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六十八章 大将军王

第六十八章 大将军王

    次日李允琳奔赴美国,唐谨言带着伊织到了远洋贸易公司,当众完成股权交接,公司宣布易主。r?anw  enw?w?w?.??

    玉泽生留在公司负责监管伊织和他的部下,李恩硕留在清凉里稳定后方,唐谨言再度登上了仁川海关姜关长的办公室。

    “哎呀呀,什么风把九爷吹来了?”姜关长异常热情地离座而起,直迎到门口,挽着唐谨言的手到沙入座,态度近乎谄媚。

    曾几何时那个拽得二五八万的姜关长好像被人魂穿了似的。

    原因很简单,不是因为谁谁谁的来头大,也不是因为姜关长忽然变了性格。只不过是因为唐谨言从负责接收货物的打下手角色,一夜变成了全局负责人而已。姜关长可以对任何人倨傲,只不过绝对不会对钱倨傲。

    更何况他已经清楚,唐谨言手里的生意会比伊织的更大,那意味着更多的钱。

    唐谨言面上也露着春风般的笑意:“哎呀,姜关长客气了,诶诶,不要泡咖啡了,多麻烦。”

    姜关长神色严肃:“九爷可是看不起兄弟?”

    唐谨言笑道:“哪能呢?晚上一起出去喝几杯?唐某也想多认识些海关的弟兄们。”

    姜关长立刻笑容满面:“听说九爷千杯不醉,威名远播啊,姜某早就见识一下九爷的酒量了。”

    两人哈哈笑着,开始闲扯古今中外,欢声笑语从办公室远远传到外面,海关人员都知道了,刚才进入关长办公室的那位是贵客。

    晚宴是姜关长介绍的一家私人会所,东道主是唐谨言,客人是姜关长和他麾下的亲信,遍布海关各大要职。

    还有一批特殊的陪客,来自清凉里各大娱乐会所。

    莺莺燕燕,笑语盈盈,酒桌上的气氛很热烈,唐谨言单枪匹马以酒会友,独战仁川海关将士,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多了好几个“兄弟”。

    一席酒宾主尽欢,直到这些“新兄弟”搂着“陪客”们跌跌撞撞地四散离去,唐谨言站在会所门前,轻轻吁了口气。

    今天又是星期三,可惜的是听课的愿望只能淹没在俗世的纷扰里,世事终究无法尽如人意。

    连续三天,唐谨言都在各种“新朋友”“新兄弟”的酒酣耳热中度过。市政厅,税务厅,警察,海军……向来记忆力很不错的唐谨言到了后来早就开始脸盲,一边喊着兄弟,一边转眼就忘了人家长得什么样。

    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兄弟”认识他唐谨言长什么样。

    ******************

    唐谨言坐在远洋贸易公司社长室里,李允琳和久违的三儿风尘仆仆地坐在面前,看唐谨言粗手粗脚泡茶的样子,两人的表情都十分有趣。

    如今在面上,唐谨言已经算是仁川的青年企业家,和各级部门都有良好的关系,需要的只是保持下去,逐渐在人们心中形成一个巩固的认知,而不是一夜崛起不知由来的商人。

    作为一个上了台面的青年企业家,他要学着装逼,玩点文雅的花头,这对唐谨言来说有点艰涩,动作很是笨拙。

    李允琳按住他的手,抢过了盖碗:“我来吧,看得真别扭。”

    唐谨言嘿然,也不坚持,任李允琳接手过去,自己随手掂起茶几上的合同翻着:“美国人这么好说话,真是让人意外。”

    李允琳笑道:“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我们的胃口比伊织大了太多,美国人很惊喜。”

    一边说着,一边优雅地摁着盖碗倒茶,动作充满了美感。唐谨言看得有些羡慕,咂了咂嘴:“这个逼格我没个十年八年是刷不出来了。”

    李允琳微微一笑:“你已经可以找个漂亮的女秘书,专职帮你做这种事了。”

    唐谨言挠挠头:“没必要吧。”

    李允琳斜了他一眼:“我来做秘书也可以。”

    “胡闹。”唐谨言随手把合同丢回给他:“你是常务理事,远洋公司你全权负责,我留泽生和三儿,带几个弟兄帮你。我可不是坐办公室的料,要秘书何用?”

    李允琳有些哀怨:“要把我长期丢在仁川啊……”

    唐谨言无奈道:“回去也就一小时,和普通人在尔远点的区上班没什么区别,又不是去了什么外面偏远的州。再说了,我们的目标是在尔繁华地区搞出自己的总部,到时候仁川和清凉里都只是分部罢了,坐镇也只是一时。”

    李允琳一想也是这个理,顿时高兴起来:“下一步怎么走有计划了吗?”

    唐谨言取了杯茶,慢慢地啜了一口,低声道:“仁川市政厅有个想法,我这边捐点款什么的,他们来给我塑造一个青年企业家的好形象。这事我自己会做,你们帮我做另一件事。”

    两人齐声问:“什么事?”

    唐谨言的声音又压低了一点:“我们的钱先解一笔出来,分给仓库的那些弟兄做奖金,然后给他们改一份更高待遇的新合同。”

    李允琳和三儿同时凛然。

    最粗暴也是最有效的收买人心……老爷子会怎么想?

    “不用担心老爷子……现在我那些兄长们斗得如火如荼,老爷子暂时无心理会我们这边。”唐谨言悠悠道:“另外,现在朴……这条线,和老爷子当初搭上的已经是两码事了。你们看不出来?”

    李允琳悚然一惊。的确,现在这条线,根本和新村派已经没什么关系。甚至整个走私的盘子,都和新村派没什么关系。依然按原先的分成分给新村派,已经是不忘根本了。

    “老爷子……没找你要新的份额?”

    虽然老爷子曾说过,如果能把伊织那份搞定,全归唐谨言。可谁把这真当回事才是真不懂事了。

    “暂时没有。”唐谨言道:“他之前撂下过场面话,若是事情刚定就开口找我要,吃相太难看。我也不想主动提,那显得我太好拿捏,就这么等着吧,他早晚会旁敲侧击的。”

    李允琳和三儿对视一眼,都点点头。

    唐谨言啜着茶,淡淡道:“那些兄弟长期被丢在仁川看仓库,为的也只是钱。真要说对新村派有几分忠诚,只是笑话而已。我们只需要用最粗暴简单的手段,让大家知道跟谁有钱赚,他们自然知道该听谁的。”

    李允琳和三儿肃然起身,行了一礼:“我们知道了。”

    从此仁川和清凉里是一样的,姓的只是唐。

    唐谨言轻轻捏着杯子,自言自语:“你们慢慢斗吧……想让我做大将军王?岂有那么容易。”

    2o12年七月七日,“大将军王”平定仁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