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三十六章 古板与正直,永恒的标签?

第三十六章 古板与正直,永恒的标签?

历史对于唐谨言这样文化层次的自学者来说实在太过晦涩,可又无比渴求着认知自己祖国的文化与过往,同时也希望能借此来提升自己,所以才会去自学,才会想听课。

    他自学中国文化的角度是听了别人的建议,从故事性较强的小说名著学起,辅以各种解读书籍,从近现代的名著逐渐学到古典,然后从古典文学延伸历史。目前倒是熟读《三国演义》和相关讲解的书籍,知道诸葛亮整天自比的管仲乐毅,一个治理齐国出名,一个痛揍齐国出名,而齐国就是山东的。既然那时候山东参与中国的春秋战国争霸,不是中国的是哪的?并且很多书都把曹操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与齐桓公的“尊王攘夷”做比较的,他也略有所知,既然人家通过这策略在周朝争霸,尊的难道不是周王而是朝鲜王?没那道理。攘的夷倒有可能是你高朝鲜才对,那还得你真接壤了……

    可他自认没文化,对遥远的春秋认知仅限这几点而已,说不定孔子还正好在被攘的夷里呢?他终究没底气和教授辩论,只能默然听讲。

    “上堂课讲过,孔子因我们大韩民国的血统,长得是很高大的,不是一个文弱书生。他们第一个周游的国家叫卫国,大约是今日的河南河北与山东交界的范围。他途径一个叫匡城的地方,匡人见他高大,误以为他是个大盗而围捕。由此可见古中国的野蛮与无知。”

    唐谨言这听得是实在忍不住了,举手提问:“抱歉教授,上堂课没来,请问孔子周游列国之前在哪?”

    教授颔首道:“在鲁国当官,他就是鲁国人。”

    “能不能问问鲁国的具体情况?”

    “鲁国在今泰山以南,和齐国平分山东,是礼仪大国,但是国力并不强。”

    “哦……老大是谁?”

    “老大?国君吗?鲁国的国君是姬姓,周王朝的嫡系血……”说了一半,教授忽然脸色一变,转移了话题:“这位同学,社会上乱七八糟的词汇不要带到大学里。”

    “老子还要艹你妈呢!”唐谨言重重拍桌站起,指着他大骂:“你他妈明明一肚子学问非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是什么用意?误人子弟?既然人家国君都是周朝嫡脉,你哪来的大脸说那是高朝鲜的地盘?”

    教授勃然大怒:“谁允许你在课堂捣乱?滚出去!”

    “这他妈……”唐谨言愤然冲了出去,想要上台揍人了。读书学习的美好理想和现实的反差实在太大,大到他几乎崩没了理智。

    “不要!”知他底细的徐贤早就防着他会暴走了,迅速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唐谨言狂猛的力道带得她撞在桌角上,徐贤顾不得痛,急急求恳道:“不要乱来……”

    唐谨言猛转头,怒瞪过去,徐贤看着他怒意勃发的眼睛,心里也一个抽搐,还是低声道:“这会闹出大事的。”

    课堂也已经骚乱了起来,那个人要上去打教授,这谁看不出来?顿时一片哄然。教授在台上大喊:“翻了天了!保安!保安呢!”

    唐谨言冷冷看了徐贤一眼:“看你刚才说了公道话,给你面子。”

    丢下这句话,他绕过徐贤身后,大步出门。

    徐贤咬牙想了半秒,迅速转身跟了出去。

    唐谨言怒气冲冲地一路向学校大门走去,徐贤还跟在后面,在班级里面没什么反响的徐贤在校园内倒是引发了一些学生的尖叫:“啊!徐贤耶!”

    然后有人拿出手机打算拍照。

    唐谨言脸色一变,迅速转进了一条林荫道,冷眼盯着徐贤:“你跟着我干嘛?找日是吧?”

    徐贤小心翼翼地说着:“我……我怕你出来打人,别人是无辜的。”

    唐谨言歪着脖子看了她一阵,差点被气笑了:“你真是个奇葩。”

    好在上课时间,还在校园里的学生寥寥无几,两人走在林荫道上,倒也清净无人。

    “我不会拿别人撒气。”两人并肩走了几步,唐谨言冷静了一点,低头看了看她的腰:“刚才撞桌角上了?没事吧?”

