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五十四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五十四章 不能说的秘密

他和汉斯交手时,血玫瑰就在附近,那么,她一定知道他右臂中枪了,但现在,他右臂上却没有任何伤势,这该如何解释?

    如果血玫瑰对他产生了怀疑,再进行暗中调查,将他最近行为与以前做对比,肯定能猜出他获得了什么改变命运的东西。

    戒指系统可是他最大的秘密,即使大伯一家,还有向菲菲他都不会告诉他们,怎么可能让一个杀手知道。

    想到这里,有杀意在他体内凝聚,看向血玫瑰的眼神也随之冰冷。

    “你想杀我!”血玫瑰直言不讳的点出。

    宋砚没有说话,浑身肌肉却是绷紧,做好了随时扑出,将血玫瑰扑杀的准备。

    “你担心我会泄露你的秘密,所以要杀人灭口!”血玫瑰在“秘密”二字上咬字极重。

    “你是在逼我杀你!”宋砚一字一顿的道,身体微微前倾,丹田中的内劲跟着流淌而出,游走全身。

    “咯咯!”

    血玫瑰笑了,发出如同银铃般的笑声。

    “杀!”

    宋砚低喝一声,身体如同幻影般飞窜而出。

    瞬间抵挡沙发前,并指成剑,直刺血玫瑰咽喉。

    对方没有动弹,而是在他动身间,快速说出一段话:“我在南宫俊车上动了手脚。”

    听到这句话,宋砚动作一滞,手指在血玫瑰咽喉前一厘米停下。

    同时,心中的杀机也逐渐退去。

    “怎么,不杀我了?”血玫瑰淡淡问道。

    宋砚收手退到一米之外,紧紧盯着血玫瑰,在猜测她所说是真是假,只是对方的表情太淡定,他根本无法看出半点信息来。

    “不用怀疑,我在南宫俊车上动手脚,也不是完全为了你。”血玫瑰再次开口道。

    “什么意思?”宋砚皱眉问道。

    “我们初次见面时追杀我的那四个黑衣保镖,正是南宫俊的人。”血玫瑰抬眼,盯着宋砚脸颊,缓缓说道。

    “他的保镖为什么要追杀你?”

    “他看上我了,想让我做他女人,结果,我打伤了他的人,只可惜,他有众多保镖保护,我也有伤在身,不然,我会当场杀掉他!”血玫瑰的语气透着浓浓杀机。

    将血玫瑰的话在脑海中分析一番,宋砚认为她应该没有说假话,当初南宫俊出车祸他还以为是老天眷顾,现在才知道是血玫瑰制造出车祸,所以,他心里多了一股感激,如果不是她制造了车祸,让南宫俊重伤,恐怕南宫俊会迫不及待的对他展开一系列报复吧。

    想到这里,宋砚倒是有些关心血玫瑰的处境,问道:“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怎么?不打算杀我灭口了?”血玫瑰似笑非笑道。

    闻言,宋砚有些恼怒,低吼道:“你以为我和你们杀手一样都冷酷无情么,你在南宫俊车上动了手脚,也算是间接救了我一命,对于我有恩的人,我还下不了手!”

    “咯咯,那你不怕我暴露你的秘密?”

    宋砚内心再次一紧,不过却故作镇定道:“什么秘密?我可没有秘密!”

    血玫瑰薄薄的唇间浮现出一缕淡淡的不屑:“你还太嫩,根本藏不住事,只要有心人一查,都知道在最近你获得了什么,或者产生了什么变化,其实我也很好奇,你右臂明明中枪了,但现在却连疤痕都没有一点,难道你进化出了某种特殊的异能?”

    宋砚沉默不语,心中却有些苦恼,为了赚名气值就必须高调,但太过高调又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这该如何是好?

    “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异能应该能够快速修复伤势!”血玫瑰继续道。

    “那又怎样?”宋砚道。

    “咯咯,看来你是承认了,看来我没有猜错!”血玫瑰的笑容中多了一丝狡黠。

    顿时宋砚明白,刚才血玫瑰一直在套自己的话,想通这点,他就觉得异常恼怒,自己的脑子怎么就这么笨呢?

    血玫瑰的声音再次响起:“异能者在世界上非常稀少,全球100亿人,明面上的异能者不会超过一万,而像你这样能够在短时间内治愈伤势的,一个都没有,如果你这种异能被世界各大组织知道,他们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将你变成他们的人。”

    “如果我不同意呢?”宋砚不服气的问。

    “由不得你同意不同意,现在的你太弱小!只要他们愿意,有千种方法逼迫你加入他们,当然,也有可能直接将你灭杀!”

    闻言,宋砚心中不由大惊:“我的异能真值得那么这么做?”

    “当然。”血玫瑰点点头:“或许你还没有意识到瞬间恢复伤势的异能有多么厉害,我可以举个例子,在暗世界这个杀手组织中,就有不少受伤的高手,如果有了你的异能,就能在短时间内治愈这些高手,暗世界的实力就会大增!同时,在其他组织中,也有不少受伤的高手,如果你治愈了他们,他们的实力也会跟着提升!现在你明白了你的重要性了吧?”

    听着血玫瑰的分析,宋砚突然觉得,自己的处境真的相当不妙。

    “那我该怎么办?”

    血玫瑰沉默了半晌才继续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的异能早晚会暴露出去,所以,我劝你早做准备,或许用医术来掩饰你的异能是个不错的办法。”

    宋砚眼睛一亮。

    “嗯。”

    就在这时,血玫瑰发出一声低哼,秀眉紧凑,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你这是怎么啦?”宋砚关切问道。

    血玫瑰低声道:“我的伤势一直没好,杀掉汉斯,我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现在的我是伤上加伤,如果你要杀我灭口,现在是个不错的时机!”

    “我说过,我和你们杀手不一样,不是那般冷酷无情!”宋砚冷哼一声,就走到了血玫瑰身边,打算用生命神光替她治愈伤势。

    “你是要替我治疗吗?”血玫瑰望着他弱弱道。

    忽然,宋砚意识到,自己似乎一直被血玫瑰牵着鼻子走,他刚才痛苦的模样未必不是装出来博取自己同情,以达到让自己为她疗伤的目的。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感叹,难道漂亮的女人都这么聪明吗?

    向菲菲是,血玫瑰也是。

    “不行,我要反击!”

    想到这里,宋砚目光落在了血玫瑰那两座高挺之上,玩味道:“我的异能很特殊,如果要为你治疗伤势,需要把手无间隔的放在你心脏的位置,不知你是否愿意让我替你疗伤?”

    心脏的位置岂不是在……?

    想到这里,血玫瑰不由冷眼看向宋砚,不过,宋砚丝毫不惧,抬眼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