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十一章 问君何事分光影

第十一章 问君何事分光影

    

    看着唐谨言呆若木鸡的表情,宋智孝扑哧一笑,掏出个墨镜戴了起来:“我们下午刚见过面的,河神先生还了我铁钱包。”

    唐谨言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你下午不是这身衣服,连发型都特么不一样……”

    宋智孝取下墨镜,眨了眨眼:“回去换了衣服吃了饭洗了澡做了做头发,又过来了啊。”

    “你特么这是有多无聊啊!”

    “女演员常换衣服做头发是很正常的啊……”

    “好吧就算我帮你抓了小偷,这就是你觉得可以和兄弟们乐呵乐呵的理由?”

    “那倒不是……”宋智孝眯起眼睛笑了笑:“只是觉得你若真有这种雅兴,下午我就玩完了,还等现在?再说你们演技实在很差呀……白社长是怎么想的,找一堆业余的在专业演员面前演戏?”

    唐谨言捂着额头:“六哥,出来吧,穿帮了。”

    白昌洙遮着大脸,慢腾腾地走了出来,觉得已经没脸见人。

    宋智孝正儿八经地行了个礼:“社长好。”

    白昌洙差点没钻到地缝里去。

    唐谨言也十分没面子,了无生趣地遣散了偷笑的小弟们,一言不发地带着两人前往自己的夜店。

    三人到了包厢,唐谨言闷闷地给他们倒酒,白昌洙无奈地咳嗽两声:“你下午就过来了?”

    宋智孝一脸理所当然:“是啊,你说了这地方乱,白天来不是更安全嘛,干嘛非要等晚上?”

    好吧老子是白痴行了吧……白昌洙闷闷地道:“安全个屁,刚才说被人偷了钱包?”

    “是啊……”宋智孝美目流转,落在唐谨言脸上:“是这位先生帮我拿回来的。对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唐谨言,你白社长的结义兄弟。”唐谨言板着脸,举杯和白昌洙碰了一下,兄弟俩都闷蛋似的干了一杯。

    白昌洙喝完酒,叹了口气:“既然下午已经出了状况,你晚上怎么还敢一个人跑来?真不要命了?”

    宋智孝眨眨眼:“因为我知道晚上社长设计了剧本,必须是安全的。只不过没想到男主角会是下午见到的那位大佬。”

    白昌洙再次叹气:“谁他妈再说你是懵智,老子第一个抽他耳刮子。”

    宋智孝笑了起来。

    唐谨言这时起了点兴趣,开口道:“你下午见到那场面,真不怕我?”

    “黑社会嘛……”宋智孝偏着脑袋想了想:“怕当然是有点怕的,不过呢,这世道,黑黑白白的,谁又能分得那么清楚呢?白社长涉黑,我们也不是心中没数的,还不是照样加入他旗下。”

    唐谨言一怔,认真地盯着她,目光有点锐意。

    这世道,黑白之间,真的不是泾渭分明么?

    白昌洙摇了摇头,轻叹道:“老九,你三教九流接触得多,正规行业接触少了。真要说起来,和黑道交集最多的圈子,其实正是娱乐圈呢。严格的说,真能有几家公司完全脱得开黑道背景?多多少少都有一定的牵扯。那些小姑娘不明白,智孝又岂能不明白?”

    唐谨言低头想了一阵,点了点头:“有时候一些拍电影拍电视的到了我的地盘,也很懂行的过来拜码头给保护费。我本来没深究,觉得是他们懂事,被你这么一说才想起,能准确知道找谁拜码头这本身就有问题,原来大家是有默契的嘛。”

    “是啊,尤其有的同行逼着女星拍一些不该拍的东西,也挺常见。”白昌洙若有深意地看了宋智孝一眼。

    宋智孝微微一笑,笑容却有些僵了。唐谨言瞥了她一眼,没有言语。

    宋智孝叹了口气,低头喝了口酒,忽然道:“白社长,你喜欢我?”

    白昌洙笑了:“多大岁数了,说这话岂不幼稚。”

    宋智孝点了点头,一本正经:“不管喜欢不喜欢,如果白社长能娶我,我倒是觉得和社长谈谈挺好的。毕竟我三十多了,也想嫁人,社长的条件很不错。”

    白昌洙愣了愣,笑着叹道:“是啊,毕竟也是三十多的女人了。”顿了顿,又道:“今天没穿帮的话,我可能会说点甜言蜜语的,真和你谈几年。可是穿帮了,也就谈不下去了。不过智孝,我很看好你在娱乐圈的前景,不想和你闹翻,我白昌洙也不是精虫上脑的傻比,今天这事大家当没发生过吧。”

    宋智孝“嗯”了一声,托腮沉思。美目瞥过面无表情的唐谨言,忽然道:“唐先生今年贵庚?”

    “二十六。”

    宋智孝叹了口气:“年轻了啊……”

    白昌洙和唐谨言对视一眼,都失笑起来,白昌洙笑道:“干嘛?想挑拨我们兄弟关系?”

    宋智孝淡淡道:“社长说笑了,你又不是真喜欢我,总不至于这点器量都没?”

    白昌洙失笑道:“行行行,总不会真看上了我兄弟?”

