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三十三章 伏击

第三十三章 伏击

既然危机已经解除,在大伯家吃过晚饭,宋砚就将韩莎送回了家,经历了这件事,二人间关系迅速升温,不像师生,反而向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目送韩莎走进小区,宋砚心中泛起一丝涟漪,喃喃自语道:“如果韩莎老师不是我老师该多好,我一定追她。”

    但马上,他就意识这个想法难免有些大胆。

    在路上,韩莎聊起了她的家庭,她并不是香城本地人,而是江州人,她家中父母健在,不过,她父亲是个赌鬼,整日以赌为生,她母亲也是老师,教小学,她还有个弟弟,目前在念高一。

    她母亲的工资要用来养家,而她,每月都要将大半工资寄回家里补贴家用,因为她才来圣夜中学任职两年,还没有资格入住教师宿舍,所以只能在外面租房,好在学校也了部分租房补贴。

    收摄心思,宋砚往咖啡店走去。

    自他在咖啡店演奏钢琴后,店里的生意就越来越好,天天爆满。

    这使得咖啡店的服务生对他极为友好,因为客人多,便意味着她们的提成多。

    十点零五分。

    宋砚从咖啡店走出,站在马路对面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顿时眼睛一亮,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彪哥,那小子出来了,正向你们那个方向走来。”

    电话中传来一个如同破锣般的嗓音:“继续盯着,随时汇报。”

    在宋砚回宿舍的一个偏僻街段路边停靠着两辆没有牌照的白色面包车,每辆车里都有八个手提钢管的混混,其中一人留在光头,左脸上有一道类似蜈蚣的伤疤,看起来格外狰狞。

    光头青年正是徐在山的徒弟陈三彪,带着人在这里打算伏击宋砚。

    挂掉电话,陈三彪对身边的小弟道:“让大伙儿都准备好,那小子快来了,等完事后,我请大伙儿去洗澡。”

    小弟一听,眼睛一亮,所谓的洗澡可不是简单的洗澡,而有女人陪着一起洗的,忙不迭点头:“好的,彪哥。”

    关掉系统界面,宋砚还是比较满意的,下午在校门口救了韩莎老师,现场可有不少学生围观,再经过几个小时的发酵,名气值足足涨了300多点,相信明天学校里会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他会收获更多的名气值。

    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偏僻路段的巷子,一次,他在这里救下向菲菲,第二次,他在这里救下个杀人如麻的冷酷女孩,所以,他忍不住往巷子里看去。

    “哗、哗!”

    两道沉闷的声音响起,宋砚扭头,发现停在街边的两辆面包车推开,然后一群提着钢管的人飞快跳下,向他这个方向冲来。

    心念急转,宋砚就知道这群人肯定是冲着他来的。

    “是跑还是战?”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当即,宋砚就决定留下来,给这群人一个深刻的教训,免得他们再来找自己麻烦,他默默数着人数。

    十五个!

    “彪哥有吩咐,要这小子的两条腿,大伙儿动手!”

    为首的男子大喊一声,抡起手中的钢管直奔宋砚肩头而来。

    “来得好!”

    宋砚暗喝一声,不退反进,撞入为首男子怀中。

    “砰!”

    为首男子惨叫一声,以比冲上来更快的速度倒飞,与另外名混混撞在一起,化为滚地葫芦。

    同时,又有三根钢管带着凌厉的风声从左右砸向他脑袋。

    宋砚往后退出一步,避开三根钢管的攻击,探手抓住,两根钢管落入他手中。

    “撒手!”

    他轻喝一声,就将两根钢管夺入手中,接着,他后脚在地面一蹬,整个人如同旋风冲入人群。

    “砰砰砰砰!”

    “当当当当!”

    两根钢管在他手中挥舞砸出,快得只能看见两团影子,他脚下步法灵活多变,手中钢管或砸、或者横扫、或捅。

    不到一分钟,十五名混混全部被他打倒在地,躺在地上呻吟。

    车里的陈三彪直接看傻眼了,他带来的十五人都是斗殴经验极其丰富的老手,没想到才区区一分钟全部被宋砚那小子给放倒。

    一时,他心中生出一股寒意,哪里还敢下车,并尽量埋低身子,免得被宋砚发现。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宋砚一脚踩在一名混混胸口,用钢管指着他的脸喝问道。

    “小子,我们是大河帮的人,识相的马上滚地求饶,不然我们大河帮一定不会放过你。”那名混混颇为嚣张的道。

    宋砚眸光一寒,经历了下午的事,他的心产生了一些蜕变,手中钢管抡起砸下。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那名混混立马凄厉的惨叫起来。

    “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多说一句废话,我就断你一肢,我倒要看看你有几肢可断!”

    听到宋砚的话,那名混混浑身一颤,因为左腿小骨被打断,大颗大颗的汗珠不断从他额头滑落。

    眼见对方沉默不语,宋砚再次抡起钢管。

    “不要,我说,是彪哥派我们来的!”那名混混大声喊道。

    “彪哥是谁?”宋砚皱眉道。

    “彪哥全名陈三彪,是我们老大的贴身保镖,他让我们来找你麻烦!”

    “他现在在哪里?”宋砚继续问道,心里却有些迷糊,貌似自己并不认识叫陈三彪的人。

    这次,那名混混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眼停在街边的一辆面包车,顿时宋砚明白过来,那个陈三彪就在面包车里。

    就在这时,汽车引擎声响起,面包车发出一阵咆哮,就欲逃走。

    “给我留下!”

    宋砚冷喝一声,身体如同猎豹般飞窜而出,手中钢管化为一道寒光飞射而出。

    “咔嚓!”

    宋砚扔出的那根钢管穿透副驾玻璃窗,撞击在另一面玻璃窗上,又反弹回来,砸落在陈三彪身上,不过,钢管力道已尽,仅仅有些疼,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即使如此,他也吓了一身冷汗,猛踩油门,顿时,面包车飞冲而出。

    看着已经冲到几十米外的面包车,宋砚停止了追赶,心中有些遗憾。

    等他重新回到巷子口,那十五名混混都已经逃了,只留下一地的钢管,对此,他并不在意,今天给了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相信他们应该不敢再来找自己麻烦。

    【作者题外话】:感谢【古玉镯】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