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百年归来 > 第26章 挨打要站稳,认错要彻底

第26章 挨打要站稳,认错要彻底

就这么认怂了?
  看着拱拳弯腰,诚意满满的周梧桐,秦路不由得哑然失笑。
  “你这也太没有骨气了吧?刚才你还说我是来踢馆的,有责任与义务向我讨教几招。又说不想被人诟病,要先让我三招在还手……现在才刚刚过去一招啊!”秦路眼睛眯了眯,不咸不淡地说道。
  就算认怂,这件事也哪有那么容易就能过去。
  刚才这家伙可是明知道他没有挑衅财大武术社团,明知道朱烨是胡编乱造,也要强替朱烨出头的。
  既然要替别人出头,那就少不了苦头吃,挨打也要站稳。
  这也就是秦路实力高强,能硬生生的震住周梧桐。秦路不觉得要是自己不是周梧桐的对手,周梧桐今天会见好就收,轻易放她走。
  周梧桐闻言心中更是凛然,额头上又冒出了冷汗。
  他发现不对劲后,很果断的第一时间就认错了,心里还想秦路这种先天级别的宗师,应该不会太跟他一般计较,应该会就此罢手才对。没想到这位先天宗师的度量,似乎有点小,并不是那么好说话。
  “说笑了,说笑了……”周梧桐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像您这样的高手,轻描淡写的一掌就能内劲外放到如此地步,怕是早已经臻至化劲,达到了传说中的先天罡气境界,摘花飞叶皆可伤人。别说三招,就算半招,我也是万万接不下的。刚才那一招,也就是您手下留情,要不然我哪里还能够站在这里说话,早就躺下起不来了。说起来,还要感谢您刚才手下留情呢!”
  说完,这家伙又诚意十足的对着秦路鞠了一躬。
  不低头讨好不行啊。
  面子在这种高手面前,算得了什么?简直不值一提。
  更何况,在先天宗师面前低头,其实也不算是一件丢面子的事情。
  秦路没辙了。
  这家伙……还真是能豁得出去,能放得开啊!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秦路心里还有些不忿,但看在周梧桐这么恭敬有理,甚至反过来感谢他的份上,秦路也生不起气来了,准备就放他一马。
  不过他却又被周梧桐刚才话里的一个点所吸引,问道:“先天罡气,是什么境界?”
  “难道高手你还不是先天宗师?”周梧桐一愣。随即解释道:“先天宗师,内功已经通玄,可以在体外形成罡气,附着于外物上,举手抬足间皆具有莫大的威势,任何平淡无奇的招式到他们手中都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一花一草皆可化作神兵利器!所以先天境界,又被称之为罡气层次。”
  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从小经历过很多大场面,先天宗师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时难得一见,他却是有幸看到过几次。
  刚才秦路给他的感觉和威压,绝对是达到了这种层次的。
  秦路点了点头。
  真元附着于外物,化腐朽为神奇,一花一草皆可花作神兵利器么?
  这种境界,似乎是炼气中期修士才有的标志啊。这就好比他以后修炼到了炼气中期,就能够刻画符箓,布置阵法,彰显法力。
  不过地球上的武林高手们,显然很少有人知道着怎么运用真元,将其变成法力,恐怕就只能最粗浅的运用,所以被称之为罡气。
  “有点意思。看来地球上还真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啊。”秦路眼睛眯了眯。
  本以为像周梧桐这样能修炼出真元的武者,就已经很少见,没想到还有能够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利用最愚笨的办法,修炼到炼气中期!
  实属不易。
  当然,从周梧桐所说和他表现的来看,先天高手肯定是不多的,每一个都是超恐怖的存在。要不然这小子也不会在知道了他的实力后,毫不犹豫的就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温顺得跟小绵羊似的。
  显然是‘先天宗师’这四个字带来的压力太大了。
  弄清楚了想知道的东西,秦路也没功夫和这群大学生在这里瞎墨迹了,他还得赶回状元面馆开门。
  “踢馆这件事,就这么算结束了。不过你帮人出头这件事呢?”秦路淡淡地问道。
  闻言,周梧桐的脸上再次浮现一抹苦笑。而旁边的朱烨,则是浑身一个激灵,眼神更是中浮现一抹恐惧。
  秦路果真不会轻易放过他。
  可惜他有没有周梧桐那么聪明,就算心里害怕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改变自己的处境,所以一时之间完全愣住了,脸上表情几经变化,嘴巴张了张又不知道说什么。
  堂堂一个体育学院的粗糙大汉,在一般人面前极其强硬的他,这时候基础成了一个不知所措的小女人,涨红着脸焦躁不安的样子。
  他也是真的害怕,受到的冲击太大。
  在他心中敬若神明的周梧桐被秦路虐成狗,他再也生不出抵抗的念头。
  看见朱烨这副模样,秦路本来还想给好好陪他玩玩,顿时又有点意兴阑珊了。
  周梧桐还能说是一个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聪明人,而朱烨,就只能说是一个外强中干,骨子不正彻头彻尾的小人了。
  在占据有利情况的时候,比谁都猖狂,各种搬弄是非;当情况不对时,就立即怂成狗,关键还不知道怎么善后。
  上次在林悠悠面前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
  “你……你想干什么?!”朱烨看着秦路朝着自己走过来,不由得连忙往后退,哆嗦着问道。
  “不搬弄似非了?”秦路冷笑。“上次我我说了,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见到你一次揍你一次,现在看来你忘记得很彻底嘛。还敢搬弄似非,你是觉得今天吃定了我是吧?”
  朱烨整张脸青一阵红一阵,下意识的想要向武术社团的其他人求助。可是其他人现在哪里还敢插手啊,一个个都袖手旁观,可怜又不屑的看着他。
  他们今天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家伙就是个贱人。
  被人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朱烨放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干脆也不后退了,反而威胁秦路,怒声道:“你能打又怎么样!有本事你今天杀死我!你敢吗?!”
  这下子,周梧桐等人都摇了摇头,看他的眼神就像看白痴一样。
  “杀死你,我是不敢。不过……”秦路右手中指食指弯曲后快速一弹,戳到朱烨胸口位置,一道真元刺入过去,宛如细针狠狠的扎了他几个穴道,朱烨当即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不用担心,还死不了。不过今后几天,你恐怕日子会很难熬,坐立不安。”
  做完这一切,秦路才大步离开校园。
  望着秦路离去的背影,武术社团的所有人终于松了口气,不少人才发觉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惊出一身冷汗。
  周梧桐则是在心里默默地道:“先天宗师啊!或者说媲美先天宗师的存在!没想到蜀师大除了唐嫣然这个女妖孽外,还隐藏个更恐怖的男妖孽!这两人共处一所学校,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以前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件事得好好查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