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百年归来 > 第30章 给你放点血!

第30章 给你放点血!

30
  说时迟那时快,从秦路阻止小偷偷手机,到年轻女子反应过来扇耳光,不过发生在短短半分钟内。
  地铁这时候彻底停稳,右边的车门打开,到站下车的乘客开始逐渐下车,听见女孩子的尖叫声和‘臭流氓’的呼喊后,不少人都张望过来,向小偷投降鄙夷愤怒的眼神。
  这年头,公车流氓实在太多了。
  揩油猥亵女性的、手机偷拍女性裙底的,这种报道层出不穷,更多的还是没有被暴露出来,受害女性默不作声。
  简直人神共愤。
  小偷被女孩儿的一耳光扇得有点懵逼,反应过来后顿时火冒三丈,内心无限委屈和愤怒。
  老子是被冤枉的好不好!
  我是个小偷,又不是采花贼,做这一行是很有原则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疼痛,以及周围所有人注视的目光,小偷很想解释一声不是我,可是他又被年轻女子抓了个现行,他总不能把事情的真正经过解释给众人听。
  “我特码……”
  小偷嘴里蹦出三个字后,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不能解释,不解释又得被众人深深的鄙夷,要是他现在在做出过激什么举动来,说不定还会引起群众的愤怒,过来揍他一顿把他送到派出所去。
  前几天不就才有个公交色狼威胁了女性后还嚣张着不承认,结果被整车人暴揍一顿,打得妈都不认识了。
  于是他只能把所有的恨意都化作一个眼神,朝着旁边的秦路恨恨盯过去,然后灰溜溜的赶紧下车了。
  秦路不以为意,笑眯眯地跟在他身后,也下车。
  牛王庙这一站是他的目的地,同时他也想要跟随这名小偷,找他问问情况。
  秦路很清楚的记得,当初他在穿越去修真界前,浑身穷得叮当响,兜里连一百块都不到,到了几乎快吃不上饭的地步,除了他本来就比较穷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的钱包和手机,都被小偷给偷了!
  以至于他后来不得不向寝室老大郭文峰借了一千块钱,买了个便宜手机先用着。
  他手机和钱包被偷的地点,也是在这条地铁二号线上。
  当时偷他东西的小偷,也是技巧相当的高明,秦路一点察觉都没有,等出了地铁后摸手机,才发现被偷了。
  至于是不是现在这个年轻男子偷的,秦路不知道。
  不过既然这个家伙也是个专业惯犯,而且又在地铁二号线作案,说不定和偷秦路的贼相互认识。
  毕竟小偷这一行,还是有很多规矩,甚至有帮派组织。
  这就跟现代化的乞丐一样,每片地区都有人管理,外来者没经过同意贸然闯入别人的地区抢食,肯定是不行的。
  抓住这人,说不定还能问出自己前些天丢的钱包的下落。
  钱包里面的钱和手机,以他现在的身价来说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了。但是钱包里面的银行卡、身份证之类的证件,却是补办麻烦,能找回来最好。
  反正时间还早,寝室的三名室友还没到,得且等一段时间。
  “你跟着我干什么?”
  年轻男子很快就发现了秦路,立即停下脚步,谨慎的望着他。
  “咱们出站再说,这里人多,有点事情想找你聊聊。”秦路笑眯眯地说道。
  年轻男子一愣。
  这是什么套路?他从业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秦路这种套路。
  他有过偷窃被人发现的经历,但是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因为胆小怕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假装没看到,不闻不问;也有一部分人略微有点正义感,会想方设法的去通知被偷窃的人,但是一般做的不敢太明显,也是怕惹麻烦上身;当然也还有一些人会正义感爆棚,会直接大喊大叫出来,甚至直接打电话报警。
  但像秦路今天这样的,他还真是没遇见过。
  搅黄了他的生意,让他被人误会成为地铁色狼不说,现在也不报警,反而还要跟着他走,说是有点事情跟他聊聊?
  年轻男子眼睛微微眯了眯,眼神几经转变,脑袋快速转动,最终还是冷笑一声,阴森道:“好啊,咱们出去好好聊聊!”
  谁怕谁!
  做他们这一行,因为要看准目标下手,下手之前一定要分清楚对象身价如何,兜里的钱如何,所以擦眼观色很有一套。
  而据他仔细打量秦路的结果来看,秦路既不身体壮实,也不像是有什么背景,穿着打扮一看就是个穷逼,这种人没什么需要顾忌的。
  他刚才偷窃不成功,反而被人扇了一耳光,现在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呢,现在这个罪魁祸首不赶紧开溜,还敢跟着他,不就是找死么?
  于是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朝着地铁外面走去。
  除了地铁口,是一条大马路,边上停着很多三轮车、出租车、黑车在拉着客,年轻男子指了指旁边的一条小巷子,挑衅道:“怎么样,敢跟我进里面谈谈么?”
  “有什么不敢。”秦路说着就率先走进去。
  这气势,把年轻男子虎得一愣一愣的,心想今天还真碰上了不要命的二愣子?
  还是这家伙有着什么底气?
  不过他摸了摸自己衣服兜里的那把蝴蝶刀,就什么也不怕了。
  他们这些专业小偷,别的不说,在手法和‘刀法’上,绝对是练过的。
  看过电影《天下无贼》就知道,就像里面的刘德华和葛优一样,给他们一把蝴蝶刀,或者一片薄薄的刀片,就可以玩出让人眼花缭乱的手法来。
  偷东西他们是一绝,打架也一样不弱。
  深入巷子七八米后,秦路才停了下来,说道:“好了,就在这里谈吧。”
  年轻男子眼神扫视了一眼四方,观察了一下环境,才扭了扭脖子,冷笑看着秦路:“好啊。你有什么东西想跟我谈的。”
  秦路也不废话,开门见山:“你应该是职业的小偷吧?在地铁二号线这条线路上,做你们这一行的有多少人,有什么组织,你是否全部都认识。”
  年轻男子眉头一皱,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大致一周前,我在二号线地铁上,手机和钱包也被偷了,现在我想找回来。”秦路如实说道。
  “你就是想和我谈这个?”年轻男子终于明白秦路的目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啊?丢了的东西还想找回来,你以为我们这里是失物招领所?”
  “这么说来,你们是有组织的了?”秦路问。
  “不管有没有组织,你丢的东西,都找不回来了!”年轻男子没了耐心,刚才在地铁上憋住的怒火此时都呈现出来。
  卫衣兜里的蝴蝶刀被他拿在了手上,不停的在手指尖翻滚着好看的刀花,脸上露出一抹狠辣的神色:“我们做这一行,一般只偷东西,不伤人。不过今天你小子自己找死,就别怪佛爷我不客气!佛爷我今天,得给你放点血!”
  说完,年轻男子就挥舞着蝴蝶刀,狠辣的朝着秦路刺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