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百年归来 > 第33章 一人做事一人当

第33章 一人做事一人当

“这……这……”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就算是手腕被割伤的小磊也惊恐不已。
  这一偏僻的小巷,此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这是……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先天……大宗师!”
  军哥吴军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捂着发闷的胸口,低头看着自己小弟手腕的伤口,以及落在地上的抢,浑身忍不住有些颤抖。
  刚才动手后,他就知道事情不对劲。
  他只和秦路短短交手了几招,但却是越打越心惊,越打越觉得秦路深不可测,宛如一座难以望到顶端的高山,他根本无法撼动半分!
  果不其然,秦路前面两招只是想试探他的底细,等试探完了真正发力,他顿时就被打飞。和秦路比起来,他这位蓉城鼎鼎有名战无不胜的军哥,根本就不够看,不是一个等级的。
  所以刚才他小弟小磊拔出枪来要开枪,他立即就出声想要阻止。
  因为这种等级的高手,普通的枪支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多少威胁力了,除非是趁他们不注意偷袭还差不多。当他们在有警觉的情况下,想要打中他们,就算是世上最顶尖的神枪手来也难以做到!
  只不过,吴军知道秦路很厉害,已经把秦路想到了很高深的地步,但却没想过秦路竟然是传说中能够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先天大宗师!
  先天大宗师!
  这尼玛是先天大宗师啊!
  现在蓉城能不能找到另一个都很难说,每一个都是在江湖中声名赫赫,堪称传说的人物。
  他和先天宗师的差距,就好比普通练家子和他的差距。
  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呢?
  一个先天宗师,乘坐地铁就算了,还在地铁上被人偷走钱包,这怎么可能!
  吴军想破脑袋也想不通怎么回事儿。
  而且,一般来说先天宗师,基本都是老古董,年纪不知道多老。就算天纵之姿,少说也得四十后岁才能跨入。
  一个年纪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是怎么修炼,才能在这个年纪成就先天宗师的?
  “传说中内劲达到至臻境界,跨入先天,便会产生不可思议的神通,飞花摘叶、甚至一口气皆可伤人与百步之外,没想到是真的!”吴军心情难以言说。
  吴军和崔源的保镖,都是江湖中人,知道秦路刚才的树叶伤人代表着什么,可是小磊和崔源却是完全不知道了。
  “这还是人能办到的吗?是仙术啊!”饶是崔源见识过了很多大场面,身居高位,家产巨亿,但面对这种场景也是脑子转不过弯来了。
  在这之前,他见过吴军出手,就已经对吴军惊为天人,极为的推崇尊敬。他以富豪的身份对吴军平起平坐,希望能够笼络到这么一位绝世无双的朋友。
  在他看来,吴军基本上就已经代表了人体所能达到的巅峰,也是练武之人所能达到的极限。
  再往上,他没看见过,也不觉得人体还能更厉害到什么地步去。
  每一次看见吴军动手,他都十分震撼与羡慕,毕竟每个男人心中都有着侠客梦。所以刚才听说吴军要动手,他才会主动跟过来瞧一瞧热闹。
  可刚才,看见秦路的这一手,他彻底被惊呆。
  原来,真正厉害的人,是这样的!
  一片比纸张还脆弱的树叶,在秦路手中就能变成最锋利的杀人利器。
  毫不怀疑,刚才秦路只是没想杀人,要是他心里动了杀念,小磊肯定就不仅仅只是手腕被割伤,而是喉咙被割破,直接死亡了!
  这样的手段,不是神仙之术,是什么?
  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放佛沉入了无底深渊,生出一股绝望,完全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抵抗。
  “前……前辈!”
  吴军看着秦路走过来,心神巨震,满脸苦涩的笑容。堂堂蓉城黑道数一数二的人物,此时竟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秦路没理会他,弯下腰将小磊落下的枪捡起来,把完了一番。这玩意儿他还是第一次接触,不得不说现代化的武器的确拥有者难以估量的杀伤力。
  以他现在的实力,手枪对他的威胁还不大,可其他高级一点的武器,就不是他现在能应付得了。
  唰!
  手枪在秦路手中转了个圈,然后一下子瞄准了小磊。
  吴军见状眼睛猛地睁大,瞳孔一缩,马上就挡在了小磊身前,请求道:“我这小弟不懂规矩,冒犯了前辈你,都是我教导不利!前辈你有怒火,就由我来承担吧。”
  “不!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杀就杀我吧!”小磊也急了,不顾伤势想要将吴军推开。
  还挺讲义气。
  秦路冷笑着瞥了两人一眼,没有扣动扳机,而是真元汇聚到他手心,用力一捏,这把手枪就硬生生被他捏成了一团废铁,扔到两人脚边,震慑敢十足。
  “行了。不用争了。谁说我要杀人了?”秦路冷声道:“我暂时只想把我丢失的钱包找回来!要是不能把我丢失的钱包找回来,不用你们争,你们我都不会放过。”
  如果是在修真界,遇到这样不长眼的小混混敢来打劫自己,随手杀了也就杀了。
  可现在是在地球,还是在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秦路无法做到随意杀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现在修为尚未恢复,不过刚刚跨入炼气初期,底气还不是很足。如果不是必要情况,还是不要太猖狂嚣张,直接把自己放到法律的对立面去。
  要不然惹上国家相关部门重点照顾,也会觉得麻烦。
  吴军这时才恍然反应过来,眼神转移到小鸡身上,怒吼道:“小鸡,你他妈赶紧给我滚过来!马上打电话,把你认识的扒手全部叫过来,就说是我吩咐的!要是谁敢不马上过来,老子就把他扔进府南河喂鱼!”
  “是是是!”
  小鸡吓得屁滚尿流,赶紧打电话去了。
  这下他是真正的打电话把所有的小偷都叫过来,而不再是耍小聪明找帮手。
  他最大的靠山军哥,都被虐成狗,还有谁能够帮他?
  不过他们这一行,每天每个人都没有固定的地点,分散在城市的不同地方,就算全部立即朝这边赶,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赶过来的。
  秦路也想到了这一点。
  他今天没时间,等会儿还得和老大郭文峰他们汇合,肯定等不及了。
  于是想了个办法,摆摆手说道:“算了,你们怎么把我丢失的东西找回来,我不想过问。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明天这时候,必须把我的东西找到!这是我的手机号,找到了之后就给我打电话,我叫秦路,我丢失的钱包里面有我的身份证,很好分辨。”
  吴军松了口气,连忙答应下来。
  给了一天宽松时间,这下做算好过一点。
  “把你们的名片也给我一张。这件事你们不要想逃,肯定是逃不掉的。除非你们都逃出华夏,直接到国外隐姓埋名!”秦路眼睛眯了眯,威胁道。
  吴军使劲摇头,把他的名片,以及旁边看热闹被殃及池鱼的崔源的名片,都一起递了过去,保证道:“我们肯定不敢逃,一定会将前辈丢失的东西尽数找回来!”
  他当然不敢逃!
  面的一位先天宗师,他能逃到哪儿去?除非他就此隐姓埋名,再也不出来混!
  否则就如秦路所说,他就算逃出蓉城,可只要他还在华夏,先天宗师想要追杀他都是轻而易举。
  所以,一定要将那不长眼敢乱偷东西的混蛋找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