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百年归来 > 第25章 先天罡劲

第25章 先天罡劲

在周梧桐身上发现了微弱的真元,让秦路有了很大的兴趣,也让他心里有了更多的猜测。
  于是他也不忙着离开了,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其实刚才的简单几句交谈,秦路已经从对话中了解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就算在地球现代化的今天,可能也并不是像大多数普通人眼中所看到的那样。
  在全力发展科技的同事,关于武术和修炼其实并没有完全没落,依然真实存在着。
  要不然周梧桐这样年纪不大的大学生,不可能体内有真元;
  财大天府学院、川师大这些高校中,也不可能存在像武术社团这样普通学生接触不到的神秘团体。
  武术一直都存在,只是大隐隐于市罢了。
  当然,秦路今天早上才在体内凝聚出真元,就等于跨入炼气初期。但周梧桐体内有真元,却不代表他也是炼气境初期的修士。
  这两者之间,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要不然周梧桐战斗力也不可能这么弱,被秦路一掌就打飞了。
  秦路自身体内的真元其实也并不是很强,只是炼气初期而已,都还无法做到将真元外显附着于其他物体上,无法刻画符箓,无法布置阵法,无法彰显法力。但至少他可以在体内形成一个完整的周天,让真元在经脉中按照周天星辰诀的轨迹运转,时刻不停的壮大着。
  但周梧桐呢?
  他体内的东西与其说是真元,还不如是一股气感,微弱得几乎无法查询到,在战斗中对敌自然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
  “似乎他和我的真元,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或者说,我们修炼的方法,完全是截然不同的。”
  秦路走到周梧桐身边,用心感受着对方体内那股微弱的真元,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周梧桐体内的真元正在试图着慢慢的调息刚才一掌带来的伤势,可惜真元本来就太弱,再加上周梧桐根本不懂得怎么去控制这股真元,自然效果平平。
  “这武术社团的其余几人,应该都是练家子。但修炼出了真元的,仅仅只有周梧桐一人。其他人还停留在纯粹的打磨肉体上,没有能够生成真元。”秦路眼神扫视了一圈,明白了事情的原因。
  秦路怎么说也曾是金丹后期的大修士,眼力何等的毒辣,这群自命不凡的武林高手,在他眼中和透明人没什么两样,一眼就能看清楚底细。
  随即秦路又摇了摇头:“也对。按照他们这种修炼方式,想要生成真元难度太大,周梧桐能够在这个年纪就成功,已经算得上是天才了。”
  在修真界,不管修炼什么功法,都是从外界吸取奇异的能量,摄入体内经过奇妙转换之后就成为自己的真元。不管是万物宗的‘紫气化龙诀’,又或是都天教的‘周天星辰诀’,都是如此。
  这些功法或许有着各自的不同,但不同之处仅仅在于行功的路线,和吸取天地之间的能量差别。但基本方向是绝对不变的。
  可地球上所谓的武林高手,他们体内形成的真元却是将自身肉体修炼到一种极限之后,突破极限压榨而产生,他们完全没有去沟通伟岸的天地之力!
  这就好比喝水。
  秦路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江河湖泊,他渴了想要喝水,直接从湖泊里面取就是了;而地球上的武者,他们却不懂得从外界直接提取水,只能靠自身出汗,一滴一滴的汇聚!
  这两者之间,完全犹如云泥之别。
  修炼起来的速度,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这也是为什么秦路一旦在体内形成真元,就能量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而周梧桐却孱弱不堪。
  因为秦路形成真元,他就可以直接从江河湖泊里面取水,直到将喝饱为止。
  而周梧桐,却还要慢慢的自我创造。
  “在体内生成真元,应该就是武林高手所谓的内功了吧?”秦路在心里猜测到。“地球上之所以存在武林高手,但是却不存在修真者,难道就是因为没有修炼的功法,不会从天地间吸纳灵气?”
  秦路站在那里不声不响半天,一会儿眼神中时迷惑,一会儿又是恍然大悟,财大武术社团的这七八名成员却是没有一人敢不耐烦的打断他。
  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们中最能打的周梧桐是什么下场都看得很清楚,谁还敢这么不长眼去挑衅秦路?
  特别是本来想今天报仇雪恨,找回三天前面子的朱烨,此时更是吓得魂不附体。
  他是真的害怕了,比当天晚上被秦路虐时要害怕得多!
  上次他被秦路收拾,虽然当场认错,但他却是口服心不服,心里一直想着早晚要报仇。在他看来,秦路也未必真的有多厉害,武术社团有一大把人在他之上。
  现在呢?
  秦路不会轻易放过他,恐怕事后,他还会有更大的麻烦!
  这个麻烦来自于周梧桐。
  “咳咳……”
  周梧桐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
  让秦路意想不到的是,这位武术社团副会长,丢了这么打脸后,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仇恨,眼神里也没有任何的恨意,更没有说任何的狠话。
  他朝着秦路无比郑重的抱拳躬身,反而道歉:“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高手,以我这点粗浅道行在高手面前出丑,实在是自取其辱。还请高手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刚才的冒犯!”
  哗!
  场面凝固。
  见这一幕,武术社团的几名成员嘴角都抽了抽,愣在当场,有点被吓傻。
  周梧桐别看平日里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多有傲气,从来不曾见过他对谁低下过头。
  今天,算是破惯例了!
  他们却不知道,周梧桐此时内心有多么的翻江倒海。也只有他才能清楚的认识到,秦路有多么的可怕。
  刚才那一掌,要不是秦路手下留情,他这时候恐怕就不只是受伤这么轻松了。
  和秦路比起来,他这点修为简直就和刚学会走路的奶娃没什么区别。
  “这份内功修为,恐怕是传说中已经跨入了先天罡劲境界的大高手了吧?”周梧桐在躬身的时候,额头有一滴冷汗滑落。
  因为疼,更因为怕。
  开玩笑,先天宗师从某种方面上来说已经超越了法律约束范围,就算国家有组织会针对这群人,但也是谨言慎行。他主动得罪这样的高手,绝对是找死,就算他的家族也未必能够保得了他。
  先天宗师,在整个华夏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周梧桐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很干脆的就低头服软了,内心完全没有抵抗的念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