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二十一章 掀桌子

第二十一章 掀桌子

    强烈推荐一家零食店,在淘宝搜“妙蕾”或搜店铺名“妙蕾钱朵朵”,主推手工曲奇饼干,喜欢吃点心的书友们绝对不要错过,超级美味!

    ps:我知道会有很多读者把这本书和肆虐对比,其实不用去比,因为角度完全不一样,请勿用肆虐的基调去看待光影。⊙,此外人们的口味也不一样,也许有人会更喜欢肆虐的类型,有人会更喜欢这本的类型,对我而言都是一句尽力而为。如今这本才刚刚开始,也请大家多点耐心。

    **********************

    白昌洙和宋智孝的清凉里之行没能去成。

    地下车库里,一枚子弹无声无息地洞穿了白昌洙的肩胛骨。在白昌洙的手下从混乱中追杀过去之前,凶手逃之夭夭。

    唐谨言站在白昌洙的病床前,脸色十分难看:“我只问一句,是不是自导自演?”

    白昌洙脸上还带着失血过多的灰败,肩头缠着重重纱布,隐约还渗着血迹。他无奈地笑了笑:“我要自导自演,也不会选择这种刺激你的方式。”

    两人心知这里的关键是什么。

    宋智孝当时就在白昌洙身边,距离子弹也不过一个身位的距离,凶手要是手滑,说不定躺在地上的就是她。唐谨言可以坐看白昌洙导演乱七八糟的戏份去做他的谋划,可无法容忍他故意把宋智孝置于险地。

    唐谨言神色冷漠:“这么说你倒是运气好,老八老五都被爆头穿心的,就你只伤了个肩膀。”

    白昌洙无奈:“我知道你会疑心,可这次确实是哥哥运气好,子弹是奔着心脏来的,可我正好侧身给智孝开车门……或者说……他们这次请的人水平不太够。”

    唐谨言眯着眼盯了他半晌,白昌洙神色坦然。

    “且信你一回。”唐谨言冷冷转身,走向一边沙发上的宋智孝。

    宋智孝缩坐在那,手上捧着一杯开水似是呵暖的样子,身子还有些微微发抖。哪怕她早已经历尽风浪,可毕竟还只是个在阳光下求存的女人,对近在咫尺的血腥和死亡气息,她无法不恐惧。

    唐谨言站在她面前,微叹一口气:“这些日子别出门了,就呆家里休息,其他的事情不用去想。休息一阵就好了,那些人不可能把目光放你身上,你是安全的。”

    宋智孝有点艰难地抬头,看了他一阵,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她无奈地叹道:“我有很多行程,不可能躲家里的。至少《runningman》那边,那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事业,离了它我什么都不是。”

    唐谨言想了一阵:“想去就去吧,没事的。应该说……只要不和我们扯上关系,就不会有事。”

    宋智孝咬着下唇看着他:“你身边也是这样吗?”

    唐谨言平静地道:“是。所以你当初说,很刺激嘛,现在知道什么才叫刺激了?”

    宋智孝想起那晚和他的对答,明知不好笑,可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诶,我还是太天真了。”

    白昌洙的声音从床头传来:“老九比我安全多了……一般不会有问题。”

    唐谨言没有看他,淡淡道:“我安全不安全,我不知道。只知道如果你不是自导自演,那么眼下你的身边最危险,随时有人来补刀。别以为你的人团团防护很给力,真心想要豁出去,那群废物顶个屁用,至少老子有十几种方法可以宰了你。所以智孝立刻走,别呆这里。”

    宋智孝有些迷茫:“我走哪去?”

    “回家啊……”

    “我……我一个人,我怕……”

    看着她全无血色的唇,唐谨言沉默半晌:“我送你。”

    *******************

    “其实,我觉得不是白社长自导自演。”宋智孝坐在唐谨言的车上,有些茫然地看着窗外的景物后退,喃喃道:“我们今天本来是去找你的。”

    唐谨言面无表情地开着车:“我相信他不会挑一个你在旁边的时间做这事,那无异于故意激怒我。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简单判断,或许他就是故意引导我这么猜,从而撇清关系。”

    宋智孝不说话了。伤害我,会激怒你吗?宋智孝抿着嘴,心里有点暖。

    唐谨言又问:“你们去找我干什么?”

    宋智孝摇头:“我不知道他去找你干什么。”

    “那……你跟着干什么?”

    “因为我想见你。”

    这回轮到唐谨言不说话了。

    “啊……这可不是表白。”宋智孝意识到这话容易让人误会,急忙解释:“就像你那天跑来c-jes见我差不多吧。反正就是想多见见……哎呀不知道怎么说了。”

    “没事。”唐谨言笑了笑:“我可没有自恋倾向。”

    两人都安静下去,气氛有些怪异。

    他会想见她,她也会想见他,可两人都觉得自己和对方均没有那种意思……

    也是奇了。

    “你住哪来着?”唐谨言忽然开口。

    宋智孝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开了十几二十分钟了,还不知道目的地?我以为你早知道我的住处,方向挺对的。”

    “我早知道你的住处干嘛,你又不当我砲友。”唐谨言摇头笑:“我这个方向……是去翻桌子的。”

    “啊?”

    宋智孝一片迷茫地看着唐谨言停下车,大摇大摆地闯进了一栋大楼。

    一个保安被他随手揪住丢了出来,滚下了楼梯,惨叫声传遍了长街。

    隐约可以看见大门后的通道里,唐谨言单人独骑直闯而入,保安们左右破浪般分开,连拦他一下都不敢。宋智孝悄悄咽了口唾沫。

    好……man……啊……

    “哐啷!”最里面的办公室门被一脚踹开,唐谨言悠然走了进去,老二朴正男脸色铁青地站在里面。

    “老九,你不要太过分!”

