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三十七章 包一刀

第三十七章 包一刀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厕所就在二楼的走廊尽头,张自然刚冲进厕所,就见到自己的跟班谢晖被两个青年踩在厕所地面,另外一个黄毛正对着他脸上撒尿。??
  
      “****尼玛!”
  
      张自然大怒,大喊一声冲到黄毛面前,抡起手中的酒瓶就往他头上招呼。
  
      黄毛尿得正爽,其他人也在一旁看笑话,所以,听到“啪”的声,酒瓶在黄毛头上开花,才纷纷反映过来。
  
      黄毛惨叫一声,下意识捂住脑袋蹲了下去,却忘记自己还在撒尿,一蹲之下,那玩意儿缩进裤子,结果尿到了裤子里。
  
      “妈蛋,又来了个找茬的,兄弟们给我打。”
  
      混混中有人喊了句,顿时,七八个混混一涌而上,挥拳向张自然身上招呼,紧跟着提着酒瓶冲进厕所的两名男生,看到这一幕,脸上都浮现出犹豫和紧张之色,下意识顿住脚步。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他们身边刮过。
  
      接着,厕所里就传来一阵“砰砰砰”声以及惨叫。
  
      不出三十秒,这群混混全部被打倒在地,痛苦的呻吟着。
  
      两名男生如梦方醒,连忙冲到张自然身边,好似表忠心的问道:“张少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们先把谢晖扶起来。”
  
      二人连忙去扶谢晖,他们心中都有些忐忑,不知刚才他们犹豫没有冲上来的一幕,有没有被张自然看到,想到这里,他们心中就后悔不已。
  
      此刻的谢晖显得十分狼狈,鼻青脸肿的脸上沾满了腥臭的尿液,就连脑袋上与身上也有不少。
  
      “擦擦吧。”宋砚掏出一包纸巾递给谢晖。
  
      “谢谢。”谢晖感激道,但目光扫过地上的一群混混,眼神却充满了仇恨。
  
      “砚哥,你说这群人该怎么处置?”张自然问宋砚,没有叫他的名字,而是用了砚哥,一是他打心眼崇拜宋砚武力高,二么不叫他真名,为了避免以后这群混混找麻烦。
  
      宋砚没有回答,而是看着谢晖道:“你想怎么办?”
  
      “以牙还牙!”谢晖咬牙切齿的扫过一众混混,最后目光落在了黄毛身上。
  
      “要不咱们还是走吧?”其中一名男生道。
  
      他话音一落,张自然就冷眼看了过去:“要走你自己走。”
  
      谢晖也是一眼看过去,眼中多了一股明显的失望,平时王源这小子和他称兄道弟的,一遇事马上就怂了。
  
      “我……!”王源神色一慌,明白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但最后他还是咬牙道:“对不起张少,对不起阿晖,我先走了!”
  
      看着离去的王源,张自然脸上多了一股恼怒之色,亏他平时吃喝玩都没忘记这小子,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讲义气。
  
      “呸!什么玩意儿!真几把丢人!”另外名男生骂道。
  
      “够了!”
  
      张自然怒喝一声,对着黄毛就是一阵猛踢,谢晖也跟着窜出,对着地上的其他混混补脚,倒是另外名男生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神色有些尴尬。
  
      眼见二人泄得差不多,宋砚叫住了他们。
  
      “走,砚哥咱们继续喝酒去!”张自然挥手道,虽然怒火泄了出去,但因为王源的离去,依旧让他感到郁闷。
  
      “先让阿晖回去洗洗,下次再喝。”宋砚说道。
  
      谢晖不以为然的摆摆手,然后走到水龙头前,脱掉上衣冲掉身上的尿液,朝宋砚道:“没事了,咱们继续喝。”
  
      重新回到包厢,张自然就开始猛喝,喝醉了就开始数落王源不讲义气,谢晖与另外名男生也跟着数落,唯独宋砚默不作声,也不怎么喝酒。
  
      “砰!”
  
