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百年归来 > 第37章 富二代
秦路何琳两人的这么一闹,饭桌上的气氛虽然勉强恢复了正常,但总是有点别扭。
  八点钟不到,饭差不多就吃完了,郭文峰结了账后,众人就开始转移阵地,来到了顶楼二十八层的心悦KTV。
  心悦ktv不知道是不是蓉城最大、最豪华的KTV,但是肯定是可以排进前十名。
  KTV进门就是两排十二个身材、长相都极为动人穿着职业套装的女服务员说欢迎光临,然后有一位穿着旗袍的领班带着几人往里面走。
  在场的这些人中,秦路除外,见过大世面的就只有郭文峰和他女朋友王玲玲,其他人都很少这种高档场合玩。看着大厅清一色光亮大理石铺地,四周水晶灯灯壁辉煌,宛如进入了皇宫一般,华丽的场景到让是何琳、张娅几女心中的怒气暂时消散了一点。
  这家KTV除了装修豪华外,包厢公主也是蓉城一大特色,这里面的公主足足有一百多名,囊括了在校大学生、职场白领、已婚少.妇等等。
  平常来这里玩的人,一般都是社会上比较精英的层次,或者是富二代,就算不点太名贵的酒水,一次下来消费也在五千到一万。要是酒水多点几瓶,消费上十万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不过这家KTV的老板背景不一般,是蓉城名气不小的企业家,在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所以不管什么人来玩,都不敢乱来,要给三分面子。
  这么多年,场子还没有出现过什么摆不平的麻烦。
  一行十人选择了一间中等包厢,点了若干的啤酒、饮料、果盘,然后郭文峰又很豪气的开了一瓶皇家礼炮21年,一瓶白兰地,两瓶酒就花去了三千多元。
  气氛很快开始热闹起来。
  秦路默默的坐在一边,悠然的看着这一群大学生男男女女的放肆嬉闹。
  这种场合他并不怎么感兴趣,要不是今天是郭文峰的生日晚会,他肯定不会来。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经历不同的场合,见识各种各样的生活,其实对于心境也是一种历练。
  刚开始唱歌的时候,秦路明显被张娅几女给故意冷落了,好似完全遗忘了他这个人。除了秦路之外,其他每个人都被簇拥着上去唱了歌,唯独秦路没人理会。
  就算郭文峰等几名室友看见情况不对,把话筒递秦路让他来一首,但是往往还在前奏部分,秦路没开唱,歌就立马被切走,换做了别人的歌,然后话筒被人抢走。
  显然,她们这是为了报复秦路刚才在吃饭时不给何琳面子。
  “老三,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这帮娘们儿一般计较。这帮女人就他妈脑子有病,凭什么男人就得围绕着她们转,就必须得听她们的?不喜欢了,难道还没有拒绝的权利?”
  郭文峰看不下去,走到秦路身边劝说道,有些义愤填膺。
  秦路却是看得格外的开,拍了拍他肩膀,微笑道:“随她们去吧。其实这还正合我意,我也不想凑热闹唱歌。”
  他不是故作宽宏大量,而是这些女人的小九九、小心思实在是不入他眼,他还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就生气觉得没面子。
  郭文峰很惊讶,坐正身体,从上到下打量了秦路一眼,说道:“这都看得开?你小子最近变化很大啊。”
  唱了歌,喝了酒,大半个小时过去,秦路坐在角落一个人怡然自得的情况才被打破。
  张娅和王雪怡两个女人朝着他走过来,主动来找他了。
  “感受如何?一个人玩得开心吗?”张娅在旁边沙发上坐下后,开口第一句就是呛声反讽。
  她觉得冷落了秦路这么久,也应该吃到教训,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可哪知道秦路摸了摸鼻子,对着两人真诚灿烂的一笑:“挺开心的。我唱歌太难听,幸好你们没让我上去献丑,不然就贻笑大方了。”
  “你……”
  呛人不成反被呛的张娅差点没将刚喝进嘴里的矿泉水喷出来,瞪大眼睛愤怒的盯着秦路,质问道:“你这是给我说气话是不是?!”
  秦路叹了口气,不想再逗她们,开门见山地道:“张娅,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你今天想做什么,我都明白。你是想重新撮合我和何琳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但是过去的就已经过去,我现在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所以你也就不要再白费心思。”
  安静。
  秦路的直接让张娅愣住。
  等了会儿,她才着急瞪眼问道:“为什么?小琳那点配不上你了?小琳各方面条件都比你优秀,能找这么一个女朋友,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是,前段时间小琳是主动提出和你分手,但她那不也是临近毕业压力大,看不到你们两人在一起的前途吗?现在她想通了,觉得其他条件都不重要,你们两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你作为一个大男人,就不能心胸大度一点?”
  “不是这么回事儿!”秦路无奈道。
  “怎么不是这么回事儿了?我看你就是小肚鸡肠,心胸狭隘,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
  张娅越说越气,“秦路,不是我说你,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条件,能找到多优秀的对象吗?你和小琳,也就是在大学时候培养出来的感情,所以小琳才会看上你。以后离开了学校,大家谈论的都是房子车子和存款,你没钱没背景,恐怕连谈恋爱的资格都没有!而小琳呢,长得那么漂亮,追求者那么多,能选择你,你应该知足了!”
  秦路眉头皱了皱,就算他再大度,心里也有些不悦了。
  罗文钦这媳妇,还真是泼辣嘴巴厉害,怪不得老四这家伙大学四年完全被吃得死死的。
  “我说的这些话,你仔细想想吧!要是想通了,等会儿就过来跟小琳认真道个歉,我会在旁边帮着你说好话,小琳会原谅你的!”
  说完,张娅就气呼呼的走了,完全不给秦路反驳的机会。
  又过了会儿。
  可能是和酒水喝得有点多,朱丽说要去趟洗手间,问了声谁要去。
  女人是个神奇的生物,上厕所也喜欢成群结队,于是王玲玲和何琳都站起来一起出去。
  三人刚走到女洗手间门外,对面男洗手间有两个年轻男子,勾肩搭背笑着走出。
  何琳随意的眼光一瞥,结果看清楚一位穿着淡蓝色骚包小西装的男子,忽然停住脚步,眼中瞳孔睁大,整张脸变得煞白。
  “何琳,怎么了?”王玲玲诧异的问道。
  何琳却是死死的盯着淡蓝色小西装男,咬着嘴唇没说话,眼中泪珠闪烁。
  胡海浪,川师大商学院有名的富二代,也就是他前一阵子抛弃了何琳。
  喝得有点醉醺醺胡海浪放佛也感应到了有人再看自己,扭过头一看,惊讶道:“何琳,你怎么在这里?”
  本来对于他这种花花公子来说,玩弄过了的女人,是没有多少兴趣了。不过今天何琳化了精致的妆容,为了见秦路也特意穿了一件漂亮的裙子,看上去分外动人。还有何琳旁边的王玲玲,身为川师大舞蹈学院的美女,也是不俗。
  于是胡海浪眼珠子转了转后,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微笑,朝着何琳走了过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