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笑星走向巨星 > 第10章 还真会啊!

第10章 还真会啊!

方清平,算是大器晚成的相声演员,冷幽默的风格很独特。
  一袭长衫,不苟言笑,蔫头蔫脑,絮絮叨叨。他的相声,既区别于以叙述故事见长的传统单口相声,又区别于夸张说唱的新派脱口秀。木然地站在桌子后面,既无过多表情,也无太大身段,就像家常聊天那样,但是句句幽默,切中时弊,让人印象深刻。
  这个长相有点憨的光头,表演了相声《幸福童年》,让他获得了代表全国最高水平的央视相声大赛专业组二等奖,这个时候,四十岁的方清平才走进大众视野。
  不要小看这个二等奖,因为当时跟方清平比的,可都是对口相声,而且专业组里哪一个不是顶尖儿的高手?
  可方清平愣是一个人丢包袱接包袱,让现场包括马三立在内的大师们都笑的前仰后合,最终让他杀出重围,仅次于只有一个名额的第一名,位列第二。
  所以,《幸福童年》的精彩不需赘述。
  周星看了看郭铭顺,也没有任何露怯的神色,走到一旁站定,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给自己定定神儿。
  就算周星再有自信,但站在郭铭顺面前,他还是有些压力的。
  不过,周星的表面功夫还算到位,毕竟是演员,众人愣是没看出他的紧张,而此时周星就冷不吧唧的说开了:
  “大家以前都认为我不会说相声,是因为你们没见识过,今儿啊,我站在这儿就跟大家说一段,说的不好,还希望大家多多谅解。”
  说着,周星朝众人拱了拱手。
  这就是一个开场白了,倒不是方清平的原文,而是周星自己的话。
  中规中矩,没什么特色和亮点,郭铭顺不动声色,而其他人依然怀疑的眼神瞅着周星,想看他接下来说什么。
  至于陈同,斜眼瞟着周星,充满了挑刺儿的期待。
  周星笑了笑,道:“如果说郭老上台,那肯定掌声雷动,要是换了我的话,估计一个掌声都没有,甚至看都不看我,为什么?”
  环顾众人,周星道:“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交头接耳,这人谁啊?愣是没一个人看我,我这心伤的啊……”
  说到这里,周星咳嗽一声,做出一副尴尬的样子,委屈道:“此处应该有安慰的掌声……”
  “噗!”
  一旁一个女演员忍不住笑出了声,郭超等人也来了些兴致:还有点意思啊。
  郭铭顺嘴角浮起一丝弧度。
  而陈同就愣了:这家伙还真会啊!
  周星这开头丢了个小包袱,也算起了个头儿,有道是吃菜尝一口就知道什么味儿,以郭铭顺的经验来看,这小伙子之前的话倒也没吹,的确有点门道。
  于是,郭老拍了拍手,算是给周星鼓掌了,其他人见了,也都象征性的鼓了下掌。
  前面的都是周星自己的话,相声讲究一个活学活用因地制宜,尤其是开场白,不一样的地方不一样的场合,自然不能用一样的套路。
  众人的掌声给了周星一些鼓励,让他之前还稍微有些紧张的心绪平静下来。
  周星做出双手朝下按的动作,道:“各位不用安慰我,真的,我低调惯了……”
  又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众人开始乐了,兴致也提了起来。
  周星继续道:“我从小啊,就不是说相声的材料,我从小有点傻。现在这孩子童年多幸福啊:三对夫妻一个孩儿。汉语还不会说呢,就给报英语班了。
  我小时候,家里哥儿五个,就我爸一个人挣钱。五个孩子就四条裤子,我老得在家留守。”
  又一个包袱丢了出来,众人一愣,随即都笑了起来!
  为什么在家留守,没裤子穿啊!
  周星停顿了一下,继续开腔:“现在这孩子什么玩具没有啊?全带电的:电脑、电玩、电棍,哎哎——这不让玩啊。”
  这一次,郭铭顺也终于笑了,微微颔首。
  站在一旁的陈同满眼纳闷:这丫的,看样子真会说相声啊,怎么以前就没见他说过?
  看到大家的反应后,周星也完全放松了下来,越说越顺溜:
  “我小时候,家里就一电门,我爸爸还不让摸。现在这孩子,MP8都有了,我小时候半拉儿P也没有啊。我姥姥有一根拐棍,她死了,我玩了半年,我拄着它装佘老太君。”
  这个时空历史跟原地球没有变化,依然有佘老太君,这段儿一出,众人哈哈大笑,气氛也热烈起来。
  陈同虽然也被逗乐了,但强忍着,纠结的脸上满是郁闷。
  周星不等大家笑完,又说道:“中间上学课间休息实在没得玩了,班长组织我们搞竞赛,看谁能把脑袋钻到课桌里去。我还挺争气,钻进去了,拔不出来了。”
  “噗!”
  众人都笑喷了,郭铭顺也开始咧起了嘴,眼中闪出一抹亮色。
  一旁的郭超一边笑,一边瞅了瞅他老子,心道这老爷子难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相声表演大多都是绘声绘色,周星虽然也把那些动作做出来了,但却原封不动的走方清平的路子,木讷着脸,一本正经的说笑话。
  这样的表演路数,在这个时空可是完全没有,再加上又是全新的段子,强烈的反差让大家都乐不可支。
  周星则依然冷不吧唧的道:“学校只好把我爸爸找来了,带我去医院啊。但到校门口被传达室大爷拦住了,说桌子是公共财产,得摘下来才能去医院。”
  “哈哈哈哈”
  众人纷纷大笑。
  周星继续道:“我爸说我们要是能摘下来去医院干嘛去啊?最后交了押金才让走的。”
  有了上面的打底,众人对周星后面的表演更加期待了,郭铭顺也全神贯注的听进去了。
  周星说道:“现在大夫对病人负责,我们小时候大夫糊弄人。要给我从脖子这儿截肢。我爸说早就废除砍头了,拽着我就跑了。回家吧,上不了公共汽车啊。顶一桌子往家走,回头率百分之百,不知道我什么兵种的。
  我们有个街坊是木匠,他说要把桌子锯了。我爸舍不得,学校扣着押金呢。我爸说戴一桌子也好,写作业方便。脑袋在里头塞着写作业看不见。整整顶了三天,人瘦了一圈最后拔出来了。”
  “噗!”
  大家都笑喷了,哈哈大笑,甚至有人还抚着肚子,嘴上还没停气儿,忍着痛继续笑。
  郭超对周星竖了竖拇指,作为相声世家,从小耳濡目染的他也有很高的鉴赏能力,周星年纪轻轻就有这份功力,让他吃惊之余,也对周星之前的提议多了些期待。
  而此时,陈同是彻底没脾气了,跟在一旁傻乐,连郭铭顺都被逗乐了,陈同哪还忍得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