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二十七章 我们的区别就在这里

第二十七章 我们的区别就在这里

不知道徐贤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唐谨言觉得真是日了狗了……

    少女时代……

    在唐谨言对女团界有限的观感中,所知的少女时代都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基本就是作为一个无法匹敌的超级BOSS形象出现在他的印象里,朴素妍郑恩地心心念念追逐着的就是她们的脚步。想来她们在女团界的地位大概和金泰村、李太雄这些人在黑道的地位差不多,摆摆手呼风唤雨,挥挥手天翻地覆。出现时一副墨镜,一袭风衣,顾盼自雄,强大的气场令人不敢逼视,场面自带BGM那种……

    没想到这回活生生见到个正义感爆棚的一本正经的小胖丁,告诉他,她就是少女时代……这尼玛……

    “怎么忽然来找我打听小贤?”朴素妍还在电话那头说着:“你想干嘛?”

    “想日狗……”

    “什么?”

    “没什么……”

    “要是看上小贤还是省省吧,她可不好追的。”

    “切,我真要看上她,一棍子敲晕了绑回去不就得了,追个毛。”

    “喂,小贤是我妹妹,你可别胡来。”

    “你一T-ara的,怎么会有个少时妹妹?”唐谨言莫名其妙:“别欺负我无知啊,她是你的前辈兼最渴望击败的敌手才是真的吧。”

    朴素妍沉默下去,半晌才道:“反正我当她们是妹妹。”

    唐谨言大概猜到里面有点故事,不便深究,便道:“好了好了,谁能看上那一根筋的二货才有鬼了。话说要是谁真找她做老婆可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那是找老婆还是找老师呢?”

    朴素妍笑了起来:“堂堂大佬,在背后说人,你也不脸红……追小贤的人多了去了,你当大家都和你一样没眼光?”

    唐谨言随口开了个玩笑:“是是是,我没眼光,我看上的也就朴素妍这种。”

    “要死了你!滚蛋!”

    “哈哈……演唱会要开始了,不扯了,拜拜~”唐谨言飞速挂断了电话。

    刚把电话塞回兜里,常年刀头舔血的直觉感到身后有人,他警惕地转过头,又很快怔在那里。

    郑恩地站在他侧后方不远,身上已经不是之前看见的白色衣裙了,换上了一套银灰色的短袖夏裙,脸上也化了淡妆,估计就是一会的舞台造型。见他转头,郑恩地带着客套的笑意,开口道:“原来和素妍前辈在交往。恭喜。”

    唐谨言淡淡道:“你笑得这么甜,是因为这个?”

    “听得出来你对素妍前辈不错,起码不会一棍子敲晕了绑回去或者威胁人家公司什么的,算是件好事不是吗?”

    “郑恩地你真是皮痒,居然敢偷听我的电话。”

    郑恩地收起笑容,有点生气:“我也不想出来上个洗手间就迎头看见你在打电话。能不能告诉我你站在我们Apink待机室外面干什么?”

    唐谨言心中一怔,抬头看了看侧后方“Apink”的挂牌,梗着脖子道:“巧合而已。臭美什么?”

    “好吧好吧,反正对素妍前辈好点。虽然我觉得她并不应该找你这样的人渣。”郑恩地从他身边穿了过去:“让让。”

    唐谨言看着她的背影冷冷道:“既然知道我是人渣,还不客气点,难不成还想来一次?或者希望我拿你队友出出气?”

    郑恩地的脚步微微一顿,肩膀慢慢垮了下去,终于选择息事宁人般的低声道:“对、对不……”

    声音越来越低,终于委屈得再也说不下去。

    唐谨言捏紧了拳头。半晌又慢慢放开,缓缓道:“算了……其实一直以来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从一开始就是。去你的洗手间吧,时间不多了。”

    唐谨言突如其来的道歉让背对着他的郑恩地心中莫名惊诧,忍住想回头的冲动,低声问了句:“为什么忽然会去听《hush》?”

    “你唱得很好,加油。”

    答非所问,可郑恩地还是回了句“谢谢”。

    各间房门先后打开,艺人们鱼贯出门,往后台通道走去。演唱会即将开场,一开场,就是全员上阵的大合唱。Apink队员也出了门,郑恩地不敢再耽搁,急匆匆地上洗手间去了。

    唐谨言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没在人群里,一点点的忽隐忽现,直到再也看不见。

    也许这些日子来一直莫名其妙的心怀牵挂,就是因为相互间都欠了一句对不起?

    说完之后,或许可以就此断绝了吧?

