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七十八章 最适合的形象

第七十八章 最适合的形象

    看着路虎慢慢离开,消失在茫茫夜色里,郑恩地疲惫地靠在门柱上,抬头看天,阴沉沉的看不见星星,她的神情愈发迷茫。

    真的放开了身心,那感觉确实很甜,他喜欢她,她也享受他的喜欢。可是一旦稍微冷静下来,才会意识到现实是如何支离破碎。至少至少,他有其他女人,而自己似乎连吃醋的立场都不具备。

    这种奇葩的恋爱……她甚至不能定义这到底算不算在恋爱。

    比如说,她始终连一句OPPA都喊不出口,直挺挺的喊着唐谨言,喊着你你你,她不知道别的情侣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称呼,也不知道如果他非要自己喊OPPA,自己能不能喊出来。好在他在这事上比她还粗神经,从来没在乎过。

    回到宿舍,郑恩地刚打开门,立刻遭受了惨无人道的围观:“哎呀呀这是谁回来啦?”

    “恩地恩地!快说说约会是什么滋味?”

    “恩地恩地!接吻了没?”

    “恩地恩地!看我这里看我这里……”

    “恩你们个头啊!”郑恩地怒道:“你们这态度变化太快了啊!前些阵子还骂黑社会呢!有点立场行不行?”

    立刻有姐妹凑到她身边:“哎呀,不能那么说嘛,其实唐社长人挺好的,还很有安全感不是?”

    郑恩地哭笑不得,故意道:“是啊,他今天向我打听洪瑜暻,问她家里是不是挺有钱的,绑一票怎么样……”

    妹子触电般往后跳,结结巴巴的:“不、不是真的吧?”

    郑恩地一本正经地点着头:“还说孙娜恩很漂亮,朴初珑很可爱,什么时候抓清凉里调教调教……”

    又有两个后跳三尺,一脸惊恐。

    郑恩地再也绷不住脸,扑哧一下笑弯了腰。姐妹们意识到被耍了,乱哄哄的扑了上来。

    郑恩地抱头被压在地毯上蹂躏,心里还在想着:你还是最适合这种形象嘛。

    ****************

    唐谨言此刻回到清凉里。确实就在做这种形象的事。

    “仁川那边的弟兄,今天安排了新合同。”会议室里,李允琳正在做汇报:“绝大部分喜形于色,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长期憋在仁川但是收益却不高的现状已经窝火很久了。不过人心向背不是一朝一夕。建议你这几天还是多和他们套套交情。”

    “嗯,明白。”唐谨言转向战战兢兢坐在一旁的伊织,笑道:“伊织君别紧张,我有事问你。”

    伊织赔笑道:“九爷请吩咐。”

    开玩笑啊,哪能不紧张。这几天玉泽生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就差没陪着上厕所了,那眼神跟吃人似的,伊织总觉得自己就算随手插口袋里都会被玉泽生当作要拔枪,抢先给毙了……

    至于吗?多大仇啊?

    唐谨言道:“如今我们的货源扩展了很多,销货上面,我们的固有渠道同样需要拓展,例如汽车,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汽车……”伊织犹豫了一阵,小心回答:“如果是我的话。还是倾向于找人合作。”

    唐谨言颔首道:“可有适合的对象?”

    伊织试探道:“听说新村派的三爷那边,就在做汽配汽修和物流服务……”

    唐谨言似笑非笑地摆摆手:“新村派这边还用你推荐?换个。”

    伊织咬牙道:“有个人选,只是不知道九爷信不信得过。”

    “谁?”

    伊织看了看李允琳,低声道:“郑家的,郑舜臣。”

    李允琳若有所思。

    唐谨言见李允琳的表情,心知此人他心中有底,正在思考可行性。于是不再多问,笑道:“伊织君还是可靠的。”

    “敢不为九爷尽力。”伊织胆气壮了几分,试探着问:“不知九爷有没有考虑过,自己掌握销货渠道。形成一条龙的链条?”

    唐谨言摆摆手,缓缓道:“步子太大会扯着蛋,还不是时候。”

    伊织诺诺。

    散了会,几个铁兄弟坐在夜店包厢里喝酒。李恩硕有点闷闷地说:“九哥。我怎么觉得这发展下去,没有兄弟们啥事了……大家只会动刀动枪,商场的事情一窍不通,反倒更依仗起伊织来了。”

    “这就是当初允琳建议我留下伊织的原因啊……”唐谨言举杯和他一碰,笑道:“你有什么可失落的,我们面上再怎么发展。骨子里靠的依然是武力,和常规的商人可是有本质的区别。谨记无论任何时候,清凉里都是我们的根,你要多扛起来才是。”

    李恩硕心情好了点,笑道:“主要是感觉自己帮不上忙,挺难受的。”

    玉泽生插嘴道:“有你忙的时候。”

    李恩硕眯了眯眼,低声道:“帮派里?”

    唐谨言笑了笑:“别人的不说,老三的物流,老四的商场,应该纳入我们的考虑了。”

    李恩硕眼睛彻底亮了:“那我们找个时间就干他们娘的!”

    李允琳冷冷道:“别急,等。”

    “等什么?”

    “等他们自己搞死自己的时候。”

    李恩硕愣了愣,笑了起来:“嗯。”

    唐谨言眼眸幽深地看着桌面:“想不到我终究还是有了介入兄弟之战的念头。”

    李恩硕哈哈笑:“按我说,早就该这样了。那些货色算个鸟,想到有一天要听他们在上面发号施令,老子第一个不服。”

    唐谨言压了压手:“先不要张扬,时机不到。”

    李恩硕笑道:“明白,这点分寸我们岂会没有?”

    唐谨言转向李允琳:“那个郑舜臣什么情况?”

    李允琳小口抿着酒,若有所思地道:“郑家的旁支子弟,却不合有了嫡系子弟的心气,故不受郑家子弟待见,被排挤到外面自生自灭。此人倒也有点狠劲,白手起家不知走了什么门路拿下了通用汽车的代理,让郑家跟吃了苍蝇一样。早年我和他有过几面之缘,这件事我觉得可以去接触试试,应该是个可以发展的盟友。”

    “通用……”唐谨言眨了眨眼:“这还真是天然盟友。”

    李允琳微微一笑:“所以我说你最近气运很旺。”

    唐谨言最近的气运确实很旺,连桃花运都很旺。一身酒气地回到家里,宋智孝披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起来已经等了他很久。见他回来,笑意盈盈地迎了上来:“这么晚还去开会,其实你这行倒也辛苦。”

    言语间,仿佛完全忘记他今晚去和郑恩地约会了似的。唐谨言也默契地不去提这茬,两人二话不说地滚在床上抵死缠绵,直至深夜,才精疲力竭地沉沉睡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