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四十九章 出气

第四十九章 出气

宋砚本以为叶龙会就此屈服,没想到对方反而叫嚣道:“小子,你有种就弄死我,不然,老子砍死你全家!”

    闻言,宋砚眸光一寒,冷声道:“弄死你这样的渣渣我怕脏了手,不过将你打成残废还是能做到的,你说,如果你成了残废,你的小弟还会跟着你混吗?

    据我所知,像你这种人,应该有不少仇人,如果你的仇人知道你成了残废,又没有了小弟,你说,他们会怎么炮制你?”

    宋砚的分析,令叶龙的一张脸陡然变得煞白,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宋砚说得没错,如果他真成了残废,所有的小弟都会离他而去,以前的仇人也会因为他的失势来找他算账,想到这种结果,他就感到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宋砚的声音再次响起:“现在你还要砍死我全家吗?”

    “不敢!”叶龙终于服软。

    宋砚笑笑,放开了叶龙,并命令他站起来。

    对方武力这般强大,手段又这般狠辣,叶龙哪里还敢反抗,吃力从地上爬起,等候宋砚发落。

    忽然,宋砚目光落在一名小弟身上。

    顿时,那名小弟打了个冷颤,连忙低下头,不敢与宋砚对视。

    “你过来。”宋砚喊道。

    “大哥,您有什么吩咐?”那名小弟战战赫赫的道。

    “放心,我不会打你。”宋砚玩味一笑,然后指了指叶龙:“当然,这是在你听话的前提下,现在,我命令你向你们老大身上吐三口口水,然后再踹他两脚,你就可以走了。”

    那名小弟一听,顿时吓坏了,噗通一声跪在宋砚面前:“大哥,您就饶了我吧!”

    “第一按照我说的做,第二断四肢。”宋砚的语气无比森冷。

    那名小弟一脸的纠结,最后还是一咬牙,站起走到叶龙面前,呸呸呸朝他吐了三口口水,接着,又踹了他两脚。

    “大哥,现在可以了吧?”那名小弟哭丧着脸道。

    “行了,你可以滚蛋了!”宋砚挥挥手,目光落在了另外名小弟身上,示意该轮到他了。

    既然有人带头,那名小弟一脸决然的走了上来,朝叶龙连吐三口口水,再踹他两脚,转身就走。

    这次,不等宋砚吩咐,第三名小弟主动走了上来。

    第四名……

    第五名……

    宋砚没有理会满脸口水的叶龙,而是走到苏媚儿身边问道:“苏姐,我替你出气,满意不?”

    “小屁孩也不嫌恶心,赶紧让他走,不然我要吐了。”苏媚儿嫌弃的看了眼叶龙道。

    “你走吧。”宋砚向叶龙挥挥手。

    对方深深看了眼他,转身就走,在转身那刻,沾满口水的那张脸变得极度扭曲。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武林高手。”

    重新落座后,苏媚儿幽幽的看着宋砚道。

    “苏姐过奖了,我只练过几天三脚猫功夫。”宋砚谦虚道。

    “行了,不说这个,咱们继续喝酒。”苏媚儿举起了杯子,宋砚笑笑举杯相迎。

    不到半个小时,又有两桶杂啤落入苏媚儿肚里,但奇怪的是,喝了那么多酒,她的肚子依旧平平,不过,她的醉意又浓了几分。

    “来……小屁孩,咱们继续。”

    听到苏媚儿说话都不利索,宋砚暗自摇头,不过他没有阻止她继续喝酒,他知道她心中藏了事,或许喝醉了会好受一些。

    终于,在又喝掉一桶杂啤后,苏媚儿醉倒在了桌上。

    “哎。”宋砚轻轻一叹,招来杨老板结账,不过对方却不肯收钱。

    见对方坚持,宋砚也没有勉强,直接抱起苏媚儿向那辆甲壳虫走去。

    不过,在靠近甲壳虫时,他才想起,苏媚儿已经罪得不省人事,他也不会开车。

    于是,他不得不回到大排档,从苏媚儿包里掏出钥匙交给杨老板,让他帮忙看着车,等明天苏媚儿酒醒后再来取。

    宋砚并不知苏媚儿家在何方,所以,他直接来到了附近宾馆开了间房。

    相比于上次带那名神秘的女杀手开房,这次他淡定了不少。

    别看苏媚儿体型丰韵,其实一点都不重,将其放入宾馆房间床上后,他感觉一阵尿意袭来,连忙向卫生间走去。

    放完水,宋砚感觉整个人都舒畅多了。

    就在他将小家伙塞进裤子,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影闯入了卫生间,拉下短裙,就坐在马桶上直接嘘嘘起来……

    “尼玛,这叫什么事?”

    宋砚目光一扫,就看到了一副令他热脉喷张的景象,他深吸一口气,连忙将视线挪开,没想到正好于苏媚儿的视线对撞在一起。

    “呵呵,小屁孩,你怎么在这里?”

    宋砚正想着该怎么回答,没想到苏媚儿脑袋一耸拉,就睡了过去。

    “喂,苏姐,你能不能把裙子穿上再睡?”宋砚轻轻推推苏媚儿的香肩。

    哪想到他这一推,苏媚儿的上半身往后一仰,将下半身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中。

    目光不经意一扫,宋砚呼吸陡然变得急促,刚塞进裤子的小家伙有冲出裤子的迹象。

    “苏姐,你真是个害人精。”宋砚苦笑,早知如此,就不该让她喝那么多的。

    他上前先扶住了苏媚儿的身子,又将她的内裤和裙子提起,重新将她抱回了床上,却是出了一身的热汗。

    宋砚为苏媚儿盖上被子,看着那绝美诱人的脸孔,心中却是砰然心动,自语道:“苏姐,幸好你今天遇到的是我,不然,你就惨了。”

    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宋砚再次来到洗手间捧了一把冷水浇在脸上。

    忽然,一阵惊天动地的呕吐时从外面传来,宋砚一惊,连忙冲出卫生间,看到苏媚儿正赤脚坐在床边,除了地板上有一堆呕吐物外,她的身上与裙子上也沾上了不少。

    “呵呵!”

    苏媚儿向他傻傻一笑,又一头栽倒在床睡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宋砚真是欲哭无泪。

    他站在原地楞了半晌,才走到床边,顿时一股酸臭味钻入鼻腔,差点让他将胃里的东西也吐出来,尤其是他目光落在苏媚儿那一身的呕吐物,他不由犯难了。

    是任由如此,还是脱掉沾着呕吐物的衣服和裙子?

    沉默半晌,宋砚决定帮苏媚儿脱掉衣服和裙子。

    一番折腾,打扫完房间,宋砚又出了一身的汗。

    等他将沾着呕吐物的衣服裙子洗干净晾起来走出卫生间却发现苏媚儿又醒了,正穿着三点式茫然的站在房间中央。

    顿时,宋砚的眼睛又一次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