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百年归来 > 第49章 被鄙视了

第49章 被鄙视了

就在秦路刚走出厨房,正准备和李英谈门面转让的细节,忽然手机铃声响了。
  “喂,是秦路宗师吗?”
  电话里传来吴军礼貌试探的声音,颇为忐忑不安的样子。
  “是我。我的东西今天找齐了吧?”秦路淡淡问道。
  两天前他给了吴军一天的时间,让他把自己丢失的东西全部找回来。
  结果吴军用尽了办法,昨天也只是暂时将秦路的手机找到。
  毕竟手机是值钱的,扒手偷了之后会有固定的销赃手段,顺着这条线手机很容易就能在那些二手手机店里找到。
  但钱包里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就不好找了。
  这种东西不值钱,扒手偷了后随手就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要找回来的难度极大。所以他硬着头皮,请秦路多给了他一天的宽容时间,要是今天还找不到,再任由秦路处置。
  “找齐了!找齐了!两张银行卡,身份证,还有手机,现在都已经全部找到了。”吴军连忙说道。“不知道秦路宗师现在在哪里,我马上给你送过来。”
  昨天见识了秦路的恐怖实力,已经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心里阴影,哪怕秦路只是淡淡的开口,他就感觉身体有点发颤,忐忑不安。
  面对这种等级的强者,就算隔着电话,吴军也会感到压迫。
  秦路想了想,说道:“我在双楠美食街,你给我送过来吧。”
  “好。我马上过来,十五分钟内!”吴军连忙点头答应。
  等挂了电话,他才长长出了口气,紧绷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点。
  这两天他几乎将蓉城的小偷界翻了个底朝天,外加组织手下的诸多小弟,把周围附近的垃圾场、拾荒者都排查了一遍,总算运气不错,把秦路丢失的东西全部找回。
  要是找不回来,他麻烦就大了。
  ……
  ……
  转让饭店,相比自己完全重新开一家,就省事太多了。
  除了正式签订转让合同之外,秦路只需要核对一下饭店原来的房屋租赁协议后,基本就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了。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等等,都不用再去重新办理,直接用李英原来的就行。
  当然,签订合同其中有不少值得注意的事项,比如花满楼饭店在转让之前不得有债务遗留下来,如果等秦路接手后发现有人拿着欠条来要钱,这就是视为违规,违约会有相应的处理方式。
  合同这一点上,有林悠悠在旁边照应检查着,秦路也不需要担心太多。
  “先把合同拟定清楚,等明天我把饭店的所有证件全部拿过来,交到秦先生你手里,我们签订了合同,香满楼从此以后就正式给秦先生所有了。饭店内的各种餐具、桌椅、设备,就免费送给秦先生吧,还望不要嫌弃。”李英面色复杂的说道。
  她看着这家饭店的一桌一椅,有着浓烈的不舍,同时也有着解脱。
  怎么会嫌弃?花满楼这些设备至少都是八成新,应该才换一年左右的时间。要是如果全部重新买,至少也得大几万才能办下来,李英对此可以说是无比大方了,简直就不像是生意人。
  不过在这一点上,也能看出她对香满楼的确是有很重的感情。
  别的店家如果转让,估计心里恨不得饭店越做越差,砸在下一任手里,不然自己不就亏大了。但李英就算将饭店转让卖出,也希望香满楼依然好好的。
  秦路心里叹了口气,有些好奇的看着李英,问道:“李小姐,我能问问之前香满楼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成这样的吗?”
  李英还没有回答,少年李威震就抢先一步,愤愤不平地说道:“不都是方文凯这个恩将仇报的混蛋害得!偷走了香满楼招牌菜的配方不说,还一直暗中和香满楼作对!等我将来练武有成,我一定找这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报仇!”
  提起‘方文凯’这个名字,李威震似乎就格外的气愤,几乎死咬牙切齿,说着还握紧拳头在空中用力的挥舞了一下。
  看来这其中果真有故事啊。
  似乎这个方文凯,之前是香满楼的一员,在李英丈夫死后,携带着香满楼的配方另谋高就,还想置香满楼于死地?
  秦路在心里猜测了一会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英却摇了摇头,没有具体说:“一点家事,没什么,秦先生不用操心了。只是以后秦先生接手香满楼后,还请不要改掉店名。至于香满楼以后的声誉,我相信以秦先生的厨艺,肯定能超越以往!”
  李英不想让秦路参合到这件事中来。
  首先是秦路与这件事无关,不需要为了她平白无故的惹上这么大的一个麻烦,她不想害了秦路。其次,这件事已经不只是关系到厨艺,秦路就算厨艺再厉害,在这件事上也帮不上太大的忙。
  秦路能够让香满楼重现荣光,她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要是贸然让秦路参合进这件事,反而被方文凯盯上,这个混蛋再次使用卑鄙的手段陷害香满楼,那就得不偿失了。
  秦路却是若有深意地道:“其实你们不妨说说。也许我可以帮上忙呢?”
  他对李英和少年李威震印象都不差,再加上自己接手香满楼,算是占了很大便宜,欠了这对方一个人情,所以他想着要是自己能帮忙,那就帮一下好了。
  但听见秦路这句话,李英和李威震却是不约而同的笑了。
  他们倒不是嘲笑秦路的热心肠,只是觉得单纯的觉得秦路不自量力,坐井观天而已。
  这就好像听见一只蚂蚁不知道天高地厚,说自己也许可以打赢大象一样。
  “秦先生。你厨艺的确堪称天下无双,刀工和火候比我丈夫都还要厉害得多。但是在这件事上,你是帮不上忙的。”李英摇头说道。
  少年李威震也看着秦路摆头,道:“对!方文凯这个混蛋现在投靠了一个大靠山,别说你了,就算我和我小姨,现在也拿这个混蛋没有一点办法。你呀,还是好好做厨师吧,其他不要多想了。”
  在厨艺上,他们承认一开始都小看了秦路,不相信秦路的厨艺有多厉害。
  但是在武功修炼这方面,他们却相当的有自信。
  不管是李英还是李威震,都是如此。
  他们两人可是来自于蓉城武术世家,李英能以一介女流之辈练成内劲,而李威震不过十六岁就已经外功练到了极致,都是天赋极佳的天才。
  秦路厨艺厉害,但在武功方面还真不够他们放在眼里。
  好吧,被人鄙视了。
  秦路摸了摸鼻子,又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指的是这个方文凯除了厨艺厉害之外,还是一个武林高手吧?”
  “这个混蛋的武功算个屁,小爷我一只手就能收拾他!但他现在投靠了一个靠山,太厉害。”李威震冷哼一声,脱口而出道。刚说完,他就反应过来,眉头一皱,惊讶地看着秦路:“咦,你怎么知道我们说的是武功方面的事情?对了,你刚才还在厨房问我是不是练家子,难道你也是练武之人?”
  李英倒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秦路,说道:“我刚才看你的刀工,就知道这不是一般人能达到这种地步的,简直堪称庖丁解牛。想必传授秦先生你刀工的前辈,肯定也是一位刀法极为了得的武林前辈。毕竟厨师的江湖,的确是有不少和武林中人有交错的。”
  李英所在的李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武术世家,祖上辈辈练武已经很多年。而她的丈夫方家,则是百年厨艺世家。
  所以对于这两个圈子,她都很清楚,知道不少隐秘。
  不过她也并没有因此就对秦路的看法有改变,因为她的敌人太强。连她作为内劲高手,贸然行动一次就受了现在还没有痊愈的内伤,秦路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这件事真的不需要秦先生你操心,请你将香满楼照顾好,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李英感叹着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