    “我没事……”徐贤揉了揉腰,估计是乌青了,她顾不上在意这个,小心地说:“那个教授的学术观点在校内争议也很大的,支持他的人并不多,不是主流。”

    唐谨言这下想起此前那个带路同学诡异的笑容,心气略微顺了点:“要是东国的教授都这叽吧样,老子早晚找机会烧了这破地方!”

    徐贤很尴尬:“不会的,我以前听的课就不会这样说。”

    唐谨言掏出手机,进入中国百度,输入鲁国,很快出来一条百科。唐谨言粗略看了一遍,差点笑出声来,然后把手机放徐贤面前:“看得懂不?”

    “大致能懂。”徐贤认真看了看,抿着嘴有些苦笑。

    鲁国何止是周王朝嫡脉啊,而且是“周之至亲莫如鲁,鲁所宜翼戴者莫如周”,“周礼尽在鲁”。其他偏僻诸侯也就罢了,可鲁国这样一个几乎就能代表周王朝的诸侯国,居然能闭着眼睛说不是周朝的,这到底要多不要脸才能说得下嘴?

    “以后这教授的课我不听了。”徐贤有点气鼓鼓的宣布:“他怎么能这样?这不是学术分歧,而是有意骗人啊!”

    “他会得到教训的。”唐谨言面无表情,语气有点冷酷。

    徐贤转头看了他一阵,不知以什么语言能够阻止他必将进行的犯罪,只好绕了个弯子:“你的名字像是中国人?”

    “是。”唐谨言淡淡道:“但是你不要误会,我这么生气并不完全因为这个,这只是部分原因。”

    徐贤有些惊讶:“那是因为?”

    “因为他玷污了我向往了十几年的净土。”唐谨言切齿道:“课堂是教人知识的地方,不是信口雌黄误人子弟的地方!老子憧憬了十几年,是为了来听他放屁的?”

    徐贤默然。

    憧憬了十几年的梦碎感觉么……

    而且……憧憬了十几年的梦想,只不过是读书……

    徐贤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同情这个黑社会。这条他想走都没法走的路,对她而言反而是被轻易放弃了的东西。她从小也曾想要好好读书,也曾梦想要像潘基文那样做个外交家,可是她却放弃了。无关其他,是自己没能顶住聚光灯下的诱惑,走上了练习生的道路。一直以来被人津津乐道的勤恳好学,又何尝不是在弥补过往?

    她低声安慰:“不管什么地方,总有良莠不齐的……下次可以去听其他教授的课,听说李教授的课很好。”

    唐谨言失笑:“这次我闹了事,下次怎么来?也罢,我就不属于这种地方。”

    徐贤摇头道:“见过你的就那小半个教室的人,你出风头也就那一阵子,下个星期他们就忘光你长什么样了,有什么关系?”

    “哟呵……”唐谨言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打量着她:“我以为你是最不希望见到黑社会出现于校园的人。”

    徐贤低着头,看着树下的一株野草,微风拂过,将她的发梢吹得有些散乱。她伸手将一丝头发捋在耳后,轻声道:“我已经出道五年了,我不是十六岁的徐贤了。无论如何,尊重事实,尊重知识,这并没有错。”

    顿了顿,她又转头看着唐谨言的长袖,似乎想要看穿里面的邪恶一样:“一码归一码,我依然认为,你这样的黑社会,牢房才是最好的归宿。”

    唐谨言静静地看着她,她勇敢地反瞪着,没有退缩。

    唐谨言忽然笑了起来,竖了个大拇指。

    然后两人默契地左右转身,各自走向不同的地方。

    片刻后,已经坐上车的徐贤接到了校方的电话。

    “徐贤XI,听说今天有个差点要殴打教授的人,您似乎与他认识?能否告知情况?”

    徐贤靠在车里,平静地回答:“那是我的助理,帮我带些资料进去的,给学校添麻烦了,真是抱歉。我已经提请公司撤换助理了。”

    “这样……那这次就算了,以后请不要发生类似的事情。”

    “真是很抱歉……”

    挂断电话,徐贤默然看了一阵窗外的人流,轻轻叹了口气。

    我已经出道五年了,我不是、也不该再是十六岁的徐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