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三十章 不会让你看见

第三十章 不会让你看见

    设备摆好,李真珠抱了一箱子道具服走了过来:“群演用的。”

    唐谨言随手捞起一副蝴蝶面具掂了掂,又捞起一把武士刀道具弹了弹,觉得这种道具很搞笑,饶有兴致地问:“怎么演?”

    MV导演在一旁解释:“很简单,就跟着智妍背后走,做个小弟很多的背景就可以了,烘托大姐头的气势。几个互砍的动作,看看他们能不能演,不能的话我们工作人员来演。”

    “哦,智妍是大姐大啊?哎哟,莫非花蛇就是她?”唐谨言的目光落在朴智妍身上,啧啧称奇:“看不出来啊。”

    朴智妍呆了呆,继而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旁边朴孝敏早蹲地上捂脸去了。

    花蛇都传到这里来了吗?朴素妍哭笑不得:“哪来那么多话呢!帮我们安排群演呀。”

    唐谨言向围观群众一挥手:“谁要做群演的,举手。”

    “哗啦啦”,遮天蔽日的右手跟烟囱一样举了起来,倒把MV导演吓了一跳。

    导演去挑人,朴孝敏朴智妍含恩静躲上车去换装,唐谨言纳闷地看了看朴素妍:“你怎么不去换装?”

    “这几场没我镜头。”

    “什么时候到你?”

    “哎呀问那么多干嘛反正就几个小镜头。”

    “切,原来是个龙套,老子还以为是主角,看你乐的。”

    “龙套怎么了!”朴素妍咬牙切齿地瞪了他一眼:“你现在怎么总欺负我?看我生气很好玩吗?”

    “啊?”唐谨言倒被她说得一愣,摸着下巴想了很久才道:“不知道……也许……”

    “也许什么?”

    “我没交过朋友,可能玩笑没什么分寸,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别往心里去。”

    朴素妍吃惊地看着他的脸。

    唐谨言的神色很认真。

    看了一阵,朴素妍声音变得柔和:“不要紧的。”

    唐谨言忽然笑了起来:“我也没想过,我的第一个朋友会是一个女人。在往日,女人在我的定义里是用来**的,两个人改变了我的一些感觉,让我觉得交个朋友挺好。”

    朴素妍白了他一眼,又有点好奇:“两个人?”

    “嗯。”唐谨言笑了笑:“很可惜,我和她最终没有做成朋友,所以只剩你了。”

    和宋智孝如今的关系,当然已经不能算朋友,说是砲友大概也不准确。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大概是的。

    朴素妍以为是两人翻脸了,小心翼翼地问:“你生日那天,说约好了的女人,是她吗?”

    “是。”唐谨言淡淡道:“没来只是阴差阳错而已,我自己邀请也不坚决,没怪她。只不过……我生命中唯一为我唱过生日歌的女人,变成了你。”

    恩硕他们以前唱过,那是群魔乱舞,与那天温柔的烛光属于两个次元的场景。

    朴素妍轻轻叹了口气。

    真·主角朴智妍此时换好衣服化好妆从车上出来,神情带着点入戏了的冷冽。唐谨言看得一愣:“这造型谁设计的啊?智妍这妹子平时看去那么萌,给人家弄成这凶厉德性……”

    “这就是演员啊。”朴素妍笑眯眯的:“智妍演技很好的,能驾驭各种角色。”

    “是吗?”唐谨言摸着下巴:“黑社会骨子里的东西,她一萌妹子真能演得像?老子不信。”

    朴素妍很有信心:“你看着就好!”

    “action!”导演开始了第一次尝试。

    这是一出黑社会斗殴戏份,朴智妍是个大反派,要抓danee,带着小弟围堵对手,为了逼问照片里danee的下落。唐谨言手下的杀马特们换了道具服装,拎着球棍和道具刀,兴致勃勃地分成两方,冲着对方就砍。

    “啪!”一个失手,某人鲜血长流。

    “你奶奶的!”被砍的大怒,挥着道具刀狂砍,砍人的不甘示弱,很快就砍成了一团。

    唐谨言捂住了脸。

    导演倒有点意外的高兴,这他妈真实啊!比预计的效果好多了嘛!

    “CUT!很好!”导演兴冲冲地喊停,这时候才发现谁理他啊……双方砍得根本停不下来,污言秽语爆豆似的往外钻,围观群众哈哈叫好,给他们加油来着,一片群魔乱舞的景象……

    导演求助似的看向朴素妍,朴素妍求助似的看向唐谨言。

    唐谨言“啪”地点了支烟。

    声音不大,场面却像是多米诺骨牌似的,从他身边开始安静,一直传到最胶着的打架处,然后整个场面安静下来。

    唐谨言吐了口烟:“砍得不错,没孬种!去擦擦血,这么多妹子看着也注意注意形象。”

    打架的两人尴尬地看看,又勾肩搭背地走了。

    MV整个剧组你看我我看你,都有点无力吐槽。导演挠了挠头,干咳两声:“智妍准备。”

    朴智妍整理心情,准备登场。

    “anction!”

    朴智妍带着一票小弟,围堵住了工作人员扮演的对手,两指夹着一张照片,示意是否认识。对方摇头,朴智妍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另一个龙套提刀,狠狠捅了下去灭口。

    剧情略有点儿戏,唐谨言也不太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萌妹子如何去表达他们这样的人。

    唐谨言微微眯起眼睛,认真打量着朴智妍——离去时像看猎物一样看着那张照片的无情眼神,以及嘴角若有若无的冷笑。

    “CUT!”很顺利,导演心情大好地示意停止。

    “有点意思……”唐谨言喃喃自语。

    朴素妍很得意:“信了吧!”

    唐谨言微微一笑:“虽然事实上我们应该是没有表情的,不过毕竟是戏,总要体现一些东西给人看才行。智妍的体现确实已经很好了。”

    朴素妍不解:“听你这意思,还有不足的地方?”

    唐谨言轻声道:“不足的地方不是智妍,而是整场戏。真正的拷问哪有这么儿戏……现在我场子的地下室里就在进行一场拷问,那里现在约等于地狱。”

    朴素妍咽了口唾沫。

    唐谨言转头看着她,声音柔和:“放心,我答应过,不会让你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