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日本当厨神 > 第23章:下药了 下

第23章:下药了 下

夏羽转身拿来三个白色的小瓷盘,把锅里的麻婆豆腐舀出来装盘,洒上翠绿的青蒜末,并给店里的三个女人,递上筷子和小勺子。
  “这道料理要趁热吃,‘烫’也是它的精髓之一。”夏羽嘱咐道。
  薙切绘里奈发现自己无法控制双手,非常挣扎地样子,俏脸纠结成一团,紫罗兰色的漂亮眼睛里,有着羞辱之色。
  最终,她还是拿起夏羽递给她的小勺子,缓缓在面前的盘子上,舀起几块豆腐。
  料理入口,纠结和挣扎全都不翼而飞.
  拼了命的要压抑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呻-吟,可是淡淡的鼻音仍泄露了出来。薙切绘里奈身体紧绷着,却又忽然酥软,覆盖着长筒黑色丝袜的美腿,止不住的绞动,而且,裙底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要顺着大腿流出来了,她脸蛋像是苹果那么红,秀色可餐。
  “我、我还要吃!”
  用手撑住台面,手颤抖地舀起第二勺,吞吃之后,喉肠火辣辣的,有种整个身体都在燃烧的感觉。
  这时候,薙切绘里奈脑袋是空的,‘神之舌’也销声匿迹,好像因为不可思议的美食而罢工了,这是薙切绘里奈首次不通过她的舌头品尝料理,身体里的细胞都像是点评家,在欢呼雀跃。
  此刻她感觉站在瀑布的洪流中。
  发出轰隆声响的瀑布水帘,就悬于头顶,但倾泻而下的,不是清冽的水,而是滚烫的辣椒麻油。
  红色的油脂浇淋在雪白细腻的皮肤上,赤身裸体的剃切绘里奈,甚至骨头都在酥麻,一股浸透灵魂的美妙感,让她重重地吐出一口撩人的热气。
  “好吃!”
  “这不是料理,而是……魔法!”
  现实世界,在双眼迷离瘫软倒下前,薙切绘里奈发自内心的说。
  “喂喂,给我小心点啊——”
  神之舌并未意识到自己是站着的,就要倒下。
  夏羽眼疾手快,大半个身子从柜台探出,用强壮有力的双手扶住了薙切绘里奈。
  躺在夏羽的臂弯里,薙切绘里奈仍是一脸的享受,不断地呼出热气,诱人的红色唇瓣嗫嚅着。
  “……给我,我要,给我,我要……”
  她一直这么重复,弄得夏羽非常尴尬。
  特喵的,是不是药的剂量过猛,这小妮子要爆炸了?
  以上仅是吐槽不要当真。夏羽很想给薙切绘里奈一个纯真的眼神,证明自己的无辜:
  我真的没有下药,大小姐!
  这么一位拥有天使外表的金发美少女,躺在自己臂弯中,用无意识的萌萌语调,重复着比爱情动作片还要勾人心火的言语,夏羽自认很有自制力,不过还是忍不住多瞄了几眼这个美少女。
  二次元与活生生的人完全不同,两个称得上是美女的国人小姐姐,和薙切绘里奈站一起,就是现实与幻想的差距。
  只存在幻想中的天使外表,的确很有杀伤力。
  但夏羽免疫力出奇的高,面无表情把薙切绘里奈按在一张椅子上,自己从柜台绕出来。
  两个国人小姐姐的表现,也不比薙切绘里奈好上多少,白米饭完全浪费了,她们埋头在自己面前的盘子上,不时吞下一口豆腐,口中呢喃着一些梦话。
  “醒了没?”
  站在薙切绘里奈面前,发现她眼神清明了少许,夏羽拿起她刚刚用过的瓷勺,岂料一张火热的秀掌就紧紧扣了过来,抓住他的手不放。
  “你、你不能拿走……”
  她盯住餐盘里红白混合的料理,微微伸长了洁白的玉颈,悄悄咽下嘴里分泌过盛的唾液。
  “拿走?我这是帮你好嘛!”
