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二十六章 正义之手VS死亡之握

第二十六章 正义之手VS死亡之握

    强烈推荐一家零食店,在淘宝搜“妙蕾”或搜店铺名“妙蕾钱朵朵”,主推手工曲奇饼干,喜欢吃点心的书友们绝对不要错过,超级美味!

    无论郑恩地此刻是什么个心情,唐谨言暂时无心考虑那些有的没的。¥℉,认真去巡视和了解了管辖片区的具体情况,没有什么问题。转了一圈回到艺人待机区,走道上已经不那么热闹了,有三三俩俩的人来来回回,多数已经回到自己的待机室休息和化妆。

    唐谨言踱步过去,一间一间抬头看上面的挂牌。

    apink……是这间。

    唐谨言默默静立了几秒,摇摇头,转身走开。

    t-ara……唐谨言敲了敲门。

    门开,现出胖子李真珠那张肥脸,看见唐谨言,他似乎并不意外,哈哈笑了一声:“刚才看见金队长,我就猜到今天又能见到唐社长了。——唐社长穿制服很帅气啊。”

    唐谨言嘿然:“串个门,欢迎不?”

    “当然欢迎。”李真珠让开身位,唐谨言信步走了进去,t-ara的妹子们正在化妆,见他进来,都礼貌地打着招呼,目光里透着些好奇。

    刘花英面无表情。

    朴素妍偏过头看他:“咦,果然这么穿很帅啊。”

    “帅毛啊……”唐谨言随手扯了张椅子坐下,拉了拉衣襟:“热死了,还长袖。”

    朴素妍笑道:“你不会把袖子挽起来?”

    唐谨言嘿嘿笑道:“那时候估计我要第一个被警察丢出去。”

    朴素妍眨眨眼,好像明白了意思,摇头笑了起来:“活该。纹身的时候觉得拽,到了阳光下知道不方便了吧?”

    “嘿……”唐谨言淡淡道:“本就不属于阳光下,何必在意这点形式。”

    朴素妍叹了口气。

    唐谨言扫了一眼,发现t-ara还是七个人,那位李雅琳还是没见,便问:“不是说这个月要加人?新人呢?”

    朴素妍道:“雅琳已经和我们在合练新歌了啊。这次演唱会是老歌,雅琳没来。”

    “唔……apink的新歌都出来了,你们也快点啊。我可是你们的……”

    “粉丝呢!”妹子们忽然异口同声地接了一句。

    唐谨言怔了怔,哑然失笑:“对,我可等着换手机铃声的。”

    李真珠在一边笑:“说起来,唐社长,我们倒有事想找您合作。”

    唐谨言奇道:“你们还有能和我合作的东西?”

    “有的。”李真珠道:“我们的新mv,有黑社会冲突剧情。需要夜店、窄巷、车库这些场景,也需要一些群众演员。我们寻思,这些场地唐社长那里到处都是,群演更是大把捞,反正都要找人租场地,还不如找唐社长?总会给我们个熟人价吧。”

    唐谨言抚掌大笑:“这个有意思!还谈什么价,免了!到时候自己来玩就行,我给你们清场子!”

    李真珠笑道:“说不定还能从专业角度给我们一些拍摄指导呢……”

    “可以可以!”唐谨言刚才有点闷蛋的心情变得非常好,哈哈笑道:“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打我电话。”

    呃……电话……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朴素妍,朴素妍有些尴尬地挠挠头。韩国人在公事之外交换私人号码是件很严肃的事,他们那天虽然相处愉快,可并没有谈到交换号码这上面去。可现在大家都觉得自己和唐社长很熟悉,这会儿说没有号码,好像又很没面子……

    唐谨言微微一笑,也不说破,起身道:“不打扰你们了,祝一会演出顺利。”

    出了门,他掏出手机,给一个号码发了条短信:“我的号码,记下了。”

    过了一阵,短信回了过来:“你怎么会有我的私人号码??!!”

    两个问号两个惊叹号,唐谨言似乎可以看见里面朴素妍憋红了脸气急败坏的表情,他笑得更乐了。朴素妍的号码他当然是得自d社,在d社面前,艺人的私人号码这种级别的**还真没有什么隐秘性可言。

    心情愉快地塞回手机,看看左右无人,掏出根烟点了起来,上wc美美地放了一泡尿。出来的时候在洗手台看见一女孩,他还叼着烟面带微笑地向人家点头致意。

    妹子倒是有点面熟,似乎是之前看见朴素妍跟三个女孩聊天的其中之一。看见他的烟,妹子微微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洗完了手礼貌地示意他可以洗了。

    唐谨言随意弹飞烟头,上前洗手。没想到这时候妹子说话了:“这位先生……”

    “嗯?”唐谨言惊讶地转头:“什么事?”