      包厢门被人一脚踹开,接着,一个穿着花衬衫、身材大概只有一米六高,体型肥胖、大概三十岁的青年胖子在一群手提棍棒砍刀的混混拥护下走进了包厢。
  
      来人至少有非常多,将包厢塞满后,门外还站了几个。
  
      青年胖子脸上挂着憨态可掬的微笑,看起来十分和气。
  
      一看到来了这么多人,即使知道宋砚能打,但这么多人还带了武器,能打过吗?
  
      一时,他心中多了层担忧,下意识想要站起,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喝多了,刚站起一半,又跌坐了回去。
  
      至于谢晖和另外名男生,看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混混,而且手里都还有武器,都感觉心中凉,酒也醒了大半,倒是宋砚比较淡定,半眯着眼睛,缓缓扫过这群人,在扫过某个人时,他多停留了一会儿。
  
      “黄毛,进来。”
  
      青年胖子喊道,接着,一个脑袋上缠着绷带的男子从门口挤了进来,正是之前在厕所被张自然开了瓢的那个黄毛。
  
      “是这几个小子吗?”青年胖子问道。
  
      “老大,就是这几个小子。”黄毛弯着腰道。
  
      “啪!”
  
      青年胖子一巴掌扇在黄毛脸上,喝骂道:“真几把没用,一群人居然被几个小崽子给收拾了。”
  
      挨了一巴掌的黄毛敢怒不敢言,只是点头称是。
  
      但马上,青年胖子话锋一转:“不过你黄毛是我包一刀手底下的人,打了你,就是打了我,现在,你就去一个个打回来!”
  
      “这事都是我挑起的。有什么冲我来!”谢晖摇摇晃晃的站起,朝着青年胖子喊道,神色虽然惊慌,但目光却格外坚定。
  
      “我爸是张天阳,你们谁敢动我,我爸饶不了你们!”张自然双手撑着桌子站起喊道。
  
      “原来是张总的儿子,幸会幸会。”包一刀好似有些惊讶,向张天然伸出了手。
  
      “既然你知道我爸,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张自然得意的挥手道。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
  
      张自然被打懵了,捂着脸颊,迷惑的看着包一刀:“你为什么打我?”
  
      对方不屑笑道:“****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算你老子见了我,也要称呼一声包爷,你算个鸡毛啊!”
  
      “哈哈哈。”
  
      身后的混混顿时一阵哄笑。
  
      “黄毛,还不动手!”胖子向黄毛喝道。
  
      “是,老大。”
  
      “老大,等等。”
  
      人群中传来一道声音,接着,谢昆从人群中走出,他是最近才投靠到包一刀门下的。
  
      “是阿昆啊,有什么事吗?”包一刀和气问道。
  
      “老大,我有个不情之请,您能不能饶了他,我和他有几分交情。”谢昆指着宋砚道。
  
      “哈哈,我当是什么事,没事,既然阿昆你都开口了,这个面子我肯定给。”包一刀笑着道,但宋砚却现他眼中闪过一道凶光,显然不满谢昆出来求情,但他却一口答应下来,可见对方是个心机深沉之辈。
  
      “谢谢老大。”谢昆连忙感激道。
  
      接着,谢昆又对着宋砚道:“我们老大开恩,饶了你,你赶紧走吧。”
  
      但让谢昆意外的是,宋砚笑着摇摇头,然后站了起来,对谢昆道:“混社会是个没前途的职业,我劝你还是改行算了。”
  
      谢昆闻言,不由气气笑了,我好心为你求情,你居然出言讽刺我。
  
      “阿昆,你这个小朋友很有趣啊,毛都没长齐,说话却老气横秋的。”包一刀眼睛眯成一条缝道。
  
      谢昆一惊,知道包一刀眯眼,就是要怒的征兆,连忙道:“老大,他年轻不懂事,您不要和他计较。”
  
      就在这时,宋砚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毛没长齐到不要紧,早晚的事,可育不良可就不行了,就算吃再多,未必能长高。”
  
      此话一出,谢昆脸色大变,而包一刀眼缝中则射出一道凶光,他最恨别人拿他身高说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