  夏羽哭笑不得,也懒得给神志不清的大小姐解释,舀起满满的一勺豆腐,伸到她嘴巴前。
  “张口——”
  薙切绘里奈下意识照做,白色的瓷勺,顿时有大半消失在她诱人的红唇间。
  过后勺子再抽出来时,上面的豆腐料理已然不见。
  细细咀嚼着。
  这次薙切绘里奈不像前两口那样囫囵吞枣,而是在口中翻来覆去的品尝,甚至刻意用舌头去解析这道“魔法”料理的构成。可惜的是,她脑袋仍然是空白的,神之舌并没有还原出这道料理的烹饪步骤,也找不出可以称之为瑕疵的地方。
  “啊——”夏羽舀起第四勺豆腐。
  薙切绘里奈羞恼瞪住他,身体却很听话,在他哄孩子般的语气下,乖乖地张嘴。
  不得不说,亲手给这么一位美少女喂食,观察她享受的表情,确实是一大乐趣。
  特别是美食还是自己烹饪的,心中那种成就感立刻爆棚。
  不过,喂完了一盘,给薙切绘里奈和两个国人小姐姐盛上第二盘魔幻麻婆豆腐的时候,薙切绘里奈红着脸,瞪眼用眼神警告,强硬拒绝夏羽的接近,自己拿了勺子细嚼慢咽。
  耸耸肩,薙切绘里奈的智商回到正常线以上,也就意味着福利时间结束。
  夏羽也挺饿的,他正值快速发育的年龄段,早上只吃一碗豆腐花怎么够,况且他本来就是个大吃货。于是,给自己拿了一碗米饭和一盘魔幻麻婆豆腐,夏羽便在店面找了个好位置,坐下来享受美食。
  其实初尝发光的魔幻麻婆豆腐,他的表现更不堪,深夜自己一个人在厨房又是哭又是大笑。幸好那晚老头子彻夜不在,不然他肯定无法解释。
  自己做的吃多了,难免有股免疫力。夏羽大口大口伴着米饭咀嚼,只是那么一小口麻婆豆腐,就能吃进半碗米饭。
  而且,他还配了一罐冰爽碳酸饮料,越是吃喝越带劲。
  门外有一阵汽车引擎声,料理小店的门口,突然被一个撑着伞的紫红色头发少女推开。
  “绘里奈大人!”
  紫红色头发少女在狭窄的店面扫视一圈,见到薙切绘里奈的背影,立刻双眼发亮,收湿漉漉的雨伞走过去,低垂着头道:“对不起,绘里奈大人,我来晚了!”
  可背对着店门的薙切绘里奈,根本没回应。
  疑惑着,新户绯沙子尝试性地呼唤几声,后来干脆走到正面,呀的一声捂住了嘴。
  薙切绘里奈的样子,好像是个高烧病人,双颊绯红,金色发丝被汗水浸湿,贴在额头、脸颊上。
  让新户绯沙子羞涩的是,绘里奈大人不仅脱掉了深色制服外套,只穿着白衬衫,领带还被拉了下来,最上边几个扣子已经解开,露出颇具规模的女性沟壑,一片白腻。
  “绘里奈大人!”新户绯沙子摇了一摇绘里奈的双肩,神之舌一下子惊醒,“……绯沙子?”
  看清楚是谁后,眼中的戒备之色转瞬收敛得干干净净。
  “您下午还有行程安排,现在还不算晚。”
  新户绯沙子低声道:“如果绘里奈大人您身体不适,我们可以把行程延后或是推掉。”
  “那就推掉吧。”
  薙切绘里奈随口说。
  “那您现在就回家宅那边吗?”
  “先等等……”
  这次薙切绘里奈犹豫了一会才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