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本当厨神 > 第74章:隔空的料理对决 下

第74章:隔空的料理对决 下

红发少年,自然就是食戟的主角,幸平创真。
  说起来也奇妙,夏羽用爆炎料理,将峰之崎八重子好好修理了一番,谁知原有的剧情线还是在既定轨道上运行,要是夏羽见到峰之崎拜访幸平餐馆的情景,肯定心松一大口气。
  至少,他为森田真希准备的,关于鸡蛋料理的食谱,在远月插班生考场上不会白白浪费。
  “你的确是客人。”
  幸平创真对什么东京上野站的中华料理餐馆,并不关心。
  “用料理满足你,本来就是我身为厨师的工作。”幸平创真显示出强大的自信,“如果做出的料理不能够满足客人,幸平餐馆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峰之崎眼底透着一丝讥诮。
  她还没有设圈套,谁知幸平创真就自己踏上了火堆。
  “点什么料理都可以么?”峰之崎问。
  幸平创真指向墙壁上的菜单,“这是今天的菜单,你随便点。”
  峰之崎起身走过去。
  与夏氏中华料理小店对比,幸平餐馆,在料理价格上,真正当得上亲民的评价。
  从左往右:
  牛排套餐,880日元。
  烤肉套餐,780日元。
  汉堡套餐,720日元
  ……
  峰之崎扫一眼下来,最便宜的料理,就是炸鸡套餐、肉豆腐套餐、麻婆豆腐套餐和盐渍鲭鱼套餐,都是650日元。
  套餐是含米饭和小菜的,点一份就能吃饱,不像夏氏小店,普普通通的一道家常菜都是3000日元起步,简直吓死人。
  “麻婆豆腐?你们餐馆也做中华料理吗?”峰之崎盯住菜单。
  幸平创真咧嘴一笑,“当然,我们会做日式料理,会做西餐,也会做一部分中华料理。”
  “那我就点麻婆豆腐——”
  峰之崎也笑了。
  “那你稍等。”幸平创真转身走进开放式的厨房。
  峰之崎走过去,就站在厨房柜台外,加重了语气道:“另外,我必须要和你说的是,上野站那家中华料理餐馆,主厨跟你的岁数差不多。”
  “可是啊,我昨天刚刚尝过他的料理,起码有IGO三四星餐厅主打菜的水准……你确定要做一道麻婆豆腐,满足我的食欲吗?”峰之崎眯眼。
  幸平创真脚步一顿。
  和他岁数相仿的主厨?
  开始幸平创真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峰之崎下一句话,让他悬起了心。
  IGO三四星餐厅主打菜的水平?
  嘶。幸平创真抽了口气,难以置信转过身,牢牢盯住峰之崎一张娇媚的面孔,“你确定吗?十五十六岁就能做出三、四星级餐厅的主打菜?那他起码是一名IGO三星厨师!”
  幸平创真可不是没有常识的蠢蛋,他活在这个世界,与正常人一起上学,打小在幸平餐馆锻炼厨艺,对于IGO美食机构,他也比普通人更关心,更了解。
  毕竟IGO是遍及全球的权威美食机构。
  所有的厨师,都以获得IGO评级证书为荣耀。
  幸平创真并没有IGO证书,因为他不太了解自己厨艺,到底处于哪一个水准线上。
  他的父亲,幸平城一郎,很少谈及IGO机构。幸平创真每次问,都得到同一个回答——先打败我一次再说吧。
  因此,即便在他父亲手下输了第489次,幸平创真依然斗志满满。
  “别小看我,我也算一个美食家,去过无数高级餐厅,甚至曾经被IGO机构邀请,去参加他们IGO直属特级餐厅的开业典礼。”峰之崎对于幸平创真的质疑,耸耸肩。
  “换一道菜吧,在麻婆豆腐上,你是满足不了我的。”
  “昨晚尝了一道中华料理过后,我心目中对中华料理的要求,已经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峰之崎淡淡说,同时观察幸平创真僵硬的面孔,心中偷乐。
  同龄人。
  而且,还是一个比自己出色的同龄人。
  越是自信,越是斗志满满的少年,就越难以忍受自己被比下去了。至少在进行正式食戟落败前,峰之崎敢肯定,幸平创真不会轻易认输。
  果然。
  幸平创真一言不发地准备食材去了,“你点餐,我做,能不能满足你,先等我把料理做出来再说。”
  峰之崎不可置否,收回视线,注视着始终在炉灶前忙碌的红色长发中年男子。
  “幸平老板,您不打算自己动手吗?”
  “先让创真试试。”幸平城一郎头也不回的说。
  “那我拭目以待了。”
  峰之崎坐回位置,在位置上她可以见到幸平创真从食材库拿来了豆腐、花椒,还准备了姜片和蒜末。
  而且,峰之崎注意到幸平创真把一小块猪肉,切碎并剁成肉泥。
  在切猪肉前,他已经把豆腐块切好,并放在装了盐水的小盆子里浸泡。
  “咦……”峰之崎眉眼一跳,发现幸平创真从橱柜中,取出一瓶红色调味料,她心中失声,这不是昨晚夏羽用来爆炒回锅肉的蜀川豆瓣酱吗?
  峰之崎却不知,豆瓣酱是很多蜀川料理不可缺少的精华调味品。
  用到豆瓣酱,就说明幸平创真所要做的麻婆豆腐,至少在材料上,已经当得上正宗二字了。
  豆腐还在浸泡,幸平创真开火,在油锅翻炒香葱蒜,随后加进肉泥、豆豉和豆瓣酱一起炒,香味顿时在店铺弥漫。
  嗅了嗅,峰之崎表情却十分平淡。
  一刻钟后,头缠白色巾带的幸平创真,把一盘热气腾腾的麻婆豆腐端上桌。
  “请用——”他解下白色巾带,一副自信的口吻,“这道麻婆豆腐,我已经竭尽全力去做了。肯定会让你满意的!”
  峰之崎拿了筷子,夹起一小块豆腐,仔细观察了菜色,送进口中,缓缓嚼动。
  烫和辣的料理,好似泥牛入海,一点浪花都带不起来。
  虽然已有了预料,可峰之崎心底还是发出一声叹息。
  昨天从夏氏小店回来,晚上吃甜品,到今天的早餐和午餐,峰之崎就感觉自己像是在嚼白纸。树皮至少还有点味道,白纸肯定没有味道了吧?
  现在,情况并没有任何变化。
  她的舌头,甚至整个口腔,犹如一潭死水,对幸平创真的料理,没有丝毫反应。
  目睹峰之崎用餐时候的表情,幸平创真心中一个咯噔,意识到了不妙。
  以往那些食客,在享用他作品的时候,哪个不是一脸的享受和幸福。幸平创真能看出来,峰之崎的平淡,并不是装出来的,这就是她试吃料理最真实的表现。
  “怎么会……”
  幸平创真捏紧了已经脱下来,抓在右手的白色巾带。
  “我说过了,我昨晚已经吃过一道中华料理,而且,那道中华料理,主旋律也是烫和辣,或许把烫评价为火焰的味道更合适。”峰之崎放下筷子淡淡道。
  这番话,让幸平创真大受打击。
  昨晚吃过的料理,味道还残留到今天,且后味在峰之崎的口腔中,构筑了坚固的堡垒。
  他的料理,并不能冲溃堡垒,所以谈不上让食客得到享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