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三十一章 南宫家的影响力

第三十一章 南宫家的影响力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这
  
      可惜,宋砚让他们失望了。
  
      在他们动攻击的那一刻,宋砚如同猎豹般窜出,自虎跃步融入中等体术中后,他的身形更加灵活,度更加敏捷。
  
      “砰!砰!”
  
      两名司机只感觉眼前一花,接着,他们感觉胸口好似被奔行中的火车撞中,身体如同那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砸落在四米之外。
  
      在撞飞两名司机后,包围圈就打开了一个口子,但宋砚并没有从口子冲出,而是陡然回身,一记回旋踢飞踢而出。
  
      “砰砰!”
  
      又是两名司机应声而飞。
  
      这个过程看似描绘了这么多文字,其实就生在两秒之间,可说宋砚的动作快到了极致。
  
      看到四名同伴被打飞,剩下的四名司机都有些胆寒,身形下意识一顿。
  
      可宋砚没有打算饶过他们的意思。
  
      身形再次窜出。
  
      “砰砰砰砰!”
  
      撞击声几乎不分先后,剩下的四名司机也步了先前四名司机的后尘,被宋砚打飞,砸落在地爬不起来。
  
      对方人数占优,还有韩莎在旁,宋砚可不敢保留实力,除了没有使用内劲外,他已经将实力挥到了极致。
  
      五秒。
  
      八名身高力壮的大汉全部被宋砚打倒,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学生都忍不住露出震惊与崇拜之情。
  
      而南宫俊的一张脸则变得格外的阴沉,眼眸中更是闪烁着丝丝冰冷的杀意。
  
      “嗖!”
  
      宋砚目光回转,看向南宫俊,正好与他充满杀意的眼神碰撞在一起。
  
      于是,他抬起脚步向南宫俊走去。
  
      “小子,我承认你挺能打,但是,你也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之地!没有人敢和我作对,也没有人敢打倒我的人!”南宫俊盯着宋砚道。
  
      “啪!”
  
      宋砚一巴掌甩出,顿时,南宫俊脸上浮现出五根鲜红的指头印。
  
      “尼玛,真痛快!宋砚好样的!”人群中,张自然满脸的兴奋,似乎抽南宫俊耳光的不是宋砚,而是他。
  
      南宫俊捂住自己的脸蛋不可置信的盯着宋砚,他不相信宋砚敢抽他耳光,但那火辣辣的疼痛感提醒着他,这是真的,怒火与杀机从他胸腔中升腾而起,他那张英俊的脸也跟着扭曲,他指着宋砚喊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啪!”
  
      宋砚没有说话,又是一巴掌甩出。
  
      顿时,南宫俊另外一边脸颊也浮现出五根鲜红指头印。
  
      “混蛋,我要杀了你!”
  
      南宫俊快被气疯了,张牙舞爪向宋砚扑来,迎接他的却是两记狠狠的耳光。
  
      “啪啪!”
  
      耳光清脆而响亮,直把全场抽得鸦雀无声,经历这样的事情后,已经有见识的学生向大家普及了南宫俊的身份,香城第一纨绔,南宫家的唯一男嗣!
  
      但现在这个第一纨绔却被他们学校的学生抽着耳光,他们心中都涌出了一种莫名的快感与兴奋,也有部分人暗自替宋砚担心,南宫家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打了南宫俊,宋砚又该如何收场,会不会被南宫家整得家破人亡?
  
      “我要杀了你!”
  
      宋砚的耳光并没有抽醒南宫俊,他变本加厉的吼叫着,再次向宋砚冲上来。
  
      见状,宋砚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探手,他扣住了南宫俊的脖子,稍稍用力就将他举至空中。
  
      “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背景和权势,但你要知道,如果你再敢来伤害韩莎老师,我真的会杀了你!”
  
      手上收紧,南宫俊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困难,脑袋也因为缺氧变得晕沉,他恐惧了,害怕了,真担心宋砚在一怒之下杀死他。
  
      “不……不要杀我!”
  
      “哼!”
  
      宋砚手掌一松,南宫俊掉落在地,他拼命的喘息着,脸上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但随即,他心中就涌出了滔天的怨毒与恨意。那个小子差点杀死他,这个仇结大了!
  
      “我一定要加倍奉还,不!是十倍百倍奉还!”
  
      宋砚不再理会南宫俊,转身走到韩莎老师身边,轻声道:“韩莎老师没事了,我送你回家。”
  
      “嗯。”韩莎点点头,但脸上的担忧却是越来越浓。
  
      人群自动分开,形成一个通道,任由宋砚和韩莎离去。
  
      在走出数百米外,张自然突然追了上来。
  
      “你有什么事?”宋砚问道。
  
      “韩莎老师,宋砚你们逃吧!有多远逃多远,以南宫俊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你!”说话间,张自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塞入宋砚手中:“这是我的一点心意。”随即他又满脸愧疚的向韩莎道:“韩老师对不起,我没能坚持。”
  
      “张自然同学,我能理解,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得罪南宫家的!”韩莎颇为感慨的道。
  
      “韩莎老师谢谢你能理解我!”随后张自然的目光落在宋砚身上,颇为复杂:“宋砚,往闫伟民抽屉放大便,是我安排人做的,因为我嫉妒你,故意陷害你的,我在此向你道歉。”
  
      接着,张自然深深向宋砚鞠了一躬。
  
      宋砚一愣,随即笑道:“事情都过去了,没事,再说,我也没受到什么损失。”
  
      “谢谢。”张自然感激道,但马上又叮嘱道:“你们要逃趁早,还有,你们最好马上通知你们的家人,让他们也离开这座城市!”
  
      “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宋砚沉声问道。
  
      “宋砚这件事的确很严重,张自然说的很对,我们必须逃,不然不止你我会遭到南宫家的报复,就连你的家人都会受到牵连!”韩莎插话道,神情严肃到了极点。
  
      宋砚沉默了,半晌后,他对韩莎道:“我先打个电话。”
  
      接着,宋砚拨通了大伯宋世泽的电话,并将刚才生的一切毫无隐瞒的将他讲诉了一遍。
  
      他本以为大伯会大雷霆,但大伯的声音很平静:“阿砚,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先回家待着,哪里都不要去,这件事交给我去处理。”
  
      “谢谢大伯。”宋砚感动道,忽然他心中一动说道:“大伯,那韩莎老师怎么办?”
  
      这次,大伯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你把她请到家里做客吧。好了,就这样,你们赶快回家,不要再外面久做停留!”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