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五十三章 人头

第五十三章 人头

白人男子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不过,就在他的掌刀即将触及宋砚皮肤时,他脚下如同安装弹簧一般,嗖的声窜出五六米,躲开了这一击。

    窜至五六米外后,宋砚陡然回身,警惕的盯着白人男子,眼眸深处还带有一丝心有余悸,幸好他学会了虎跃步,不然刚才肯定中招,即使如此,他也感觉后颈皮肤隐隐有刺疼。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袭我?”

    白人男子并没有回答宋砚的问题,而是用生硬古怪的炎黄语喝问道:“告诉我,血玫瑰在哪里?饶你不死。”

    “血玫瑰?”

    宋砚神情一愣,随即,脑海中闪过那神秘女杀手的身影,不过他对白人男子偷袭他十分不满,于是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如果你肯跪下叫我三声爷爷,或许我我会考虑道。”

    闻言,白人男子神情微楞,随即眼中杀机大盛:“不知好歹的小子,我送你去见冥王!”

    咻!咻!咻!!!

    说话间,白人男子抬了抬右手,伴随轻微的破空声,三道乌光如同闪电分别激射向宋砚小腹、胸口、和咽喉。

    宋砚一惊,有种预感,他最多能躲开两只短箭。

    毫不犹豫,他开启了透视神通的慢状态。

    透视神通瞬间开启,宋砚的视线也跟着产生了变化。

    三支短箭在他视线中变得异常缓慢,于是,他身子从容不迫的扭动了几下,便轻松避开了三支短箭,就在这时,白人男子紧跟着冲至,冰冷森寒的光影闪过,直刺宋砚咽喉。

    “好犀利、好歹毒的攻击!”

    宋砚暗道,他敢肯定,如果他没有开启透视神通,就算能躲开三支短箭,恐怕也避不开紧随而至的杀招。

    脚下一滑,他绕至对方侧面,右腿如同一条长鞭,狠狠抽向对方小腹。

    “噗!”

    白人男子手中匕首下滑,斜刺宋砚大腿内侧,身子却飞快往后退去,此刻他内心充满了惊讶,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看似年轻的炎黄小子不但避开了他的连环杀招,还能反击。

    “哼!”

    宋砚冷哼,左脚凌空飞踢对方握住匕首的手腕,右腿攻势不改。

    因此……

    “咔嚓!”

    “砰!”

    白人男子的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而出,狠狠砸落在七八米之外。

    他用左脚踢断了对方的手腕骨,右脚抽在对方小腹,对方出手歹毒异常,所以,除了没有使用内劲外,他已经使出了全力,他估摸着,对方应该受了重伤。

    可就在这时,他心中陡然生出一股极度危险的信号。

    接着,他瞳孔猛的收缩,因为白人男子手上多了一只手枪,黑洞洞枪口对准了他。

    枪声响起,子弹已经飞至他身前,虽然他开启了透视神通,甚至能看清子弹的轨迹,但看清是回事,能躲开又是一回事。

    所以,哪怕他极力躲闪,子弹依旧击中他的右臂。

    “嗯!”

    他发出一声闷哼,身体踉跄退后几步,脑袋更是陷入了短暂的眩晕之中,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中枪了!”

    “笨蛋,难道你忘了你有生命神光?”喵呜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宋砚豁然醒来,随即刺骨般的疼痛从手臂传来,抬眼看向白人男子,却发现,对方已经消失不见。

    “该死!”

    他眸子中闪过浓浓的杀机,一边开启生命神光治愈枪伤,一边飞窜而出,追踪那名白人男子。

    只可惜,对方就好似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无迹可寻。

    胡乱追了数百米,宋砚终于冷静了下来。

    “叮当!”

    一枚子弹头从他皮肤处掉落在地。

    除了衣袖上的染血洞口,他的皮肤已经变得光洁如初,看不出丝毫受伤的样子。

    “生命神光不愧是二品高等神通,果然厉害!”宋砚忍不住感叹道。

    弯身捡起那枚血迹斑斑的子弹头,宋砚凝视其半晌才将它放入口袋,不可否认,在获得戒指系统后,他的心态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多了几分自信,更多了几分自傲与轻狂。

    他留下这颗子弹的原因,就为了时刻警醒自己,告诉自己,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存在。

    回到宿舍,宋砚找来针线,脱下身上的衣服剪下一块布条,将其缝成一个荷包,又找来一根红线,连在荷包上,再将那枚子弹头洗干净装进荷包,戴在了脖子上。

    看在掉在胸口的荷包,拿手摸了摸,随后就从衣柜中找出一条内裤和沙滩裤,来到浴室冲凉。

    只是当他从浴室走出,却发现客厅沙发上多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个女人,更准确点那就是一个容颜绝美,脸色显得苍白无色的女人。

    宋砚在原地站定,沉声问道:“你是血玫瑰?”

    对方点点头。

    想到之前的一幕,宋砚心中就涌出一股怒火:“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血玫瑰从身后抓起一个黑色的袋子,并扔向宋砚。

    宋砚下意识接住了黑色袋子。

    “打开看看,这就是给你的解释。”血玫瑰平静说道。

    心中一动,宋砚打开了袋子,只是当他看清袋子中的东西,双眼陡然一缩,接住就是一阵反胃,扔掉手中的袋子冲进卫生间就是一阵干呕。

    半晌后,宋砚才从洗手间走出,只是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是谁?”宋砚盯着血玫瑰道,他万万没想到,袋子中装的居然是一颗人头,那个袭击他的白人男子的人头。

    血玫瑰依旧用平静的语气讲诉道:“他叫汉斯,暗世界十大银牌杀手之一,排名仅在我之下,因此,他每时每刻都想怎么干掉我,成为银牌杀手中的NO.1,只可惜,他最后还是死在了我手里。”

    血玫瑰的话不长,但透露的信息却很多,稍作沉默,宋砚才继续问道:“暗世界是杀手组织吗?”

    “不错,而且是世界上最强的杀手组织!”

    “既然你们同为暗世界的杀手,你杀了汉斯,你的组织不会追究吗?”宋砚再问道。

    “当然会追究,不过,现在我已经脱离了暗世界,汉斯正是组织派来追杀我的。”就在这时,血玫瑰语气中多了一丝波动:“说来这次我能杀掉汉斯,还得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打伤了他,我也不可能杀掉他!”

    闻言,宋砚的神情陡然一冷,质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刚才汉斯偷袭我,你就在附近?”

    “不错。”血玫瑰坦然承认,目光落在了他被子弹打中的手臂上,眼中微微闪过异样之色。

    顿时,宋砚心中一紧,产生了一股杀人灭口的冲动。

    【作者题外话】:感谢【流氓领主】【td78884644】【Q210003535】【td89918138】四位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