    “您在公众场合吸烟这是不对的。”妹子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但这里是洗手间,也就算了……可您怎么可以乱丢烟头?这是很容易引起安全隐患的……”

    唐谨言呆了呆,下意识地看向了妹子的左胸有没有安保牌子——尼玛,你是安保我是安保?

    感受到他目光的落点,妹子缩了一下,眼神带了些羞恼。

    唐谨言甩甩湿漉漉的手,有些无语地过去踩灭了烟头:“行了吧?”

    妹子抿了抿嘴,还是说:“这会对清洁人员造成麻烦的,先生您能不能捡起来……”

    唐谨言叉着腰,被气笑了。

    虽说这事算是自己不对吧,是没什么素质。可讲道理,指望黑社会多有素质这也很难啊……再说了,也不要这么锲而不舍得理不饶人吧……这人来人往的,真被你使唤着去捡烟头,老子以后在小弟面前怎么做人?

    算了,干正事的场合。唐谨言摇摇头,不去理她,转身就走。

    结果妹子很认真地拉住了他的衣袖:“先生……”

    这尼玛……唐谨言有些无奈,转头看着她一本正经的小脸:“这位小姐,这事是我不对,我去找人来捡……”

    妹子十分不解:“自己捡一下就好了呀,为什么还要去麻烦别人呢?”

    “……”唐谨言实在懒得纠缠,大声喊:“金亦光!过来!”

    金亦光纳闷地跑了过来:“九……社长,什么事?”

    “那边烟头帮忙捡一下,麻烦你了。”唐谨言好心情被毁完了,拍拍金亦光的肩膀,大步就走。

    妹子追了上来:“先生原来还是位社长……那更应该起到模范作用的啊……”

    卧槽有完没完了?唐谨言黑着脸,心道老子真正模范在哪方面你还没看见呢……不说别的,不要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不敢揍你……

    换个场合,把你摆成十八般模样的时候看你还一本正经不?

    “好了好了。”唐谨言没好气地回答:“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是做艺人的还是做人生导师的,如果是艺人,麻烦回去休息,演唱会就快要开始了,脸肿得胖丁似的还不赶紧化妆遮掩遮掩。”

    “你!”妹子愤愤然瞪了他一眼,停下脚步:“我的待机室到了,不劳先生费心!”

    唐谨言抬头瞥了一眼——“tts”。

    没听说过……这特么哪个公司培养的艺人啊?简直是人间奇迹啊这是……

    正在此时,门被打开,里面出来一个挺清秀帅气的男人,看见妹子和唐谨言站在一起,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去这么久,我们还说是不是出什么情况了呢。这位先生是……”

    房间里传来大妈笑:“哈哈哈,wuli容女婿果然还是关心老婆嘛!”

    女婿?老婆?唐谨言眨巴眨巴眼睛。

    看不出来啊,尼玛,小小年纪居然都已经结婚了啊……

    话说,咱被你憋了一肚子气,虽说不想欺负你,可欺负欺负你老公倒是没什么心理障碍的……唐谨言踏上一步,热情地握住了男人的手:“幸会幸会,******很有内涵……”

    “幸……唔……啊……”那男人不明就里地握手,刚打算寒暄两句,就感觉自己右手被铁钳箍住,然后越箍越紧,无可抵御的巨大力道似乎要把自己的骨头都捏碎了,终于疼得喊出声来。

    妹子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跺脚喊:“你怎么可以这样!放开他!”

    “哦哦。”唐谨言收回了手:“不好意思,我是粗人……你老公很帅,看得我心潮澎湃菊花发痒,忍不住大力了点。”

    “他不是我老公啊!”妹子又气又急,心中知道肯定是这坏人记恨自己,导致人家躺枪了,快速解释:“我们是综艺节目的假想夫妻而已啊!”

    “呃?”唐谨言再次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眼疼得面容扭曲的帅哥,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对不住,让你躺枪了,以后有事报我名字。再见。”

    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妹子气得面皮通红:“你混蛋!怎么会有你这么坏的人!”

    骂人词汇很贫乏嘛……唐谨言无所谓地摆摆手,转身离去。

    片刻后。

    tts待机室内,经纪人杨惺毅无奈地看着气呼呼的妹子:“找人了解清楚了,他叫唐谨言,安保公司只是幌子,真身是黑社会。”

    t-ara待机室内,朴素妍听着电话里唐谨言哭笑不得的描述,很肯定地回复:“她叫徐贤,tts只是小分队,真身是少女时代。”

    请各位书友访问9‌•9‌•9‌•w‌•x.c‌•o‌•m,m.9‌•9‌•9‌•w‌•x.c‌•o‌•m,纯绿色清爽阅读。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