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三十九章 报告老师

第三十九章 报告老师

从福悦楼走出,张自然、谢晖、张军三人如同打了鸡血般,各个兴奋莫名,看向宋砚的目光充满了崇拜。

    “砚哥,要不我们找个酒吧再喝点。”张自然提议道。

    宋砚摆摆手:“我还有事,以后有的是机会。”

    告别张自然三人,宋砚往咖啡店走去,虽说现在在咖啡店演奏,收获的名气值对他来说已经微不足道,但他是个有始有终的人,所以,每天依旧按时去咖啡店上班。

    咖啡馆的生意一如往常火爆,但奇怪的是,老板娘苏媚儿今天没来,据颖儿说,老板娘似乎家里有急事,回了炎都,恐怕要三五日才能归来。

    炎都是炎黄国的首府,也是炎黄最大的城市。

    十点,演奏完毕,宋砚如同往常向客人鞠躬表示感谢,并收获了全场掌声。

    “阿砚,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想和你聊聊。”郑芸迎了上来。

    “好。”宋砚点点头,郑芸的到来让宋砚感到意外,不知找他又有什么事。

    二人落座,郑芸问宋砚喝什么,宋砚随意点了杯咖啡,说实在话,对咖啡他,还真不怎么喝得惯。

    “郑姐你找我不仅仅是为了请我喝咖啡吧,有什么事尽管说。”宋砚端起咖啡喝了口,微笑问道。

    “抱歉阿砚。”郑芸神色略显尴尬:“是这么回事,本来这次钢琴大赛只是民间性质的一次比赛,由香城市钢琴协会主办,但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钢琴协会通过了国家音乐协会的申请,正式成为官方认肯的音乐组织,协会会长由市音乐协会的马静初主席兼任,而她对这次大赛十分关注。”

    说到这里,郑芸的神色更加尴尬:“因为马主席性格严谨,眼里揉不得沙子,所以,筹办委员会商量后,取消了你直接晋级决赛的资格。”

    闻言,宋砚心里感到有些不舒服,当初你找我时,是你自己提出让我直接参加决赛,现在又告诉我资格被取消,不过,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于是道:“郑姐是什么个意思?”

    “这个……大赛筹办方的意思是希望你和其他选手一样,从初赛开始。”

    说完后,郑芸就忐忑的看着宋砚,生怕他一气之下拒绝参赛。

    听完后,宋砚低头思索了起来,直接参加决赛虽然显出他高人一等,但是,收获的名气值应该不如从头比赛来得多,甚至可能引来一些非议,如果从初赛开始,以他的能力绝对能够脱颖而出,经过几场比赛的发酵,最后再一举夺得冠军,那么他能收获的名气值肯定更多,更不会惹来非议。

    用一句话来说,从头开始比赛,利大于弊!

    眼见宋砚沉默不语,郑芸心中更加没底:“阿砚这件事都怪我,不过我已经极力争取了,如果要怪你就怪我吧。”

    宋砚笑了:“郑姐你多虑了,我愿意从初赛开始。”

    “太好了。”听到宋砚同意,郑芸忍不住欢呼起来,如果没了宋砚,这次大赛肯定会失彩不少,不过她不得不这么做,因为马静初还有层身份,她是副市长的夫人。

    同时,她心中在感激宋砚的同时,还对他多了几分赞赏,这个少年的心胸非同一般,如果换了一般的钢琴大师,恐怕早就拂袖而去了。

    “阿砚,谢谢你。”

    “不客气!”宋砚摆摆手。

    闫伟民在请病假一周后,终于来到了学校。

    大家都知道宋砚和闫伟民打赌的事,所以,在他进入教室后,大家的目光都在他和宋砚身上来回扫动。

    可闫伟民似乎忘记了打赌的事,压根不提。

    “咳咳,大家把课本拿出来,现在开始上课。”

    见闫伟民这般没担待,宋砚心中很是不屑,身为教师连这点担当都没有,真的很逊色。

    所以,宋砚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闫伟民一见,顿时心中一慌,还以为宋砚要提赌约的事,连忙呵斥道:“宋砚,上课时间你站起来干什么?”

    宋砚淡淡道:“闫老师难道你忘了,你曾吩咐过我,凡是你的课,我都到要到走廊上站着听吗?难道你忘了,对于老师的说的话,我可是很用心记在心里,就怕老师忘记自己说过什么话却不记得了。”

    说话间,宋砚拿着课本,径直走出了教室。

    而闫伟民的脸瞬间变得铁青,尤其是感受到下面学生们那异样的眼神,他更将宋砚恨得咬牙切齿,他敢肯定,这小子是故意给他难堪。

    “好了,我们继续上课。”闫伟民沉声道。

    “报告。”张自然忽然从座位上站起。

    “张自然你有什么事?”闫伟民的语气稍微和善了些。

    张自然面色严肃道:“上次月考,宋砚是唯一获得语文满分的人,既然他都没资格留在教室里听您讲课,我觉得,我也没资格,所以,我申请去走廊上听课!”

    张自然的话让闫伟民感到格外刺耳,一张脸更是变得阵青阵红。

    不过,张自然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说完后,就拿着课本向教室外走去。

    “报告老师,我也觉得我没资格留在教室听您讲课,我也去走廊上好了。”谢晖紧跟着站起,向教室外走去。

    “报告老师,我也申请去走廊上听课!”张军附和道。

    他和张自然都认宋砚当了老大,自然要共同进退。

    眼看张自然三人都走出了教室,闫伟民的一张脸阴沉得几乎可以滴出水,心中更是吼道:“宋砚,我与你势不两立!”

    “报告老师,我也出去了!”

    李磊又站了起来,拿着课本走出教室,这段时间,宋砚和张自然三人走得近,他与宋砚关系好,自然也进入了这个小团体。

    “砰!”

    闫伟民终于按捺不足心中怒火,重重将课本砸在讲桌,目光扫过教室,喝问道:“还有谁要出去的?”

    少男少女们都是冲动的,叛逆的,加上闫伟民已经失了人心,所以,他这番发怒,不仅没有镇住学生们,反而引起他们心中反抗与不满。

    “报告老师,我也申请到走廊上听课!”

    一名差生早就对闫伟民那种两极做法感到不满,现在有机会恶心下闫伟民,他自然乐得这么做。

    “报告老师,我觉得去走廊上听课视线更开阔,我也去了!”又有一名学生站起,向教室外走去。

    “报告老师……!”

    “报告老师……!”

    …………

    接下来,学生们接连不断的站起,六十多名学生,居然有四十多名都走出了教室来到了走廊上,这可把宋砚给看傻眼了。

    学生都跑到教室外去了,这课还怎么上,闫伟民差点气晕在讲台上,直接甩手离开了教室。

    【作者题外话】:感谢【世界观夜景】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