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性鬼夫,太生猛! > 第49章 到底几个意思

第49章 到底几个意思


  乔以念尴尬的笑了两声。
  “呃……内个,我突然想起来手机应该是被我朋友带走了,我是想找她拿手机的。”
  司徒君卿轻挑着剑眉,并没有拆穿她。
  而是直接把她拎回到了刚刚的树下。
  松开拎着她的手,转而扶到了树干上,将她困在了自己和树干之间。
  稍稍低垂下头,不明深意的看着她。
  乔以念心虚的不敢和他对视。
  可司徒君卿和她的距离太近,她只要一低头,脑袋就会贴到他的身上。
  她也只能强迫着自己把视线别到一旁。
  他那精壮的胸膛和她的柔软只隔了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脸颊迅速攀升的温度,和那伴随着他沉稳有力的呼吸而喷洒在她发丝上的热气。
  乔以念正烦恼着该怎么结束这个尴尬又脸红心跳的时刻。
  却突然感觉到有一个火热的大掌紧贴到了她的细腰上。
  乔以念又羞又恼,瞬间清醒了过来,本能的抬起双手想要推开司徒君卿。
  可她的手还未抬起,司徒君卿的胸膛却猛地向她逼近,紧紧的将她夹在了他和树干之间,丝毫也动弹不得。
  乔以念的小脸瞬间爆红了起来,也不知是从哪来的勇气,直接扬起下巴,视线直直的注视着司徒君卿的眼睛。
  “司徒……唔……”
  那些愤怒的话语根本没有机会说出口。
  甚至连个名字都没说全,粉嫩的樱唇就被司徒君卿的薄唇重重的覆上。
  灵活的舌缠着她的丁香小舌,近乎掠夺般的汲取着她胸腔内的空气。
  可就在这个吻被更加深入之前,司徒君卿却毫无征兆的推开了乔以念。
  乔以念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的有些懵,还没来得及庆幸。
  司徒君卿却再次站到了她的面前,用他的西装的口袋巾一遍又遍的毫不怜香惜玉的擦着乔以念的唇瓣。
  像是想要擦掉什么脏东西一样。
  乔以念彻底懵了,不过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几秒,唇瓣上传来的疼痛很快就将她拉回到了现实。
  “司……嘶……疼……你放……开我!”
  乔以念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他那近乎疯狂的擦拭中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司徒君卿看着她那摩擦的已经有些红肿的唇瓣,终于停了手。
  不过却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将口袋巾塞到了乔以念的手里。
  “自己擦。”
  “……”乔以念满眼困惑和怨念的看司徒君卿。
  她更加觉得这货就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就算要擦嘴,也应该是她这个被强吻的主动要擦才对!
  强吻完还去擦别人的嘴,到底算几个意思?!
  “女人,为夫告诉过你,说话之前,要乖乖唤夫君。”
  “……”
  这画风突变的一句话,让乔以念特别的不适应。
  却也再次证实了一件事。
  此时站在她面前的司徒君卿,就是几个小时前还和她翻云覆雨的那一个。
  可现在强吻她一次,就要她擦那么久。
  下次要是再在夜里出现,再和她发生什么亲密关系,事后是不是还得带她去屠宰场褪一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