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七十五章 先天宗师

第七十五章 先天宗师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海蓝这一掌速度虽然不算太快,却势沉力大,而且宋砚看出,她没有用全力,如果他没猜错,这个穿运动装的漂亮女子,修为应该达到了后天圆满。

    “砰!”

    宋砚抬手相迎,两只手指在虚空撞击在一起。

    结果,海蓝被震得连连退后两步才稳住身体,宋砚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对于这样的结果,海蓝很是意外,但更多的是兴奋。

    她虽是女子,但却比男子还要好战,但年轻一辈能打得过她的实在是屈指可数,但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比她还要年轻五六岁的同阶高手,一时,她心中战意沸腾,随着一声“再来”又一次向宋砚扑去。

    “砰砰砰!”

    一连串的撞击声不断响起,气劲震荡间,令整座走廊都为之晃动了起来。

    “勇叔、力叔你们觉得如何?”

    观战的傅青峰向身后的两名中年问道。

    “深不可测。”勇叔沉声道,面色很是凝重。

    力叔接着道:“海小姐已经使出海家的绝学《海燕十八式》依旧奈何不得那名少年,而那少年却是招式平平,却能从容化解海小姐的攻击,很明显,他还有所保留!”

    听到力叔的分析,傅青峰不由眼睛一亮,心中暗自做出了一个决定,傅家与海家一样,是由武林世家转化而来,因此,家族都非常看重嫡传子弟的武学修养。

    只可惜,他练武天赋有限,年近三十才堪堪达到后天中期。

    他练武不行,但却喜欢结交武道高手,他身后的勇叔、力叔二人都是他招揽到身边的后天圆满级高手。

    宋砚现在不过十七八岁,却已经达到后天圆满,甚至还将海蓝压下一头,如此天赋,在三十岁之前,绝对能够突破到先天宗师,如果能将他招揽到自己麾下,等他成为先天宗师,他在家族中的地位绝对无人可以再撼动。

    毕竟传承有200多年的傅家也不过才区区两个先天高手,一个是他父亲傅镇海,一个是他爷爷傅威龙。

    想到这里,傅青峰再次问道:“你们能看出他的武功传至哪个家族或者门派吗?”

    勇叔和力叔都沉默了,过了半晌,勇叔才道:“看不出,此子的招式简单直接,很像传至军中的格斗之法。”

    “我也是这么认为。”力叔附和道。

    “军中格斗?”傅青峰轻声念叨了一句,忽然心中一动,低声对二人道:“勇叔力叔你们一起上,最好能够逼出他的武技来。”

    “好!”

    傅青峰待他们二人不薄,他们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话音一落,勇叔身形如电,一个闪身就接近宋砚身边,抬手一拳轰向他左肩,力叔右脚在地面轻点,如同浮光掠影般冲至右边,飞快踢出一片连绵不绝的腿影来。

    勇叔擅长使用拳法,力叔擅长使用腿法,二者联合出手,威力很强。

    “喂,傅青峰你是什么意思?”

    眼见勇叔和力叔出手,海蓝却不愿意与他们联手以多欺少,直接跳出,怒视着傅青峰。

    “你不觉得他使用的招式太普通了吗?”傅青峰大有深意道。

    “你的意思……?”海蓝一惊,听出傅青峰话中的意思是宋砚还有所保留,顿时有些恼怒,这小子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傅青峰微笑着点点头,继续道:“勇叔力叔合作默契,先天宗师以下绝无对手。”

    傅青峰话音一落,便见到宋砚在勇叔和力叔的联手攻击下被逼得连连后退。

    如果说,与海蓝交手,宋砚没有感到压力的话,但换上这两名中年男子后,宋砚感到了压力,如果他不动用真元或者施展《惊涛骇浪》的话,绝对无法战胜他们。

    心念动荡间,宋砚决定暴露先天宗师的身份。

    所以,再次面对紧逼而上二人,体内的真元瞬间流转全身。

    “轰!”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体内迸射开来,接着,他的身形不退反进,一拳一腿打出。

    “砰砰!”

    伴随两声震荡之声,勇叔与力叔如同稻草般同时倒飞而回,稳住身形后,看向宋砚的目光充满了震惊与不可置信。

    而海蓝的眼睛也在这一刻瞪得浑圆,嘴巴张的大大的,因为在宋砚气势爆发的那一刻,她就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能带给她这种压力的只有先天宗师。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少年是先天宗师?

    十七八岁的先天宗师?她很是怀疑自己的感官系统出了毛病,但见到勇叔和力叔被他一招震飞,她知道,她感官没有出毛病,对方的确是先天宗师。

    一时,她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心中更是生出一股浓浓的挫败感,十七八岁的先天宗师,实在太他么打击人了。

    要知道,她二十三岁达到后天圆满,已经是海家年轻一辈最强的,在整个华夏年轻一辈的武者来说,也是名列前几的存在,但和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比,那种差距感让她有生出绝望的想法。

    “勇叔力叔,你们没事吧?”傅青峰关切问道,他没想到,反转得这般快,明明是宋砚被压着打,怎么一下子他手下的两大高手就被震飞。

    “我们没事。”二人闻言,从震惊中回过神,接着,双双恭敬向宋砚抱拳:“多谢阁下手下留情。”

    “无妨。”宋砚摆摆手道,他听赵凤阳讲过,先天宗师有多么的稀奇,但看到海蓝三人的表情,他知道,他低估了先天宗师的影响力。

    见到勇叔力叔的表现,傅青峰心中陡然亮起一道闪电,瞬间明白,这少年是先天宗师。

    “他居然是先天宗师?”饶是他傅青峰见多识广,在这一刻,也无法再保持淡定,他大步迈前,恭敬向宋砚道:“宋先生,您可是先天宗师?”

    “算是吧。”宋砚缓缓点点头道。

    即使众人都已经猜出宋砚是先天宗师,但听到他的当面回答,依旧感到不可置信与不可接受。

    听到宋砚承认自己是先天宗师后,傅青峰马上发出邀请:“宋先生今日之事都是一场误会,在下准备了一桌酒席,不知能否赏脸?”

    【作者题外话】:蚊子发现,许多留书评的大大居然都没有收藏本书,在此呼吁下,希望大家看书不要忘记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