    宋智孝优雅一笑:“为什么不行呢?唐先生真的很man,长得也是我的理想型,而且还挺有缘分的。如果白社长不介意,我还真想和唐先生互相熟悉熟悉。”

    “……”兄弟俩再次呆若木鸡。

    短短半小时内,两个黑道大佬已经被这女人变成了两次呆头鸟。

    过了好半天,白昌洙才神色古怪地笑了起来:“成,如果你真能让我兄弟和你结婚,倒真是美事一件。”

    唐谨言无奈:“六哥,别开玩笑。”

    白昌洙拍了拍他的肩膀:“差不多该成家了,老九,一辈子跟那些女人鬼混总不是个事。谈谈又没什么,就当个相亲,别有压力。”

    唐谨言哭笑不得:“喂,你宽宏大度得过分了吧。”

    白昌洙沉默片刻,摇了摇头:“老八死了。”

    唐谨言一怔,抬头看着白昌洙的眼睛。

    “老八死了,死得莫名其妙。眼见哪天就可能轮到我,也轮到你。”白昌洙站起身来,按着他的肩膀:“女人不怕没得玩,不过奔着结婚谈谈,这种体验你没有过,可以试试,就是哪天跟着老八去了,也少个遗憾。”

    唐谨言抿着嘴,没有回答。

    白昌洙又道:“我们九兄弟的状况……嘿……若你们真成了事,你唐老九可就成了我的人,那可是千金不换。倒是智孝……你最好是开玩笑,若是真跟我们这种人谈,可要做好守寡的心理准备。”

    白昌洙说完,大步离去。唐谨言默然看着他的背影,直到离开很久很久,他才叹了口气:“智孝xi,你的目的达成了,可以回去了。不送。”

    宋智孝摇了摇头:“你以为我拿你当枪使?”

    唐谨言冷冷道:“难道不是?”

    “不是。”宋智孝认真地道:“我们……可以谈谈看。”

    “可我不想谈。”唐谨言冷冷道:“我没有结婚的兴趣。”

    宋智孝饶有兴致地托腮道:“为什么?二十六也不小了呢。”

    “难道你没有听你白社长说,我们随时会死,成家是害人。”

    “挺刺激的啊。”

    “好吧。”唐谨言面无表情:“其实是因为,你太老了。我为什么要跟一个三十多的女人谈婚论嫁?”

    “……”宋智孝呆了好半天,才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真是这样呢,是我自以为是了。”说着趴在桌子上,叹道:“哎一古……找个合适的人好难。”

    唐谨言倒有点好奇:“我说,你也是个人气明星了吧,追捧的人不知道多少,怎么会恨嫁?”

    “我可不是恨嫁,只是适逢其会,觉得谈谈也好。”宋智孝笑道:“确实对你挺感兴趣的啊,年轻的黑帮大哥,啧啧,真有范儿。”

    唐谨言失笑道:“那做个�友怎样?”

    宋智孝白了他一眼:“你们男人就这德性,恶心。”

    唐谨言笑着摇摇头,伸出右手:“算了,交个朋友好了。你这样的明星我也第一次见,很接地气。”

    宋智孝伸手和他握了一下:“你认识很多明星?”

    一弯笑眼迅速掠过脑海,唐谨言眯起眼,顿了半秒:“不,只有你一个。”

    宋智孝笑道:“不过我们玩综艺的,可能是比别人更随性点儿。有兴趣的话,星期天傍晚六点,sbs台,看看我们的《runningman》。”

    “哦,《runningman》,记住了。”唐谨言放松地靠在椅背上,随意问:“你这回是要拍个女杀手的电影?”

    “喜剧电影而已,哪里需要真的研究杀手生态?社长说让我体验一下混乱的首尔我就知道有问题。”宋智孝笑道:“下个月就要开拍了,估计会很忙。”

    “有吻戏吗?”唐谨言忽然问。

    宋智孝瞥了他一眼,神色有点认真:“你在意这个?”

    唐谨言抬头想了想:“如果真谈婚论嫁的话,估计会在意的。”

    宋智孝叹了口气,神色有些不好看。

    看她这样,唐谨言也猜到她的电影里大概是有吻戏的,就算不是眼下这部喜剧,可能以前的也有过。果然很快宋智孝就开口道:“我连****都有。”

    唐谨言沉默下去。

    宋智孝笑了笑,拎包起立:“很晚了,不打扰了。”

    两人都知道,如果是谈婚论嫁,那么这场“相亲”已经崩了。

    唐谨言也不矫情,站起身来:“我送你。”

    两人并肩走了几步,到了包厢门口,宋智孝忽然道:“说是恨嫁,也没错的。我看上的,会嫌我。不嫌我的,我看不上。”

    唐谨言还是沉默。

    “所以女演员若想找个真心人,可不容易的。”宋智孝自嘲地笑:“至少在常人眼里,不是个结婚的好对象。”

    唐谨言终于开口:“我在常人眼里,也不是个结婚的好对象。我看上的,会嫌我。不嫌我的,我看不上。”

    宋智孝眨眨眼,露出一丝有趣的笑意:“谢谢你。”

    唐谨言忽然道:“我忽然觉得,我们可以试着谈谈。”

    宋智孝一怔,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背着光线,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显得模糊不清。

    “不用了。”宋智孝扑哧一笑:“你只是忽然觉得……大家都不干净,挺配的。”

    唐谨言不语,默认了这一点。

    “可是……”宋智孝潇洒离去,门外传来她的笑语:“我却觉得,我很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