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 > 431、醉酒
    “你可不敢跟外人这么说啊。网  ”韩新翰对徐小乐道。
  
      徐小乐觉得北方人说话很奇怪,我为什么就不敢了?你说我不敢我就不敢了?殊不知北方人说“不敢”就跟“不要”是一个意思。韩新翰生怕徐小乐说出去,人家还以为这是他教的呢!
  
      只看脸的话,徐小乐还真是貌似良善之辈。
  
      韩新翰道:“升官两大喜事:改个号,纳个妾。你现在有了官身,可以改号了。不过你这个年纪又没大妇,看来第二桩好事轮不到你了。哈哈哈。”虽然徐小乐不按常理说话,跟他聊天很容易聊死,韩新翰终究是把预备好的说辞说了一遍,就是最后笑得有点干。
  
      徐小乐觉得这个小院突然之间就不舒服了,就道:“那咱们走吧,晚上叫些朋友,一起去吃个饭。”
  
      韩新翰自然称好。
  
      两人一起到了太医院,看到沈院使还在外面闲逛。这老头为了不让别人去他值房,简直到了疯魔的程度,宁可自己都不回去了。
  
      沈院使见了徐小乐,就道:“小乐啊,我说的不错吧。你看看,好事不就来了么?”他拿出吏部堪合、腰牌,又道:“你的官袍也不用去做了,就穿上次那套吧。我看你穿得挺合身的。”
  
      徐小乐接过堪合、腰牌,拿在手上翻看。
  
      堪合就是个文本,一份放在吏部一份放在家里,平日是不拿出来的。腰牌代表了一个人的身份,得随身佩戴。徐小乐之前那块腰牌照道理是要还给院里的,但是沈院使也没说要,也就罢了。
  
      徐小乐奇怪道:“于少保百忙之中还能记得这事?”
  
      沈院使嘿嘿笑道:“于少保哪里会记得。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守在于少保门前,只要于少保见过的人,他们很快就会有得到消息。你治好了于少保的病,多少人急着巴结你呢。”
  
      徐小乐不信:“巴结我干嘛?我跟于少保也只是病人与大夫的往来,又不能帮他们升官财。”
  
      沈院使道:“你只看当下,人家看的却是几年、十几年,乃至几十年之后。说不定哪天自己遇到了麻烦,你就是一条门路。现在与你交好,就是给未来留了一条路。”
  
      徐小乐撇撇嘴,心说他们不知道我六亲不认,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算送我个官身又如何,我又不稀罕。
  
      他突然想到高若楠变得矫情小气又不可理喻,完全没有洗衣煮饭的若楠妹妹可爱可亲,心说这都是她爹当官闹的,可见当官真不是什么好事。
  
      徐小乐回想起自己狐假虎威以徐翰林的名义在乡梓间骗吃骗喝,脸上就有些红。他心说我当时是实在没本事,若是有今天一半的本事,就算去摇铃卖药,也绝不做那种丢人现眼的事了。
  
      沈院使见徐小乐并不是很高兴的模样,就道:“当了官你都不高兴?”
  
      徐小乐无所谓道:“这芝麻点大的官算什么?而且我胸中自有沟壑,当官才动不了我的心呢。”
  
      沈院使笑了:“你的沟壑是什么?”
  
      徐小乐一昂头道:“我要成仙!”
  
      沈院使哈哈一笑,道:“玩去吧。”说罢就走。
  
      徐小乐一时没反应过来,沈院使是叫自己去玩,还是在骂他?他可知道那些京师人惯会使坏,把“玩蛋去吧”说得飞快,“蛋”字说得很轻,听起来就像是“玩去吧”。
  
      不一时,韩新翰已经叫了平日交好的吏目、御医过来。又有一些御医肯定是不会跟徐小乐去玩闹的,但请是必须要请的。这些事务要徐小乐去办,不是不可能,而是压根不可能!还好有韩新翰帮着张罗,也不叫人觉得徐小乐不懂事。
  
      徐小乐觉得这样也挺好,大家出去吃饭,他只负责付账就行啦。至于同僚交际,人脉培养,对他来说全是虚的。他只认医术,根本不在乎别的。要说地位的话,上皇的地位够高了不?人家可是当过皇帝的。但是不会医术,也就做个好朋友罢了。
  
      酒足饭饱之后,徐小乐跟大伙出了酒楼,纷纷作揖告别。他悄悄拉住了韩新翰,大着舌头道:“我不想回去,哪里有住得舒服些、干净些的地方?”他想着韩新翰是京师土著,总是能推荐一两家好点的客栈。
  
      韩新翰心中大喜:“原来小乐你也有寡人之疾?甚好甚好,我带你去。”
  
      徐小乐喝过酒之后脑子有些木,一直在想着“寡人之疾”是什么意思。似乎以前读书读到过的,为什么现在就想不起来了呢?看来酒这个东西果然不好,以后再也不喝了。
  
      韩新翰拉着徐小乐就去了行院。
  
      徐小乐走到门口就觉得不对。
  
      正经人家哪有大晚上这么热闹的?简直车水马龙啊!他隐隐听到里面传出来姑娘的笑声,连忙道:“老韩,这里不会是窑子吧!”
  
      韩新翰惊诧道:“我怎么可能带你去窑子!我是那种人么!”
  
      徐小乐这才放松了些:“我怎么觉得这地方不太对劲?”
  
      韩新翰道:“哪有什么不对劲,想当年我没成亲的时候,偶尔也来这里消遣。”他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沉默着往里走。
  
      徐小乐只有半个脑袋能用,跟着往里走了几步,不知哪里冒出来几个粉妆女子,嘻嘻哈哈把他夹在中间就往楼上走。
  
      徐小乐听到有个甜得腻的中年女人说道:“韩相公,你可是好几天没来啦。这位公子是?”
  
      徐小乐顿时一个激灵:这里就是窑子吧!
  
      韩新翰并没现徐小乐的异常,还在为自己撒谎被揭穿有些不好意思,对徐小乐解释道:“我是成亲之后才经常来的。”
  
      徐小乐甩了甩头:“不行,我不能来这儿!我们还是另外找个地方吧。”
  
      那中年女子就不乐意,挥开搀着徐小乐的姑娘,亲自贴了过来:“公子呀,难道是奴婢们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们百花苑可是京师最富盛名的院子了,就连王公贵戚都常来玩呢。你要换地方,还能换到哪里去?”
  
      她说着还给了徐小乐一个似嗔似怨的飞眼,若是换个人,恐怕骨头都要酥成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