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六十九章 老邢

第六十九章 老邢


  
      见到宋世泽的老婆对自己这般毕恭毕敬,老邢心里感到非常舒畅,目光再次扫过宋雪那美丽的少女脸颊,他心头陡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
  
      他知道,这次宋世泽死定了,因为他通过市里的后台得知,这次要搞宋世泽的可是南宫家。
  
      不要说小小的香城,就算在整个天河州能和南宫家抗衡的也没几个,宋世泽这种没有后台的副处级官员,南宫家要搞死他,和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老邢心里的那个邪恶种子开始萌芽并飞速膨胀开,看向宋雪的眼神多了一股炙热与淫-邪。
  
      见状,宋砚眼神一冷,恨不得一拳将老邢那丑陋的脸砸得稀巴烂,宋雪心中也对老邢多了一股深深的厌恶。
  
      “这样吧,我在天鹤茶楼有个长期包厢,不如我们去那里谈。”老邢收回眼神道。
  
      “那好,我们都听刑局长的。”杨艳丽讨好道。
  
      “这样,你们先去茶楼那边等着,我先交代一番再来。”
  
      走出学教局,宋砚终于忍不住道:“大伯母,我看着老邢应该不是什么好人,我怕他别有所图!”
  
      “妈,哥哥说得对,那老邢也是副局长,和我爸同级,抓走我爸的是廉政办,他能帮上什么忙,我看你不要被他骗了。”宋雪也皱着秀眉分析道。
  
      杨艳丽神情满是无奈,语气中更是充满了一种无助:“这些我都知道,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我老宋说过,老邢在市里有后台,只要能救出老宋,就算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
  
      说到最后,杨艳丽的语气变得极其的坚决。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宋砚不好再开口劝说,同时,心里对大伯母多了几分尊敬,正所谓夫妻都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她能不顾一切的去救大伯,说明她不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
  
      倒是宋雪还想说什么,被宋砚用眼神制止。
  
      三人打车来到天鹤茶楼,服务员主动将他们迎进了一间包厢,看来老邢已经有过交代。
  
      因为大伯出事,三人情绪都比较低落,只是默默的等待老邢的到来。
  
      一个小时过去。
  
      两个小时过去。
  
      老邢始终没有露面,杨艳丽有些坐不住了,想打老邢的电话催催,又怕引起对方的不满。
  
      而宋砚的表情则有些发冷,很明显,老邢故意晾他们,越发觉得这人不怀好意。
  
      其实此刻老邢就在这间茶楼的另外一个包厢坐着,他之所以不出现,就是为了消磨杨艳丽的耐心,到时候才能更好的提出条件。
  
      终于,在第三个小时,老邢姗姗来迟,但脸上却没有半点迟到的歉意。
  
      杨艳丽赶紧起身:“刑局长您来了。”
  
      宋砚和宋雪也不好坐着,跟着站了起来。
  
      “大家不要客气,都坐,坐下说话。”老邢抬手下压,然后笑眯眯的走到宋雪身边坐下。
  
      宋雪眼中闪过厌恶之色,下意识与老邢拉开距离,坐到宋砚身边。
  
      顿时,老邢眼中闪过一丝不满,冷声道:“宋家侄女,不要这么生疏嘛,坐到叔叔身边来。”
  
      闻言,宋砚眼神一冷,看向老邢的目光多了一丝寒意,而大伯母眼中也闪过恼怒之意,但最后还是救丈夫的念头占了上风,对坐在原地的宋雪道:“小雪,你就坐到你邢叔叔旁边去。”
  
      宋雪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杨艳丽,心中有些生气,妈妈怎么可以这么做,那老邢明显对她不怀好意,怎么能让她坐到他旁边去,但接触到妈妈眼中的哀求之色,她心中不由一软,妈妈这么做也是为了救爸爸,我就委屈一点。
  
      看到宋雪坐到自己旁边,老邢不由十分满意,转为笑脸道:“小雪啊,我和你爸爸关系很好,咱们叔侄就该好好亲近亲近!”
  
      说话间,他的手就向宋雪腰肢搂去,吓得宋雪再次跳开。
  
      而宋砚也到了爆发的边缘,一双目光凌厉的瞪着老邢,如果他再敢有过份的动作,他一定会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被宋砚目光一瞪,老邢下意识打了个冷颤,同时心中还有些恼火,一个小逼崽子居然敢瞪他。
  
      “杨家妹子,这位是?”
  
      老邢看着宋砚,语气不善道。
  
      “他是我和老宋的侄子。”杨艳丽回答道,又马上对宋砚道:“阿砚,还不向邢叔叔问好。”
  
      “见过刑叔叔。”宋砚淡淡道,并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对于宋砚的警告,老邢根本不放在心上,冷声道:“杨家妹子,接下来我们谈的可是关于如何让老宋脱身的大事,这样吧,就让你侄子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人来打扰!”
  
      “阿砚,你去外面吧。”杨艳丽吩咐道。
  
      “好。”
  
      离去前,宋砚向神情紧张的宋雪点点头,示意她放心。
  
      眼见那可恶的小逼仔被赶出去了,老邢心情好多了,对神情显得彷徨无助的杨艳丽道:“杨家妹子,你知道你家老宋这次为什么会被廉政办的带走吗?”
  
      杨艳丽哀求道:“刑局长,我家老邢绝对没贪污,您和他共事这么多年,应该了解他的为人吧!我求求你救救他,只要能救老宋,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事不好办啊!”老邢故作为难的摇头。
  
      杨艳丽哪里看不出老邢是在故意拿捏,于是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银行卡,放在老邢面前:“刑局长,这里有二十万,您拿去打点关系,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
  
      听到二十万的字眼,老邢眼皮微抬,看了眼银行卡,继续道:“杨家妹子,我就实话实说吧,你家老宋这次得罪的是手眼通天的人物,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见老邢不收钱,杨艳丽心中更加绝望:“刑局长,您能不能透漏我家老宋得罪的是谁?”
  
      “南宫家!”老邢沉声道。
  
      “什么?”杨艳丽惊呼一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脸上满是惊骇,身为老香城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南宫家的影响力,心中的那点希望更是沉到了谷底。
  
      看着失魂落魄的杨艳丽,老邢得意一笑,卖关子道:“不是也没有办法,只是……”说到这里,老邢又看了眼宋雪,让宋雪感到十分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