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百年归来 > 第39章 动我一根汗毛试试!

第39章 动我一根汗毛试试!

包厢内依然音乐嘈杂,朱丽一脸惊慌的跑回房间时也没人注意到,直到她跑到屏幕前,把歌曲按下了暂停,包厢内才为之一静。
  “朱丽,去上个厕所,你这一脸表情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有人上厕所还掉进马桶了不成?”罗文钦正在和他媳妇张娅深情款款的合唱一首小酒窝,被突然打断后打趣道。
  朱丽深吸了口气,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惊慌,一口气说道:“何琳被人抓走了!王玲玲现在正在追踪他们,我们赶紧去救人吧!”
  唰!
  闻言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郭文峰走到朱丽身前沉声道:“被什么人抓走了?你慢点说。”
  朱丽顿时有些不自在,眼神不由瞧了一眼秦路,因为这件事中显然有着龌蹉,今天他们却还想撮合秦路和何琳。
  不过她权衡了一下,现在已经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了,还是咬了咬牙,决定如实说道:“那个人自称是何琳男朋友,强行将何琳带走了。他说他叫胡海浪,我好像在咱们学校见过他!”
  “何琳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他男朋友不是老三吗!”郭文峰大怒,没好气的说道。“走,他们在哪个包厢,我们过去找着王八蛋好好聊聊!”
  郭文峰没反应过来,他还以为这是夜店强行搭讪事件。
  秦路却是在旁边察言观色,看见张娅在听见男朋友、胡海浪这些字眼后,明显身体一颤,脸色变得惨白,显然是知道这个人的。
  而且,秦路也始终觉得今天不对劲,怪怪的,或许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胡海浪,就是问题的所在。
  于是秦路走到张娅身前,注视着她问道:“张娅,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刚才气势汹汹,咄咄逼人把秦路狠狠教育了一番的张娅,现在却眼神闪躲,完全不敢正视秦路。
  “张娅!现在救人要紧,我希望你不要再隐瞒!”秦路声音加大了几分。
  罗文钦也放佛想到了什么,呵斥道:“老婆,到底怎么回事儿,快点说啊!”
  “我……”
  张娅张了张嘴,心里复杂万千,她很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开自己好闺蜜的伤疤。而且如实说了,也定会让秦路难堪,自己难堪。毕竟自己什么都知道,却还要重新撮合秦路和何琳,这不是坑秦路,让秦路当接盘侠吗?
  当有些事情,藏着不让别人知道,做出来还会底气十足,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可是当其中内幕曝光,顿时就心虚得不行,无颜见人。
  可想到何琳现在被胡海浪这个人渣带走,要是不马上救回来,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咬了咬牙,她还是抬起了头,大致讲述了事情的原由经过。
  “胡海浪,是我们学校商学院的学生,他前段时间……的确和小琳谈了恋爱,不过这场恋爱只谈了半个月,两人就分开了……”
  张娅从简说了一遍,不过省略了很多,也隐瞒了很多。
  至少,她总不能说胡海浪玩弄了何琳的身子,然后才把何琳抛弃。她只是说胡海浪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喜欢玩弄女生感情,何琳被他伤害得很深,这段时间很伤心,不过已经及时撤退了。
  她是这样说,但其他人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完全相信她的话,聪明一点的人就能联想到这件事肯定没那么简单。
  要是何琳及时发现胡海浪是渣男,为什么还会被伤得很深?应该完全不难过,反而应该庆幸才对。
  仔细想想,真相就呼之欲出了。
  所以当张娅说完后,所有人看她的眼神就变了,变得有些愤怒。就算之前和她统一战线的王雪逸、潘心怡等女,也觉得她做得太过分。
  还说什么秦路配不上何琳,你这明明就是让秦路当接盘侠,坑人家,你哪里来的自信?难道老实人就该被欺负吗?
  就算她男朋友罗文钦,也是一脸愠怒的看着她。
  张娅此时内心委屈,百口莫辩,但也知道的确是自己理亏。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胡海浪,并且何琳还被对方劫持走。
  她跺了跺脚,望着秦路,恳求道:“秦路,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我等会儿再向你认错道歉。不过现在,我们还是马上去把小琳找回来吧!胡海浪这个家伙不是人,小琳被他带走绝对没好事!”
  秦路心里也是很不爽,心里憋着一口气。
  天地良心,他今天晚上放着状元面馆好好的生意不做,钱不赚,来这里就是为了高高兴兴的和大学四年的室友好好聚一场,谁知道会遇到这么一堆破事儿!
  从一开始就不怎么顺,以前也去过那么多次KTV,也没见遇到什么麻烦事。
  摆了摆手,转头对郭文峰说道:“老大,你给王玲玲打个电话,看看他们在哪个包厢,我们马上过去把人带出来。”
  郭文峰点点头,沉着脸打电话问清楚了位置。
  今天是他的生日晚会,人事他带出来的,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必须得解决。
  至于对方是富二代什么的,郭文峰也完全不怕。
  这里也就是在蓉城,他作为一个外来者,没什么关系在,要是在粤省羊城,他早就叫一大帮人来了!
