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八十六章 宋砚醉酒

第八十六章 宋砚醉酒

李龙阳一离去,一众武者纷纷围上来询问考核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吕风六人能通过考核,可说都是宋砚的功劳,他在短短十余分钟内将李广二十余人全部打晕,并夺走他们的号牌,这份本事已经将他们的心给折服,纷纷对他生出崇拜之情。

    当然,内心更多的是感激。

    于是,听到诸人的询问,吕风等人都向宋砚投来询问的眼神。

    正所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适当的展露下獠牙,可以收获他人尊敬,所以,宋砚向他们点点头。

    得到宋砚的同意,吕风六人纷纷眉飞色舞的讲诉起来。

    当听到,宋砚几乎凭借一人打败了二十多人,那些武者都感到格外的惊讶,看向宋砚的眼神都产生了不小的变化,他们自认,就算将他们扔进去考核,也未必能通过这次特殊的考核。

    说了会话,有人建议去酒楼为宋砚八人庆功。

    这个建议提出,就得到了大家的迎合,于是一行十多辆车风风火火的向城内开去,最后选定的酒楼为福悦楼。

    练武之人气血充足,一般都特别能喝。

    宋砚更成为了大家敬酒的目标,在场的虽都是武者,但他们都还有其他的身份,宋砚也有心与他们结交,因此是来者不拒,因此,收获了不少人的好感。

    面对几十人的围攻,即使宋砚修为深厚,也忍不住有了几分醉意。

    就在这时,吕风、窦铁、赵鹏……连同那位叫小明的武者集体拿着杯子来向宋砚敬酒。

    “砚哥,我们能通过武道联盟的考核可说都是沾了你的光,我们来敬你一杯酒表示心意。”吕风代表众人说道。

    宋砚晃了晃略显晕沉的脑袋,站起来笑道:“你们几个能不能让我缓缓,再这样喝下去,我可要趴到桌子下去了。”

    “没事,如果你醉了,我保证把你送到家。”吕风狡猾笑道。

    “算我一个!”窦铁跟着起哄。

    “哈哈,也算我一个!”赵鹏大笑道,他们被宋砚的本事所折服,虽然年龄都比宋砚大,但都改口叫宋砚为砚哥,这是一种态度。

    “你们啊!”宋砚无奈苦笑,只好举起酒杯和七人每人喝了一杯。

    七杯酒下肚,宋砚感觉脑袋更晕了,坐在他身边的赵小雨忍不住埋怨:“酒量不好就不要逞能。”

    “嘿嘿,这不是高兴吗?小雨姐,要不我们也喝一杯?”宋砚拿起杯子道,一双眼睛却不规矩的在赵小雨身上扫视起来,正所谓醉眼看美人儿越看越美丽。

    感受到宋砚那带着一丝侵略性的目光,赵小雨不由有些恼怒,抢过宋砚手上的杯子砸在桌上呵斥道:“喝你个大头鬼啊!”

    但马上她又为宋砚盛了一碗肉汤:“喝点汤,缓缓酒劲。”

    “谢谢小雨姐,你真好。”宋砚傻笑着道,接过汤碗,咕噜咕噜喝入口中。

    同桌的洪强看到这一幕,暧昧对赵凤阳道:“难怪阿砚这小子不愿意投入到李家的阵营,原来是凤阳你使用了美人计啊,高,实在是高啊!”

    洪强虽然可以压低了声音,但他天生就是个大嗓门,所以,这话也落入了赵小雨的耳中,一时,她脸上爬上了一丝红晕,怒气冲冲的瞪着洪强道:“洪老哥,你别逼我骂你为老不尊!”

    “哈哈。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小雨妹子害羞。”洪强朗声大笑起来。

    同桌的其他人也忍不住向赵小雨脸颊看去,接着,都跟着笑了起来,而宋砚喝酒喝都脑子已经有些迷糊,所以,也跟着一起傻笑。

    “你笑个屁!”

    赵小雨看着傻笑的宋砚就不由一阵来气,端起一杯白酒强行灌入了他的口中。

    看到这一幕,众人笑得更加厉害。

    而被赵小雨灌了一杯酒的宋砚直接噗通一声栽倒在桌,不省人事。

    “男人不醉,女人没机会!小雨果然厉害,简直就是女中豪杰!”洪强向赵小雨竖起了大拇指。

    “我才没有。”赵小雨有口难辨,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这时,赵凤阳开口了:“好了,老洪你不要再取笑小雨了,不然,她发飙,我这个大哥也管不住。”接着,他又对赵小雨道:“小雨,我让人开个房间,把宋砚送去休息。”

    不一会儿,服务生送来一张房卡。

    在众人异样目光的注视下,赵小雨扶住烂醉的宋砚向三楼走去。

    好不容易将宋砚扶进房间放到床上,赵小雨却是出了一身香汗,因为醉酒的人都显得特别沉。

    可就在这时,宋砚翻身从床上坐起,嘴里嘟囔着:“尿尿,我……尿尿。”

    只是刚走出两步,就软倒在了地板上,但他口中依旧嘟囔着“尿尿”的话语。

    赵小雨见状不由为难了,难道要扶这个家伙去卫生间尿?

    宋砚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又向前走去,可走出两步又跌倒,连续跌倒数次,赵小雨做出决定,羞涩跑上去扶住宋砚往卫生间去。

    将他扶到马桶前,赵小雨叮嘱道:“喂,卫生间到了,你赶紧尿,尿完我再来扶你。”

    “尿……尿!”宋砚傻笑了声,就去拉裤链,可拉了几下都没能拉开。

    而走出卫生间的赵小雨在门外站了半晌也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传来,于是喊道:“喂,宋砚你尿完了吗?”

    “我……拉链拉不开……你来帮我拉!”

    闻言,赵小雨不由大怒:“你个混蛋,是不是想占我便宜?”

    但过了一会儿,还是没动静传来,赵小雨推开卫生间门一开,发现宋砚居然软倒在马桶前睡着了。

    她走进来踢了踢宋砚,喊道:“喂,赶紧起来,回床上睡。”

    宋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撑着马桶站起,伸手去拉拉链,口中再次嘟囔道:“尿尿,我要尿尿!”

    站在旁边的赵小雨看了半天,也没见宋砚把拉链拉开,不由噗嗤一声笑了:“你这家伙,没想到喝醉后变得这么白痴,以后再敢得罪我,我就把你灌醉,算了,本小姐大人有大量,就再帮你一次!”

    说到这里,赵小雨就弯身去帮宋砚拉裤子拉链,看着那鼓涨的部位却有些下不去手,俏脸上又忍不住浮现出红晕来。

    “尿尿,我要尿尿!”宋砚嘴里又开始嘟囔,似乎在不满的催促赵小雨快点拉开拉链。

    赵小雨生怕宋砚会尿到裤子里,只能咬牙去拉裤子的拉链,只是拉拉链的时候难免会触碰到那鼓涨的东西,一时,她的脸颊红得更加厉害,甚至蔓延到了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