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六十三章 意外的结局

第六十三章 意外的结局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PS:我文青的时候……你们会打我吗?护菊而逃……

    ——————

    被怀疑在谈恋爱的徐贤此刻和唐谨言坐在情侣包厢里,小口吃着拌饭,一边和唐谨言在聊天。

    他们的话题已经不再是以前在学校里那种正儿八经的交流。刚才除了最后一步没走,真是能做的都做完了……虽然两人都默契地不再提起,可交流起来主题自然起了变化,更多的奔着男女关系而去。

    徐贤扒着拌饭,似是随意地问:“李允琳……也是你的女人啊?”

    唐谨言并不想逢人就揭李允琳的底子,反问道:“如果是,你吃醋?”

    徐贤顿了一下,摇头笑道:“吃她的醋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女人。”

    唐谨言啧啧两声,没说什么。

    徐贤默默吃了几口饭,又低声道:“你这样的黑社会,有不少女人的,对吗?”

    唐谨言点点头:“有。”

    徐贤很认真地问:“你为什么要做黑社会呢?你那么喜欢学习,不做黑社会也可以做一个有用的人。”

    呆板气又冒出来了。唐谨言哑然失笑,摇头不语。

    徐贤试探道:“仁静欧尼……是不是?”

    刚才那个电话,对方明显是歌手,而且是近期发歌。作为圈内同行,徐贤很清楚近期发歌的有谁,首当其冲的就是T-ara。只是听那声音不像朴素妍,她才不敢肯定。

    唐谨言笑道:“素妍不是。说到这个,我倒想问你,上回我说她警告我不能欺负你,你的态度为什么那么奇怪?那时候不熟不好多问,现在可以问吧?”

    徐贤沉默片刻,低声回答:“我伤害过欧尼。”

    唐谨言愕然:“你这样的人,圣母似的,会伤害人?”

    “正是我这样的人,才容易伤人。”徐贤眼神幽幽,似是陷入了回忆:“T-ara出道的时候,我们的《genie》在打榜,大家在后台遇见了。欧尼这时候已经从我们的姐姐变成了我们的后辈,她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们,而我……”

    唐谨言有点懂了,皱眉道:“你该不会觉得素妍要喊你前辈吧?”

    徐贤低头道:“是,当时有很多外人在场呢,我总觉得遵循大家共识的规则才是对的……欧尼当时那表情……从此她见了我,都很客套。”

    唐谨言有点无语。在黑道的道义角度看来,你这家伙被揍死都没人帮你。

    徐贤低声道:“后来回去我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心里一直不安。这些年,我也想改变自己,可是总有些徒劳……”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我改变最大的,就是今夜,我甚至怀疑那不是我自己……也许冥冥之中,我该有此劫,是你在用欧尼朋友的身份替她教训了我。”

    唐谨言失笑道:“你认为这是一场劫难?”

    徐贤脸色微红,但还是很安静地看着他:“不是劫难是什么?我……我都被你那样了。”

    唐谨言笑道:“这年头,一夜什么的多正常,更别提我们还没真做呢,你就觉得是劫难了?”

    “一夜什么的,对我来说简直不可想象……”徐贤扁着嘴,有点难过:“我想把初吻留给男朋友的,可是、可是……算了,总归是你救了我。”

    唐谨言对这种想法不以为然,调戏了句:“其实我觉得自己还是不错的,发展成男朋友也没什么嘛。”

    徐贤摇摇头,低声道:“我想要的男朋友……他要专情对我,你做不到。就算不提那些,至少至少,必须是个好人,你不是。”

    唐谨言本来浮在脸上的轻松笑意慢慢消失了,默然看了她一阵:“你不是说想改变自己么?干嘛还守着这些规条?”

    “这不是规条,而是底线。”徐贤眼神清澈,语气缓慢但却坚定:“我不可能把你这样的人当男朋友,最多……最多交个普通朋友。”

    唐谨言靠在椅背上,右手紧紧捏住了椅子的扶手。

    他只是随口调戏说说男朋友,不是真要如何。可是听到这样的话,心中还是非常郁积,非常羞恼,心里好像有什么要炸开一样。

    每个人都是这样……

    都是这样……

    从来都是那一句,你是个坏人。

    知心的宋智孝这么说,爱上的郑恩地也这么说。为徐贤差点闹得兄弟不和、导致一切计划重制,前途未卜,她还是这么说。

    是,我是坏人没错,之前对你居心不良,我也不否认。可我在你面前真的都是恶吗?我对你的善意,我的犹疑我的寡断我的坚持我的放弃,那钝下来的刀,狠不下的心,又算是什么呢?算小丑吗?你连做朋友都要说得如此勉强?

    他抬头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一阵才淡淡道:“我有喜欢的女人,本来就只是打算玩玩你。反正也没成功,所以……请便。”

    这意思,是朋友也别做了。徐贤苍白着脸色,咬着下唇,良久才道:“好。”

    两人一起沉默。

    味如嚼蜡地吃完拌饭,唐谨言安排了一个小弟送徐贤回家,一言不发地直接离去,走向李允琳的公寓。

    徐贤坐在车上,扭头向后看,夜色里早就看不清他的身影。

    她并没有对他难听的言辞做什么表态,因为她知道,就像当年的仁静欧尼一样,他也被伤到了,是在说气话呢。

    可是……

    只是打算玩玩你……玩玩你……

    她神情痛苦地捂着心口。为什么觉得好痛好痛,就像是有什么在里面切割着,好像要裂开一样……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就算当年在舞台上遭遇冰寒彻骨的黑色海洋,都没有这么心痛。

    我这是……怎么了?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