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五十九章 南宫俊苏醒

第五十九章 南宫俊苏醒

十七音!

    十八音!

    十九音!

    最终,宋砚演奏出了二十音,其难度远远超越了原版的《亡灵幻想曲》。

    后台,宋雪小嘴张得大大的,眼中尽是震惊于不可置信之色,宋砚太强了,强大到她生不起任何的挑衅念头。

    “宋砚弹的这首曲子也太难听了吧?”一旁的杨艳丽不屑道。

    “妈,你不懂就不要乱说!我敢说,除了宋砚,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够弹出他弹奏的曲子!”宋雪怒声朝杨艳丽喊道。

    “真有这么厉害?”杨艳丽不相信道。

    宋雪懒得再解释,目光落在大屏幕上,并锁定了宋砚的身影,以及那双化为幻影的手,心情格外复杂,此刻的宋砚让她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以前,她认为宋砚就是一只不知上进的寄生虫,所以,她看不起他,甚至不屑与他为伍,因此,在她刻意的隐瞒下,学校里很少有人知道她和宋砚的关系。

    但现在,他却变得这么优秀。

    想到这里,她脑海中不由闪过他与宋砚的点点滴滴,对宋砚,她从来都冷脸相迎,但宋砚却从来没有责怪过她,她记得初三那年冬天,父母有事去了乡下,只有她和宋砚在家。

    结果,她在半夜发高烧,外面又下着大雨,是宋砚打着伞将她背到医院的,为了不让她淋雨,雨伞大部分都挡在她头上,结果到了医院,宋砚面前的衣衫裤子全部湿透了。

    后来,宋砚还在医院坚持守了她一夜,结果,她病好了,宋砚却是病倒了。

    还是在初三那年,她受到两名混混的调戏,正好被宋砚遇到,他二话不说冲上去就和那两名混混扭打成一团,结果,他把那两名混混打跑,自己身上却青一块,紫一块的,对方宋砚却浑然不在意,反而拍着胸脯说,有他在,没人能够欺负他。

    后来,宋砚提出去武馆学拳,老妈并不赞同,因为去武馆又需要交钱,最后还是老爸拍板,同意宋砚去学武。

    对此,老妈没有私下向她抱怨宋砚不懂事,不好好学习,去学什么拳。

    现在想来,宋砚去学拳,未尝不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他。

    想到这里,宋雪的眼睛有些湿润,在心中暗道:“哥哥,对不起。”

    台上。

    一首《亡灵幻想曲》演奏完毕,宋砚却是感觉十根手指有些颤抖,即使他使用了内劲,做到二十音连弹也十分的吃力。

    曲罢……没有掌声!

    大概过了五秒钟。

    “啪啪啪!”

    稀疏的掌声骑起来,但马上,掌声就连成一片,如同潮水,连绵不绝!

    掌声持续了一分钟才停下,一名评委却迫不及待的问道:“宋砚同学冒昧的问一句,你是如何将手速练到二十键同弹的?”

    宋砚接过主持人递过的话筒,有些腼腆的说道:“或许因为我的手指天生比较灵活吧。”

    “你太谦虚了,我敢肯定,就算世界级的钢琴大师也无法弹奏出你刚才演奏的那首曲子,简直就是钢琴魔手!”那名评委继续道。

    “评委老师过奖了。”宋砚谦虚回应。

    另外名评委的声音适时响起:“李老师对宋砚的形容实在太贴切,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刚才宋砚在演奏上,琴键上方好像出现了四只手,这不是魔手又是什么?”

    现场指挥的导演,马上命令技术员播放宋砚弹奏时,出现虚影的那段。

    狂暴的琴音再次响起,大屏幕上开始播放宋砚弹奏20音的那一段,镜头侧重描写他的双手,果然,镜头中出现了四只手,根本分不清那两只是真手,那两只是虚影。

    听评委们这么一点评,观众们越发觉得不觉明历。

    这组PK赛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但主持人依旧征求了周一奇的意见。

    他十分干脆的认输,表示他弹不出这首曲子。

    在掌声的欢送中,宋砚回到了后台。

    夏想迎上来对宋砚又是一番赞美恭维。

    就在这时,宋砚注意到了站在一米外的宋雪,不由迈步走了上去。

    “哥哥,对不起。”宋雪忽然开口道。

    听到宋雪的称呼,宋砚先是一愣,随后就是狂喜,他有多少年没有听到宋雪叫他哥哥了。

    “小雪你……!”激动之下,宋砚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哥哥对不起,以前都是我不懂事,误会了你。”宋雪继续道,说话间,却是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尤其想到宋砚为保护他和混混扭打,大半夜冒雨背她去医院,她的心中就无比内疚。

    “傻丫头,哥哥又没怪你,有什么好哭的!”宋砚疼惜的替宋雪擦掉眼角的泪水。

    一旁的杨艳丽看着这一幕,却有一种莫名的欣慰,她不喜宋砚主要是因为他不争气,现在这孩子成绩越来越好,钢琴又弹得这么好,而且小雪也认同了他,她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于是,她走了上去对宋砚道:“阿砚,今晚回家吃饭吧。”

    这是大伯母第一次叫他回家吃饭,宋砚很是开心,于是满口答应。

    宋雪第十五个出场,以她的实力,宋砚并不担心她会输。

    果然,和她PK的那名女孩虽然实力不俗,但依旧落败于宋雪。

    晚上九点,香城第一医院,高级病房内。

    刚刚醒来的南宫俊显得十分虚弱,此刻,正有一名美女护士细心的喂他喝粥。

    病房里的电视也是开着的,正好播放的是钢琴大赛的PK赛事。

    当看到宋砚上场时,南宫俊的一张脸陡然变得狰狞起来。

    “是他,是这个小子!”南宫俊在内心咆哮。

    接着,他看到了宋砚在电视上出尽风头,他的心里就恨得要命,自己在床上晕睡了十多天,那混蛋却在电视上出风头,想到这里,他就有一种弄死宋砚的冲动。

    “来人!”

    南宫俊喊道。

    保镖应声而入,恭敬问候道:“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我要电视上那个小子的所有资料,包括他的亲属!”在这一刻,他想到了一个报复计划,他不止要弄死那小子,不过在弄死他之前,得先把他的亲人给一一玩死。

    他要让那个混蛋小子知道,得罪他南宫俊,就等于得罪了阎王。

    而此刻的宋砚,正和大伯一家坐在客厅里吃饭,今晚的菜格外丰盛,看着电视里播放的PK赛,大伯也赞美了他几句,他升职学教局局长的事已经落定,周一,他就会正式走马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