了。
  别说在川蜀,就算是整个华夏,能够完全无视唐家,随意打杀唐家子弟的,也没有几个人。
  毕竟唐家,可是有先天宗师坐镇的。到时候唐家要是寻仇起来,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住?
  “唐家?似乎很厉害的样子。”秦路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唐游龙,问道:“你现在是准备用唐家来压我,让我投鼠忌器,放过你吗?”
  要是一般的纨绔子弟,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不会低头认怂,肯定会图口舌之快,嚣张无比的承认就是如此,你能把我咋地?
  但唐游龙却摇头,忍着痛诚恳道:“并不是。我只是希望秦先生给唐家几分薄面,将来唐家必定会有所补偿。”
  补偿是肯定的,只是这个补偿是否是反义词,就两说了。
  “补偿我就不需要了。因为……唐家的面子我也不想给!”
  秦路说完眼中寒光一闪,唐游龙不敢置信的望着秦路,放佛预料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想要赶紧滚到一边闪躲,可他的速度哪里有秦快,快入闪电的踢出一脚,落于唐游龙的右腿之上。
  咔嚓!
  顿时传来令人头皮发麻的骨头断裂声音。
  “啊!”唐游龙这位堂堂内劲几近圆满的高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双手抱着断裂的右腿,身体完成了龙虾,痛得在地上翻滚,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双目血红的盯着秦路,心中愤怒得欲发狂。
  这个混蛋怎么敢,怎么敢!
  竟然真的废了他一条腿,难道他丝毫不怕唐家的报复吗?
  秦路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出来混,要讲信用。说要断你腿,就必须得断你腿!
  旁边的方文凯看见这一幕简直吓得肝胆俱碎,尿都快吓出来了,脑海中报仇的念头全部暂时抛弃。
  这个叫秦路的年轻人是个怪物,是个疯子!
  连唐家的面子都不给,就这样把唐家最优秀晚辈之一的唐游龙给废了条腿,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唰唰唰!
  这家伙想也不想,立即转身夺门而逃。
  身为唐家子弟的唐游龙都落得这个结局,他要是不逃走,留下来会有好果子吃吗?
  “想逃?逃得了吗!”秦路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方文凯前面,再次闪电般提出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这家伙顿时就倒飞回去,重重砸在地上。
  秦路打人的时候,动手都是相当考究的,准确的保证他们不会砸坏饭店的桌椅板凳。以后香满楼就是他的了,砸坏了东西还不是他花钱。
  将方文凯踢翻在地,秦路没有再像处理唐游龙一样处理他,而是对着李英和李威震说道:“这个人该怎么处理,就交给你们来决定吧。”
  李英见状深吸了一口气,暂时平复下了波涛汹涌的心情,将满肚子的疑问压下去,对秦路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方文凯对于她来说,是做梦都想杀的敌人,要是不能亲自报仇,恐怕会成为她心里的一个芥蒂。
  走到方文凯身边,李英眼眶顿时就红了。不是流泪,而是因为仇恨红了眼。
  “我没想到,恐怕你也没想到,这天回来的这么早吧?”李英盯着方文凯,咬牙切齿地问道。
  方文凯投靠凤凰酒楼,相当于也就是投靠了唐家,有唐游龙这位大高手撑腰,李英觉得报仇的希望已经很渺茫,甚至根本没有机会。
  本来今天她以为又是一次灾难和屈辱,没想到却柳暗花明又一村。
  方文凯也被秦路一脚踢得吐血,但是此时他反而心中惊恐减少了很多。确定自己走不了,该来的也避免不了,恐惧已经没有用,只能接受。
  “是没想到。”
  方文凯撑着凳子慢慢站了起来,脸色狰狞的回盯着李英,然后又仇恨怨毒的看了秦路一眼,不甘心道:“你运气太好,转让香满楼竟然也能转让到这样一个高人手中!我只恨老天爷不长眼,不公平,不能让我出尽我心中的恶气!”
  啪!
  李英愤怒的挥出一巴掌,怒声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从小方家看你可怜,在你不足六岁的时候将你带回方家,把你当做亲生儿子一样抚养长大成人,对待你和文杰没有任何差别,连祖传的厨艺都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你,如此大恩,你心中还有什么恶气?你恩将仇报,还敢说老天爷不公平!”
  “如此大恩?恩将仇报?”
  方文凯哈哈大笑起来,眼神之中全是怨毒,歇斯底里道:“你知道个屁!你以为方如海是因为同情可怜才收留我的吗?错!因为我本来就是他亲生儿子,我母亲当年是被他这个禽兽玩弄后无情抛弃的!在我六岁那年,看着我母亲带着无尽的怨恨死去,我就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让方家所有人都不得好死,方家的一切都得不到善终!”
  “还有,方如海真的把我当做亲生儿子一样对待吗?要是真的这样,我或许还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可是方家的祖传厨艺,当年方如海在世的时候,传授给我的只不过是最普通的,那几道独门招牌菜的烧制方法,他只传授给了方文杰!这香满楼饭店,更是我一点染指的机会都没有!要不是我后来用计谋,等这老畜生死了后,从方文杰手里骗到了几道招牌菜的烧制方法,我时至今日也不会!”
  看着状若疯魔的方文凯,李英也被这消息震惊。
  她之前一直想不通方文凯为何会如此仇恨方家,一定要将方家置之死地。
  难道,这其中还真的有这样的隐情?
  关于方文凯前面所说的,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方家最核心的祖传厨艺,的确是她丈夫方文杰传授给他的。
  因为他丈夫方文杰完全信任方文凯,把他真正当做了方家的人。
  “怎么,听傻了吗?”方文凯眼睛血红的盯着李英。
  李英很快摇了摇头,冷声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可就算是真的,但我丈夫对你,却是真正把你当做了亲生兄弟!”
  “那是因为他傻,他蠢!”方文凯狰狞道。
  “所以……我丈夫的死,的确与你有关?”李英问道。
  方文凯破罐子破摔,反问道:“如果我说跟我没关,你相信吗?”
  “看来,我丈夫的确是被你害死的!”李英眼神中杀气泠然,拳头紧握,“我也不会让你杀人偿命,但是你这身厨艺,大半是我丈夫传授给你,那今天你就还回来吧!”
  说完,李英就闪电般出手,狠狠击打在方文凯的两条臂膀上。
  “咔!咔!”
  随着两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方文凯痛苦惨叫起来。
  至此,唐游龙和方文凯二人作恶不成,反而一人断了只腿,一人双手全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