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九章 千里南韩无所忌

第九章 千里南韩无所忌

“老九啊,不是哥哥好奇心重……你一直以来自玩自的,也和土皇帝一样潇洒自在,怎么忽然心血来潮想玩idol?”

    唐谨言的夜场里,白昌洙坐在包厢,舒适地把脚直接架在沙发上,旁边两个唐谨言场子里的舞女正在帮他捏腿,白昌洙就随手伸在一个舞女的怀里揉捏。唐谨言大马金刀地靠坐在他对面,也有两个舞女在捏肩。

    听了白昌洙的问题,唐谨言摇着酒杯出神地想了一阵,笑了笑:“这些年来的见闻,本觉得那些也就卖唱的,和场子里的区别不大,就档次高点而已。不过最近发现……还是有区别的。”

    白昌洙失笑道:“你也不要跟着别人歧视idol。要是真的跟某些人说的那样是高级鸡,音乐经纪公司全是教坊司,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正经人家的小姑娘前仆后继?没那逻辑。就算是后来变了,也是这社会大染缸的问题。我在业内看得明白,始终把持本心不变的小姑娘还是有不少的,我们开公司的更不是开妓院,要知道再高级的妓院也不可能有搞娱乐赚钱。常规情况下,我们比谁都希望旗下艺人能洁身自好,当然,有些情况你懂的。”

    当然懂的,他现在想做的事不就是“有些情况”嘛。唐谨言嗯了一声,又有点出神。

    其实,一边愤怒她们歧视自己,觉得不公平。另一方面,自己却也何尝不是在歧视她们?互相歧视,谁欠谁啊……说来说去,扯平了。既然扯平了,还气个什么呢……冷静下来的唐谨言也有了点歉意,但这时候早就分道扬镳,结算了安保款演出款各回各家了,也没有机会再好好和人家说几句。

    “你会看上Apink,哥哥并不意外。”白昌洙笑呵呵地道:“她们走的路线气质,和你惯常的生态简直是两种世界,乍然见到,会让你受点儿触动并不奇怪——你毕竟还没谈过恋爱啊哈哈哈。”

    唐谨言靠在椅背上,摇头道:“看上了就看上了,没什么不可告人。不过这个和恋爱没什么关系吧,不是那性质。”

    “好吧,哥哥也懒得管你是什么性质。”白昌洙笑道:“说真的,Apink不是什么鱼腩组合,她们的上升势头非常明显,业内已经冠以少时二世的名头,认为她们有希望能接少女时代的班。这样的组合,ACUBE会竭尽全部力量运作,不会轻易让乱七八糟的人无谓地打扰。”

    唐谨言听得很认真,递过一支烟,亲手帮白昌洙点上:“ACUBE是她们公司?什么档次?”

    “是CUBE公司的子公司。”白昌洙吐了口烟圈,笑道:“CUBE这个公司也是挺有点故事,他和JYP……嗯,说来话长,你估计也不感兴趣,总之你只要知道CUBE的洪胜成很有能耐,至少面上可比哥哥我有能耐得多。对了,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和你近期的对头还有点关系,只是不能确定关系有多近。”

    近期的对头?釜山七星帮?唐谨言笑了起来:“那ACUBE呢?”

    “ACUBE的代表理事崔镇浩,是洪胜成的老伙计,随他出走JYP,帮他打天下闯出CUBE这片天的功臣元老。去年成立子公司ACUBE的时候,洪胜成对外的说法就有分封功臣的意思,不过这东西你我心里有数,内里的名堂多了。”

    “唔……”唐谨言心领神会:“将帅不和了?”

    白昌洙笑道:“对,不管是利益纠纷还是另有乾坤,我们也没必要了解太细,总之这不是分封,而是分家。两边或许会有些明面的合作,对外秀秀恩爱,但太过铁板一块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针对ACUBE的事,只要不是太过触犯了CUBE总体利益,洪胜成也不会过问吧?”

    白昌洙打了个响指:“bingo!尤其是玩一个小idol这么点鸡毛蒜皮的事,肯定惹不出洪胜成。至于崔镇浩自己,那我们对付起来就轻松多了。”

    唐谨言笑道:“请六哥指点。”

    “Apink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挑战了S*M的利益,S*M公司虎视眈眈很久了。强敌在侧,崔镇浩不会愿意和你这种名声在外的黑道头子发生什么冲突,多半会牺牲个别成员保安稳,甚至借此和你拉上关系,这是其一。”白昌洙眨了眨眼:“至于其二嘛……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唐谨言一愣:“你让我去和S*M交朋友?我连S*M的门往哪开都不知道。”

    “不不不,你误会了。之所以是其二,那是因为……我是S*M的敌人,S*M恨不得喝我的血那种。”白昌洙哈哈大笑:“所以崔镇浩会很乐意多我一个朋友,两个因素相加,你想弄个idol还真不难。”

    唐谨言呆了半晌,才失笑道:“六哥,明人不说暗话,你居然肯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忙,难道有什么需要小弟做的?”

    白昌洙笑了一阵,摆摆手道:“有是有的,不过简单得很,对你举手之劳。”

    “愿闻其详。”

    “咳……”白昌洙挠了挠头:“六哥旗下新签约了个女艺人,想泡她玩玩,本想找人制造点英雄救美的故事什么的,不过时间地点不好安排,也容易穿帮。我觉得你这里不错,本来就是出了名的乱,而且面上我们八竿子打不着,不容易引起她的怀疑……”

    “噗……”唐谨言喷出了红酒,咳嗽了半天才道:“六哥,你好萌。”

    白昌洙恼羞成怒:“你帮不帮吧?”

