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二十四章 那就这样吧

第二十四章 那就这样吧

夜色渐深。

    站在客房的窗边,宋智孝捧着一杯果汁,静静地看着窗外清凉里的霓虹,红灯闪烁,四处弥漫着一片暧昧与迷乱的气息。

    真不愧是首尔著名的红灯区。

    自己此刻身处红灯区的最高处,站在红灯区老大的家里,心中想着的却是让自己能够更干净一。

    真讽刺。

    手机短信响起,宋智孝掏出看了一眼,来自白昌洙:“我刚看了看,《胡狼来了》就只有那儿蜻蜓水的吻戏,都跟礼节性差不多,干嘛要我去交涉取消?你连那种戏都拍过的还在乎这个……”

    宋智孝回了一句:“他在乎。”

    病房里的白昌洙怔怔看着手机,老半天才面色古怪地抽了抽脸上的肌肉,回了两个字:“好吧。”

    宋智孝没再回复,在窗前静立片刻,轻轻叹了口气。

    打开房门看出去,对面的书房里还透着灯光,他在自学,真是够用功的。

    如果单单从这居家的生态来看,任谁也想不出来他会是个黑社会。不过宋智孝也明白,他居家的时候其实并不多,绝大多数这种时间段,他应该在自己的场子里,有着无数与读书分属两种世界的事情要做。

    她慢慢走了过去,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看他用别扭的字体做笔记的样子。

    “我认识几个大学的教授,你有兴趣去走读吗?”看了一阵,她忽然开口。

    唐谨言丢下笔,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好笑:“我哪来时间去学校?而且我这德性什么学校肯放我入学?纹身一露学生们要恐慌的吧。”

    宋智孝带了几分认真:“你可以去那种一周一次的公开课,有关系的话,并不需要办什么入学手续,弄张通行证,去听就是了。”

    唐谨言怔了怔,偏头想了一会,有些犹豫:“有中国历史课的话,可以试试。其他就算了。”

    宋智孝露出高兴的笑容,觉得能帮他一些什么是件很满足的事情:“明天我联系李教授试试,他好像是教中国古文学和历史的。”

    “谢谢了。”唐谨言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怎么都半夜了你还穿着一身职业装?”

    宋智孝有些羞恼:“我什么都没带啊。你这里又没有我的睡衣。”

    “啊……忘了这回事。”唐谨言敲敲脑袋站起身来:“我吩咐他们出去买,你可以先去洗澡。”

    随着他起身,宋智孝就感觉到一座山伫立在面前,撇了撇嘴,有弱气地低声道:“你平时带女人回家鬼混的时候也让人去买睡衣吗?”

    “嗯?”唐谨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们?她们要衣服干什么?”

    宋智孝微微抬头:“新电影的吻戏,我让白社长去交涉,取消了。”

    唐谨言静静地看着她的脸,她面容平静,目光里却似是有些什么在闪着,见他盯过来,有受惊一样微微垂下眼帘,却又做着一副若无其事的面无表情。

    唐谨言伸出手去,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端详了一阵,低声道:“我喜欢你这副自信的素颜,在这个国度很难找到了。”

    宋智孝觉得浑身的力气被一句话骤然抽了个干干净净,心中微微一叹,还是慢慢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唐谨言的唇就重重地覆了下来,含住她的嘴唇激烈地吸吮。吻了几秒,他微微喘息着抬起,竖起食指轻抚在她的唇上,淡淡道:“以后是我专用了。”

    宋智孝不语,只是伸出手去,用力地环住了他的腰。

    他再次吻了下来,粗壮的臂膀只一揽,就将她整个揉进怀里,她抬起头激烈地回应,态度比他还要狂野。

    再也没有让人去买睡衣的必要。

    再也没有用上那间客房的必要。

    对于他们这样的男女,表达某些情绪的时候本来就简单粗暴。

    *************

    日上三竿。

    宋智孝迷迷糊糊间被身边的动作惊醒,她像赶苍蝇一样挥挥手,咕哝道:“几了?”

    唐谨言的声音响起:“十多了,艺人都这么懒的吗?”

    “懒……懒你个头啊……”宋智孝把脑袋埋在枕头里:“你这个怪物,一弄弄到半夜,我都快被你拆了,哪来的力气……”

    唐谨言笑了一下,端了一碗清粥放在床头:“还不是因为wuli智孝太可爱。”

    “有脸,我五岁的男人,逼我喊OPPA有意思吗?”

    “那你还不是喊了。”

    “哼。”宋智孝想起昨晚死去活来的场面,脸颊还止不住的红,抱着被子翻身坐了起来:“下午有个节目要录,有远,我得走了,到那边吃饭去。”

    “哦。那我送你。”

    “不要了,你有你的事,派人送我回C-JES去拿车就可以了。”宋智孝微微一笑:“晚上……我会自己来找你。”

    唐谨言坐在床边,捋了捋她散乱的头发:“不直接住这?”

    宋智孝偏头想了想:“算了,难道还真当自己是你女朋友了?住这算什么?平白打扰九爷找女人的兴致。”

    唐谨言静静地看着她不话。

    宋智孝若无其事地穿衣服:“读书的事,等我的消息。”

    “好。”

    安排了手下送宋智孝离去,唐谨言站在门口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

    恩硕走了过来,低声道:“九哥,赌场那边有人出千。”

    “什么来路?”

    “查了,混混而已。”

    “剁一只手指,长长记性。”

    “是。”

    恩硕打电话吩咐人办事去了,唐谨言站了片刻,直到车子消失在拐角,转身进了屋子。

    我知道,因为我的这些,你不会做我的女朋友。

    那就这样吧,现在的关系,挺好。

    宋智孝坐在车上,静静地看着后视镜,直到车行拐角,再看不见后视镜里唐谨言的身影。

    我知道,因为我的那些,你不会做我的男朋友。

    那就这样吧,现在的关系,挺好。

    (第一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