    一定可以。

    他心情轻松地向刚出门的朴素妍挥了挥手,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朴素妍还以一个白眼,刚才的荤玩笑她可记得呢。

    唐谨言面不改色,又向刚出门的徐贤挥了挥手,给了个调戏的飞吻。

    徐贤气愤地瞪着他,身子却有些不由自主地往身边的队长姐姐背后缩了缩。队长护着妹妹,目光冷厉地瞥了过来,似是警告。唐谨言微微一笑,他的身份并未保密,相信这会儿少时早该知道底子,这位小个子姑娘倒还挺有骨气,有那么点他想象中少女时代的味道了。

    不错不错,三观总算还没尽毁。

    场馆上空响起音乐声,艺人们全部到了后台集合。唐谨言没有出去,外面不是他们的分管范围,他对这种表演也没什么兴趣,懒得出去看。有些无聊地靠在一边,想了想,掏出手机登上网络,搜索“朴素妍”,在一堆重名之中一眼就看见了他想要的东西。

    “原名朴仁静,1987年生,T-ara主唱,第四任队长(现任)。”

    “……曾为S*M公司练习生,少女时代预备成员,2007年临出道前因事退队。”

    原来如此,果然有故事。

    唐谨言想了一阵,懒得继续查,便发了条短信:“允琳,D社那边有朴素妍进入T-ara之前的资料吧?什么原因退出少时?”

    很快短信回了过来:“奶奶和舅舅先后重病,家庭不堪重负,只能退出。08年两位都去世了,打了一年工。09年T-ara因事缺人,朴素妍毛遂自荐,一鼓而入。”

    唐谨言轻轻叹了口气:“还有么?”

    短信又来了一条:“去年开始有谣传,说她因为跟人私奔才退的。证据是两个人的网络聊天,A表示听某PD说了此事,B惊叹原来是PD说的那肯定是真的了。”

    “……”唐谨言有些无语地回:“就这样?哪个PD说的?”

    “是啊就这样,哪有什么PD啊?正常人才会问哪个PD,黑子可不是正常人,只会说啊哈哈早知道她不是好东西。”

    “=_=|||”唐谨言只能回了个黑线表情,真是反驳的兴致都没有。

    “(手动滑稽)”对面发来一个滑稽的表情:“连反驳都觉得掉智商对吧?然后黑子会说,看,粉丝都无法反驳呢!”

    唐谨言:“?( ̄﹁ ̄)b”

    对面又发来一大段,看得出最近被震撼过了:“圈内这种搞笑的谣传还不少呢,朴素妍这算轻的了,她队内还有更惨的,比如说拿个不露头的********视频和她的普通视频截图放一起,非说手臂都有颗痣所以那是同个人;还有黑道大姐头,那档次比你都牛,我们出来混的想要个威风点的绰号都难,她早被安上了……话说九哥,来D社代理你股份这几天,我真是长见识了,第一次知道我们生活在弱智的包围里。”

    唐谨言笑回:“其实这样也不错……比如下次你可以上网发帖:李明博说我是他爹,李明博说的还有假?”

    “哈哈哈……”

    收起手机,曾经和朴素妍的几句对话迅速划过脑海,那一天朴素妍疲惫地埋首在膝盖上的身影愈发清晰起来。唐谨言再次叹了口气。

    这娃,也是不容易啊。对了,那回说她队里那小妹子还被人喷得三年都不敢上网?

    你说你们又苦又累的拼个啥呢……做歌手就那么好玩?可是整天要面对一群弱智的攻击到底哪好玩了啊……老子已经觉得身边傻比够多了,和你那一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啊……

    我明白了,敢情你们这是牺牲自己,就是为了要见识人类的智商极限?

    唐谨言正在吐槽,外面不知哪个男团一曲歌罢,场馆传来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打断了他的思绪。MC的声音适时响起:“接下来请欣赏Apink为我们带来的《hush》!”

    咦?这么快?这才几分钟呢?

    唐谨言撇撇嘴,脚下却好像被什么牵引着似的,不由自主地走向了通道。

    走到通道口,阳光洒在身上,七万人的嘈杂声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压力汹涌袭来,唐谨言有些不习惯地微微眯了眯眼,转头看去,Apink七个女孩正在台上载歌载舞,笑容轻松写意。

    七万观众挥舞着各色荧光棒和不同应援物正在给台上的她们加油,无论他们是哪一家的粉丝,此刻都同样的热情洋溢,充满着激情与鼓励。

    她们的笑容愈发甜美了。

    唐谨言默默地看了半晌,慢慢转过身去。

    这就是你们始终带着美好期冀与梦想的缘故吧,哪怕背负着世人各种各样的歧视,哪怕背负着那么多不可理喻的anti。

    他又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轻轻吁了口气,一步一步走回幽深的通道里。

    我们的区别……大概就在这里。

    台上的女孩轻快活泼的歌声一句一句传扬在天空:“如果和你视线相对,我也会转过身,什么也不会说。”

    “hushhushhushhu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