  ……
  ……
  胡海浪撕下伪装,以威胁的手段把何琳带到了自己的包厢。他今天是和四五个狐朋狗友一起来的心悦KTV的,他们是心悦的常客,每次来消费都不低于三万块,所以还是这家店的超级会员,和店里的经理、管事、领班都相当熟悉。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和胡海浪一起玩的,大致也都是些富二代。每个人不说太富裕,至少家里几千万的家产还是有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大学时候就能配置奥迪座驾。
  胡海浪等人的包厢是心悦最豪华的包厢之一,进门后就传来莺莺燕燕声音,几个年轻纨绔子弟身边都配置着一名穿着性感暴露的陪酒公主。这种地方的公主,一般不可能做真正的皮肉生意,但是过过手瘾,到处揩油她们是不会拒绝的。
  当然,如果能把她们约出去玩,那就另算了。
  “哟,胡少,出去上个厕所,就带来了个美女?”胡海浪进门,就有一个穿着粉红色低胸裙子的高挑美女往他身上扑,眼神还充满醋意的瞥了眼何琳,问道:“这人是娜姐新招来的大学生吗?以前没见过。”
  和胡海浪一起去厕所的男子叫冯志鹏,打趣开口道:“菲菲,这位姑娘可和你们不一样,她是胡少的正牌女友。”
  穿低胸装的菲菲惊讶地道:“真的吗?”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胡海浪邪魅一笑,毫不介意的当场又把菲菲搂在怀里,道:“不管我有没有女朋友,心里都是有菲菲你的啊。”
  要是刚才何琳乖乖入了他的套,胡海浪此时可能还会继续装模作样,不会太放肆。可他现在已经撕下了脸皮,就完全不用顾忌了,丝毫不考虑何琳怎么想。
  “讨厌!”菲菲娇嗔道,也不反抗,三人一起坐下。
  砰!
  包厢的们忽然被人撞开,郭文峰带着人走在最前面,进去后四处寻找何琳的身影,怒骂道:“谁特码这么有种,还敢抢人了!”
  胡海浪等人看着闯入进来的几人一愣,看清楚了后,他们倒是没有觉得惊慌或者害怕,只是觉得哑然失笑,有几个更是充满兴趣的望着郭文峰一行人。
  这些人,看穿做打扮,就知道是普通大学生,和他们差太多了。
  有个公子哥招了招手,让一名陪酒女孩去把音响关了,暂时静音。
  “你们找谁?”胡海浪站起来,淡淡地问道。
  张娅眼睛尖,一下子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六神无主的何琳,赶紧走过去想要把何琳拉倒自己这边来。哪知道胡海浪直接横在中间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想干嘛?这是我室友,我要带她走,你还想绑架人吗?”张娅睁大眼睛,愤怒的问道。
  “绑架人?”胡海浪呵呵一笑,说道:“我是何琳男朋友,她在我这里,怎么能说是绑架人?”
  “呸!”张娅因为愤怒,都忍不住做了个不文明的举动,骂道:“何琳怎么可能有你这种人渣男朋友。她的男朋友只有秦路!”
  说着,张娅指了指秦路。
  “秦路?”胡海浪眼神转移,皱眉瞧了一眼。
  他还没说什么,他旁边的几个狐朋狗友倒是起哄了,“有好戏看了!胡少,看来今天有人跟你抢女人啊!”
  “没想到今晚还能上演一出情敌见面的戏码!”
  揶揄之声不断,在胡海浪听来分外刺耳。
  “情敌?他也配!”胡海浪却是冷笑一声,不屑地看着秦路,说道:“哦,我知道你。你就是何琳的前男友是吧?那个谈了大半年恋爱,还没能将女人拿下的**.丝!不好意思,我和何琳只谈了半个月,她就我上床了。”
  “你……”张娅低估了胡海浪的无耻程度,没想到他能当众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她又看了一眼此时无声哭泣,已经生无可恋的何琳,怒火无法压压抑,冲上去就要挠胡海浪的脸。
  “滚!”本来就心里不爽的胡海浪可不会怜香惜玉不打女人,当即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张娅脸上。
  因为发生得太突然,其他人也来不及阻止。反应过来后,罗文钦看见自己媳妇被打,当时就怒发冲冠,大叫一声:“我草尼玛!”冲了过去。
  可惜这家伙身子骨比较弱,平时又缺乏锻炼,怒冲之下没有章法,而胡海浪早有防备,身形一闪就错过去,反而罗文钦自己脚下一绊,摔倒在地。
  “一群傻比!”胡海浪怒火也上来了,抓起茶几上的一个酒瓶,就准备朝着罗文钦脑袋砸过去。
  不过,他没能砸下去,因为他的手腕,被人闹闹掌控住了。对方力量很大,让他不得不慢慢撒开手,手中的酒瓶子也被对方夺了过去。
  这个人,自然是秦路。
  “今天……你麻烦大了!”秦路站在他身后,眼中寒光浮现,一字一句地道。
  虽然手被捏得生疼,胡海浪却咧嘴一笑:“就凭你一个性无能的软蛋,也想威胁我?你信不信,只要你动我一根汗毛,我就让你们这群人全部不能走出心悦KTV?”
  “是吗?”
  秦路手中的酒瓶子掂了掂,冷声道:“那我预料你,等会儿会自己跪下,求我!”
  话音落地,秦路的手中的酒瓶,也顺势狠狠砸了下去。
  目标,胡海浪脑袋。
  砰!
  酒瓶应声而裂,脑袋也跟着开花。
  “动你一根汗毛,我不会;砸你脑袋,我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