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七十三章 暴打老邢

第七十三章 暴打老邢

人多势众的打手们哪里会将宋砚的话放在心上,反而一个个开口嘲笑。

    “小子,老子倒要看看你怎么个得罪法?”

    “年纪不大点,口气倒挺狂,可惜,你小子遇到了我们!”

    “小子,现在跪下认错还来得及,说不定爷爷心情好会教你怎么做人!”

    …………

    面对一群打手的污言秽语,再加上宋雪的上衣已经被脱掉,老邢的脏手正伸向宋雪的裤子,宋砚再也忍耐不住。

    “都给我住嘴!”

    爆喝间,宋砚如同猎豹般飞窜而出。

    “砰砰!”

    站在宋砚正前方的两名打手,只感觉眼前人影一晃,接着,就感觉自己如同坐上云霄飞车飞了出去。

    击飞两人后,宋砚就化为一道残影,绕开郝晓松冲入了大厅,闪入楼道口消失不见。

    一时,郝晓松的神情有些发愣,但随即却是大怒,居然有人在他眼皮底子给闯入了住宿区,他这个脸可是丢大了。

    “给我追!”

    郝晓松咬牙切齿的道,随即飞身窜入大厅,向宋砚追去。

    一旁的苏筱悠见到这一幕则感到十分兴奋,在学校里她就听过宋砚非常的能打,没想到,比传说中的还要厉害,她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两个大活人就飞了出去,接着,她只觉得眼前一花,宋砚就消失不见,那速度,简直将世界短跑冠军甩出十条街。

    太兴奋了有木有?

    所以,稍稍犹豫,她就跟着了那群打手后面,跟着跑进大厅。

    303房间。

    老邢盯着躺在床上仅仅穿着内衣内裤的宋雪,激动得双手暗自颤抖,一双眼睛更是隐隐发红,一一扫过宋雪那如同白雪的肌肤,他几乎情难自禁。

    舔了舔嘴唇,他双手开始伸向白雪胸口,打算解去她上半身最后的那点障碍。

    “老宋啊老宋,不知道你知道我正在玩你女儿,你会是什么感受!嘿嘿!”

    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声后,老邢抓住了宋雪的胸罩带子,正欲用力扯断,就在这时……

    “轰!”

    一声巨响,木质大门轰然破碎开来,化为木屑横飞,接着,房间内就是一阵阵噼里啪啦的撞击声。

    老邢双手一阵哆嗦,下意识回头一望,却感觉一条模糊的身影飞窜而至,接着,他脖子一紧,一只如同铁钳般的大手扣住了他的脖子。

    “老东西你找死!”

    饱含杀机的声音在老邢耳边响起,几乎将他魂都吓飞,他下意识的喊道:“不…要!”

    “砰!”

    宋砚扣住老邢的脖子将他轮至空中,接着狠狠砸在地面上,剧烈的碰撞,当场就将老邢给撞晕过去,同时整座房间都为之晃动了起来,可见,那一摔宋砚用了多大的力气。

    目光扫过床上晕迷,仅仅穿着内衣内裤的宋雪,宋砚稍稍松了口气,好在他来的还算及时,还没有遭到老邢的侵犯,不然,他真没法和大伯和自己交代。

    忽然,房间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他连忙扯起床单将宋雪的身子给裹了起来。

    接着,就见到郝晓松闯了进去。

    他目光扫过晕迷的老邢,接着看向宋砚,冷声道:“小子,擅闯山庄,还打晕我们的客人,你死定了!”

    此刻宋砚肚子里可是憋了一口怒火没地方发泄,听到郝晓松的威胁之语,不由寒声道:“那你来试试!”说话间,他一脚踩在了老邢的小臂上,伴随一声咔嚓声,老邢的小臂骨头被他一脚踩断。

    见到这一幕,郝晓松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宋砚对他的挑衅,双目中陡然爆射出一股冷冽的杀机:“你找死!”

    话音一落,郝晓松身形如同闪电窜至宋砚身前,抬手拍向他的胸口。

    “滚!”

    在没有突破先天,应付一个后天后期,宋砚或许还要花费几招,但现在……

    “滚”字在还在房间内回荡,但宋砚的手掌却先一步印在郝晓松的胸膛。

    “砰!”

    接着,郝晓松就如同断线风筝,飞射而出,砸落在走廊上的墙壁上。

    下一刻,郝晓松吃力的从走廊站起,死死的盯着房间中的宋砚,却不敢再迈入房间一步,仅仅一招,一招他就被宋砚打败,要知道他可是后天后期的武者,就算对上后天圆满的武者,他也自信能走上数十招。

    但现在,他却被宋砚一招打飞,难道他是……?

    “不可能?”刚生出这个想法,他就否决了,因为宋砚太年轻了,应该就十七八岁,十七八岁怎么可能成为先天宗师!

    但他不是先天宗师,怎么可能一招击败他?

    眼看郝晓松神色不断变幻,宋砚知道自己的实力震住了他,弯身抱起床上的宋雪,想了想,又一脚踩在老邢的双腿间。

    伴随一声蛋碎的声音,晕迷中的老邢不由抽搐了几下,脸上也浮现出痛苦之色。

    而站在走廊上的郝晓松看到这一幕,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就在这时,二十多名打手也冲到了这一层,正好看到宋砚抱着晕迷的宋雪走出房间,于是快速围了上来,堵住了宋砚的去路。

    宋砚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看向了郝晓松。

    感受到宋砚的眼神,郝晓松心中却无比纠结,如果要继续动手,他和这群打手肯定不是宋砚的对手,但如果就放任他离去,那他这个安保经理就失职了。

    放也不是,留也留不住,一时,他心中满是纠结!

    “小子受死!”

    没想到在这一刻,一个打手有心表现,爆喝一声就挥拳向宋砚的后脑勺砸去。

    “不要!”

    郝晓松连忙喊道,可惜已经晚了,这些打手连后天武者都不是,应付三五几个普通人还差不多,要偷袭一个有可能是先天宗师的武者,那还不是自寻死路。

    “砰!”

    那名偷袭者应声而飞,直接砸落七八米外的走廊尽头的墙壁上。

    “动手啊!”

    眼见同伴被踢飞,其他打手哪里还忍耐得住,纷纷动手向宋砚扑来。

    “哼!”

    一声冷哼,宋砚双腿闪烁着一片幻影,不出三秒钟,二十多名打手全部化为空中飞人,在走廊里乱飞,正好有一名打手从紧跟而来的苏筱悠身边掠过,吓得她发出一阵尖叫。

    但尖叫过后,却发现自己没事,不由觉得大为丢脸。

    “你呢?怎么不动手?”解决了一群打手,宋砚的目光落在了郝晓松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