    “我他妈还有更过分的呢!”唐谨言飞起一脚,朴正男招架了一下,还是被踹得倒退了好几步,顶在办公桌上,两眼冒火地怒吼:“老六的事和我没关系!你是被他阴了!”

    “呵……”唐谨言竖起食指摇了摇:“你以为我是来查案的啊?我就是来打架的!”

    “你!”

    “怎么了?我们兄弟俩打个架,打不得?要不要哭鼻子回家找爸爸?”

    朴正男气得脸都歪了:“唐谨言!”

    唐谨言笑眯眯的:“怎么?来来来,外面有几杆枪?都冲兄弟这来,我知道你这里越南佬多,他们可不怂我。”

    朴正男脸色变幻了一阵,勉强堆起一丝笑容:“说哪去了,兄弟打架归打架,打完还是兄弟,怎么可能扯上越南佬。”

    “哦。那注意了,我要揍你了……”唐谨言抬手,作势欲抽。

    朴正男急忙道:“老九,哥哥可没得罪过你,你要打架可以找别人。”

    唐谨言偏头看了他一阵,说出的话却毫无干系:“最近兄弟场子里缺货,二哥便宜点弄一批。”

    朴正男胸脯拍得啪啪响:“没问题,包在兄弟身上!”

    唐谨言搂住他的肩膀:“呐,二哥知道兄弟脾气从小就爆,刚才冲动了,二哥多多担待。”

    “咳,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哥俩好地说了几分钟,唐谨言大摇大摆地离开,走到大门外,忽然发出一声嗤笑。

    宋智孝看着他回到车上,有些好奇地眨巴着眼睛:“这么快?”

    “掀张桌子要多大力气?”唐谨言启动车子:“你以为我要进去杀得七进七出?”

    宋智孝托腮想了一阵:“不明白呢。”

    “你也没必要明白啊,想那么多干嘛。”唐谨言嘿然笑道:“你只要知道,至少一两个月内会是风平浪静就可以了。”

    “那……送我回家?”

    “唔……”唐谨言忽然想起什么:“大白天的,我一大男人大摇大摆送你回家,谁都看见了,对你影响不好吧?”

    宋智孝这才一怔:“啊……对哦……”

    唐谨言无语地想了一阵,忽然笑道:“那跟我来。”

    “去哪?”

    “我家。”

    “……”宋智孝呆呆地看着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拒绝,反正就是懵懵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

    “谨言杀到老二窝里去打架?”李太雄把玩着一对铁胆,摇头笑道:“这小子……”

    左右几个黑西装都陪着笑,为首一人道:“九少爷这手确实让我们没想到。”

    李太雄眼眸幽深,喃喃道:“我也没想到。”

    虽然老八的死因大家还在查,可老五的事,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最近几兄弟之间还会继续发生什么,大家都懂。

    老爷子也懂,但他没有阻止。

    因为他也在养蛊。自从这些年他逐步把权力分下去给九个义子,养蛊的第一步就已经开始了,老八意外死亡,彻底掀开了幕布。

    对于其他兄弟来说,白昌洙受伤是谁做的都无所谓,是他自己自导自演也无所谓,死了最好。这只是漫长的养蛊过程中的一点浪花,大家要的只是最后的结果。

    唯有唐谨言,他是中国人,注定不会被老爷子选择,注定成不了蛊王。他原本可以游离在蛊钵之外,静看花落花开。只要兄弟们不是搭错了筋,都不会找他的麻烦,因为无论谁上位了都需要左膀右臂,唐谨言是最天然的选择。

    老二显然是聪明人,所以他才会忍气吞声得那么干脆,对于明白人来说,谁去和唐谨言冲突,谁就是大傻比,只能平白让别人得利。白昌洙走得更远,他甚至希望老九可以直接站在他这一边。

    换了任何人在唐谨言的位置上,他都只会看着兄弟们一个个的玩死自己,说不定到了最后他反倒还真有了机会?

    可他却毫不犹豫地在苗头刚起的时候就选择了掀桌,玩你麻痹!

    在搞不清楚唐谨言到底怎么想的之前,兄弟们至少这段时间内都会消停消停了。否则的话,这次只是警告,天知道下次会不会真刀真枪,要是和老九先掐起来,旁人会笑掉大牙的。

    老爷子幽幽一叹:“都看不明白吗?这是因为谨言还在讲义气。他不希望名义上的兄弟们自相残杀,哪怕他能得益。所以无论是谁伤了老六,那不重要,他只是借这个理由警告所有人,都消停点,要不就先和他干一场再说。老二懂了,所以不再辩解。”

    黑西装们面面相觑,神色都有点复杂。

    大家也不知道唐谨言的这种坚持是好是坏,黑社会讲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不吃人,人要吃你,可黑社会同样也最崇尚义气。因此,有时候这种坚持会让人觉得是个蠢逼,但有些时候,却也能让人感到难得的可靠,这种观感十分矛盾。

    不过他们看得出来,老爷子真的很喜欢唐谨言。

    可惜……他是个中国人。

    “消停一段也好,到了有人按捺不住,自然新一波就开始了,那时候谨言可弹压不住。”老爷子悠悠下了结语:“我倒是越来越想看看,谨言在这个他最反感的局里,到底会怎么个走法。”

    请各位书友访问9‌•9‌•9‌•w‌•x.c‌•o‌•m,m.9‌•9‌•9‌•w‌•x.c‌•o‌•m,纯绿色清爽阅读。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