    唐谨言正气凛然:“为兄弟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嗯嗯……”白昌洙贼兮兮地递过一张照片:“她叫宋智孝。”

    “长得不错。”唐谨言弹了弹照片,吹了个口哨:“很有眼光啊。”

    “那是当然。”兄弟俩对视一眼,都嘿嘿笑了起来,同时端起了酒杯:“干杯!”

    “干杯!”

    两人喝着酒,略略讨论了下各自行动的方案,并没有太过讲究,身边有风骚舞女伺候着呢,酒酣耳热的哪有谈正事的心情,没过多久两人都浑身燥热地搂着女人出了门。

    “六哥,要给你准备小药丸么?”

    “滚你的,自己留着吧你!”

    唐谨言哈哈一笑,搂着咯咯媚笑的舞女回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门,转身就把舞女抵在门后啃,啃了几分钟正要提枪上马呢,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草!”唐谨言怒道:“谁啊!”

    恩硕的声音在外面有些郁闷:“九哥,有点情况。”

    唐谨言跳了起来:“有人砸场子?”

    恩硕幽幽道:“不是,是那天晚上被我们绑了父亲逼过来的小姑娘,来找你。”

    唐谨言一愣,顿时安静下来。足足沉默了好几秒,忽然拍了拍舞女的屁股:“今晚没你事了。”

    舞女不依地撒娇:“九哥……”

    唐谨言随手掏出一把钞票塞进她的深沟:“自己去玩吧。”

    *************

    办公室里,唐谨言坐在沙发上倒酒,郑恩地俏生生地站在面前不言不语,一切就像一个星期前初见的那一天。

    “你来干嘛?千里送?”唐谨言歪着脑袋看着她,有点纳闷。

    郑恩地当然听不懂这句用中文说的“千里送”是什么意思,只是定定地看了他一阵,开口道:“不要对Apink下手……”

    唐谨言哑然失笑:“你用什么立场来吩咐我?”

    “不是……”郑恩地抿了抿嘴:“是我惹到了你,不关我姐妹的事。”

    唐谨言更好笑了:“你也没惹我。是我想惹你而已。”

    郑恩地平静地道:“一样的。”

    “哟,哲学起来了啊……”唐谨言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笑道:“真不知你这算是女汉子呢还是傻白甜。”

    郑恩地不语。

    唐谨言笑道:“其实吧……我还在研究对付你公司的办法,说不定你们公司凶猛得很,直接把我和谐了呢?你怕什么?”

    郑恩地微微摇头:“你这样的人,真心要针对Apink的话,比一万个anti都可怕。”

    “说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不过你这句话倒也有点道理。”唐谨言从来就没担心过对付不了ACUBE这样的问题,蛇有蛇道鼠有鼠道,白昌洙的提议就算执行不下去,他也自然有其他方法。黑社会这种东西最是难缠,他们这样的人真的铁了心和你较劲的话,ACUBE早晚要妥协的,甚至不等ACUBE妥协,Apink成员们就先崩溃了。所以郑恩地这回倒是看到了本质,她知道想要真正平息一切只有一种办法。

    那就是让他得到他最初想要的东西。

    所以说这算他的初心是么?

    郑恩地有时候想起来,实在有点自嘲。

    “坐吧。”唐谨言给她倒酒:“来第二次了,坐都不坐,很不给面子。”

    郑恩地很光棍地坐了下来,一把捞起酒杯喝了一口,似乎是没喝过酒,很快被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起来。

    唐谨言也没装模作样帮她拍背什么的,转着酒杯喝自己的,淡淡道:“其实白天我也是在气头上,后来冷静了,觉得虽然你们看不起我很不爽,可其实我也看不起你们,扯平了。但是扯平归扯平,你郑恩地我还是很想要的,原因你也知道,到了嘴边的肉飞走了,老子念头不通达。”

    郑恩地又有些愤怒地想说什么,唐谨言摆了摆手:“是,这是我下流无耻,是我丧心病狂,是我违法乱纪,可那又如何?我是黑社会。让你们看不起的根源不就在这儿?”

    郑恩地想说的话一下就被堵没了,半晌才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知道被看不起的根源在这儿,可你为什么还要做呢?我看你做安保公司的正业,也做得很好啊……”

    唐谨言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阵,道:“可是我想要你,不这么做,怎么得到呢?不要告诉我你还能和我谈恋爱。”

    郑恩地气得跳了起来:“你想要就一定要得到?都像你这样,世界早乱套了!”

    唐谨言悠然道:“所以我是唐谨言,而他们不是。”顿了顿,忽然仰头喝干杯中酒,哈哈一笑:“中国孤儿在韩国流浪,若是这事也让,那事也忍,早在几岁的时候就该进了野狗的肚子。你们这些小娃娃又懂个什么?要是可以,我希望能有一天,这千里南韩再也没有需要我忍让的东西!”

    郑恩地张了张嘴,心中有点震动,终于说不出话来。

    唐谨言转过头,目光泛出奇异的神采。郑恩地闭上眼睛,知道自己今天再也躲不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