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四十章 琴房

第四十章 琴房

看到闫伟民含怒而去,张自然不由得意笑道:“老大,你真是太牛叉了,居然有这么多同学响应你的号召。”

    宋砚微微一笑:“他们不是响应我,而是九班苦闫久矣,如果是韩莎老师的课,我这么干会有人跟着我出来吗?”

    张自然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的确如此。”

    九班集体站到走廊上听课的事很快就在学校里传开,作为两大中心人物的闫伟民可是丢脸丢到了姥姥家,而宋砚则受到了不少学生了追捧,收获数百名气值,使得他的名气值再次突破1000大关。

    第三节课下课,教导主任来到了九班教室,传到校长的命令,让宋砚去一趟校长办公室。

    “校长好。”宋砚恭敬向校长朱洪城问候。

    “宋砚同学来了,喝茶还是喝饮料?”朱洪城十分热情的道。

    “谢谢校长,我不渴。”宋砚腼腆道。

    “来了这里就不要客气,我和宋局长也有几分交情。”朱洪城笑呵呵的道,他虽不是官场中人,但也听说了宋世泽即将荣升学教局局长一职,可说是他的顶头上司,对于顶头上司的侄子,他自然得多多关照。

    最后,宋砚要了瓶果汁。

    接下来朱洪城问了宋砚学习上的一些问题,又问他在学校宿舍住得是否习惯,如果不习惯就给他安排一间教师宿舍。

    对于这点,宋砚委婉拒绝,并声称宿舍挺好。

    他居的宿舍是一室三厅,按理说,应该住三个人,可能因为是朱洪城的特殊照顾,只住了他一人。

    忽然,朱洪城话锋一转,明知故问道:“宋砚啊,我听说上午你们九班的学生在上课时,都跑到了走廊上去?这是怎么回事?”

    宋砚想了想说道:“校长,这件事主要怪我,闫老师曾吩咐过我,凡是他的课,我都到走廊上去站着听,与我关系好的几个同学替我打抱不平,所以就跟着出了教室,没想到引起了其他同学的跟风。”

    听到宋砚直接承认错误,朱洪城暗自点点头,有担当,不像闫伟民,都四五十岁的人,还食言而肥。

    “其实你和闫伟民的事,我也有所了解,经过校方的商量,一致同意将闫伟民调到初中部任教,由李友城老师兼任九班的语文教师,你觉得如何?”

    宋砚一愣,随即连忙表示道:“我都听校长的。”

    这下,朱洪城更加满意了,面带温和笑容道:“好了,你回去吧,如果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谢谢校长。”

    感谢朱洪城后,宋砚就离开了校长办公室,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将闫伟民调到初中部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闫伟民和宋砚的矛盾几乎大部分人都知道,现在,闫伟民被调到了初中部,宋砚却安然无恙,不少人都在怀疑,宋砚会不会是官二代。

    不然,学生和老师斗,反而是学生大获全胜。

    如果说以前宋砚对流言反感,但现在他却比较喜欢,因为这可以涨名气值,放学前,他查看名气值后,发现又增长了数百点。

    转眼就到了14号,明天就是香城钢琴大赛的海选日。

    这期间,郑芸和他在电话中交流过,这次钢琴大赛分五个阶段,第一阶段为海选,因为马静初主席是副市长夫人的原因,香城电视台十分给面子,会对这次比赛进行转播。

    第二个阶段是初选,第三个阶段为PK赛,第四个阶段为作曲赛,第五个阶段为前十排名赛。

    除了海选只会截选播放,初赛、PK赛、作曲赛、前十排名赛,电视台都会进行全程转播。

    电视台的转播让宋砚很高兴,则意味着,他将会获得更多的名气,原本他还认为一万名气值太难获得,现在看来,只要他能进入决赛,一万名气值就不难获得。

    不过15号可不是周末,他得向班主任韩莎请假。

    “为什么请假?”韩莎看着宋砚问道。

    “我明天要去参加香城钢琴大赛的海选。”宋砚微笑道,自从发生了上次的事后,他与韩莎之间变得格外亲近。

    “你会弹钢琴?”韩莎狐疑的盯着宋砚。

    “会一点。”宋砚谦虚道。

    “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艺术细胞。”韩莎打趣道,但马上她话锋就是一转:“要想请假去参加比赛可以,但是,你得保证进入前十。”

    “没问题。”宋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的目标可是冠军。

    “这么自信?”韩莎见他回答得这么爽快,有些吃惊。

    “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宋砚臭屁道。

    “不信。”韩莎撇撇嘴。

    “那就拭目以待吧!”

    “不行,我得看看你到底弹得怎么样,走,跟我去学校的琴房。”韩莎眼神狡黠道。

    无奈之下,宋砚只好跟着韩莎往学校琴房而去。

    琴房就在教学楼的隔壁,来这里的主要是艺考生,其他学生只有上音乐课偶尔会来,不过,在进入高三后,声乐课就被取消了,所以,宋砚已经有一年没来过琴房。

    琴房共有三层楼,一楼二楼都是大教室,三楼是小教室,专门留给艺考生练习用。

    “黄老师,麻烦你给我三楼一间琴房的钥匙。”韩莎带着宋砚来到琴房的办公室,对一名戴着眼镜的青年老师客气说道。

    “韩老师要练琴?”

    黄荃好奇的看着韩莎,韩莎性格温婉,人又漂亮,只要没结婚的男老师都对她有些想法,这个眼镜青年也不例外。

    “不是,我的一个学生要去参加明天的钢琴大赛,我想看看他水平如何?”韩莎解释道。

    黄荃打量了下宋砚,笑道:“巧了,我也报名参加了那个比赛,正好我也没事,我陪你们上去吧,正好见识下这位同学的水平如何?”

    “那就麻烦黄老师了。”韩莎客气道。

    “没事,能为韩莎老师这样的大美女效劳,我深感荣幸。”

    黄荃笑呵呵的道,因为他一直在琴房这边办公室,所以一直没机会接近韩莎,如今机会来了,他自然不想放过,至于宋砚,他不认为他的钢琴水平又多高。

    对于黄荃讨好的话,韩莎并没回应,只是笑笑。

    一路上,黄荃都在刻意讨好韩莎,不过韩莎基本上只以“嗯”“啊”“哦”等词语回应,显然,她对黄荃的讨好只是礼貌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