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三十章 第一纨绔

第三十章 第一纨绔

“这位先生,强扭的瓜不甜,你又何必为难韩莎老师呢?请你放开他吧。”

    一名身穿保安制服提着警棍的青年保安从保安室走出,拦下两名男子去路,看着南宫俊说道。

    保安室里共有四名保安,南宫俊能够摆出这么大的排场,家世肯定不简单,所以,他们都不愿意招惹,但现在,南宫俊居然要让人强行带走韩莎。

    那名年轻的保安实在看不下去,所以出来阻止,至于另外三名保安则缩在保安室内没有动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八辆豪车,每辆豪车的价格都不低于五百万,他们就算当一辈子的保安都买不起一辆,他们实在没底气去得罪一个如此有钱人家的公子。

    “断他两条腿!”南宫俊冷冷道,一个小小的保安都敢跳出来指责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是,少爷。”

    其中一名保镖放开了韩莎,大步走到青年保安面前,挥拳就打。

    青年保安没想到南宫俊这般嚣张,自己仅仅说了一句话,对方就要打断他两条腿,所以,他也怒了,面对黑衣保镖的拳头,他往后一退,手中的警棍挥出,砸向对方手臂。

    “哼!”

    黑衣保镖不屑一笑,身形一侧,避开青年保安的警棍,欺身而上,手臂横撞在他胸口,趁着对方踉跄后退之际,他飞起一脚,顿时,青年保安惨叫着飞出,跌落在花坛里。

    捡起地上的警棍,黑衣保镖冷酷一笑,走到青年保镖身前,狠狠砸向青年保安双腿……

    “咔嚓!咔嚓!”

    两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青年保安的两条腿被生生砸断,而他也惨叫着晕了过去,直把保安室内的三名保安看得遍体生寒,头皮发麻,更是庆幸,自己没有和那个愣头青一起出去,不然,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黑衣保镖扔掉警棍,与另外名保镖重新架起韩莎向车里拖去。

    此刻的韩莎已经停止了挣扎,身子更是轻微的颤抖着,黑衣保镖那冷酷无情的手段让她感到异常恐惧,心底更是充满了一股绝望的情绪。

    重新回到人群中的张自然咬着牙双眼如同喷火,看着这一幕,他内心屈辱而自责。

    眼看韩莎就要被拖上车。

    一个人影从校门内窜出,如同闪电追上那两名保镖,双拳直击两名保镖背心。

    “砰!砰!”

    两声闷哼,两名保镖集体软倒在地。

    与此同时,受惊过度的韩莎也因为失去支撑向地上软去,宋砚伸手扶住了她,感受到韩莎那颤抖的身体,以及受惊过度变得惨白的脸颊,宋砚很是心疼,低声道:“韩莎老师,你没事吧?”

    听到宋砚那饱含关切的声音,韩莎稍稍回过神:“我……我没事。”

    宋砚看了眼南宫俊,以及向他们围过来的一群人,斩钉截铁道:“韩莎老师,你放心,有我在,他们休想伤害你!”

    韩莎感激的看了眼宋砚:“谢谢你宋砚。”

    “对了,韩莎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要抓你?”宋砚问道。

    宋砚的话似乎提醒了韩莎,她想起了挨了一巴掌主动离去的张自然,还想起了那被打断两条腿的保安,想到这里,她猛的推开宋砚,焦急喊道:“你快走,他是南宫俊,你救不了我!”

    看着韩莎这般模样,宋砚心底涌出一股热血,朗声道:“韩莎老师我说过,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我管他是南宫俊还是南宫丑,他敢伤害你,我就要他命!”

    宋砚的话落地有声,落在韩莎耳中,却好似砸在她心脏上,看着宋砚那略显稚气,却又充满坚定的面庞,没来由的,她的心狠狠的颤动了两下,她的眼神也渐渐出神,这一刻的宋砚与她儿时幻想的英雄形象渐渐叠合到了一起……

    “有趣!真是有趣!”

    南宫俊拍着巴掌走上前,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宋砚:“你是第一个敢放狂言,要我命的人,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呢?”

    南宫俊的话把韩莎惊醒,她语带哀求的向南宫俊道:“南宫先生,他还是个学生,性格难免冲动,您不要和他计较好么?”

    “你认为呢?”南宫俊玩味道。

    忽然,韩莎深吸一口气,看着南宫俊道:“南宫先生,只要你答应不找他的麻烦,我就跟你走。”

    “哈哈哈。”南宫俊仰头大笑起来,笑声止,他的一张脸变得极为冰冷,阴测测道:“我讨厌女人和我讲条件,我更讨厌有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和我讲条件,敢伤我的人,还敢放狂言要我的命,你,死定了!”

    最后一句,南宫俊是指着宋砚说的。

    闻言,韩莎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因为她知道,以南宫家的权势,如果南宫俊真要宋砚死,这还真不是多么难的一件事。

    “都怪我,都是我害了宋砚。”她的内心充满了自责。

    “韩莎老师不要怕,我说过,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宋砚拍了拍韩莎肩膀,然后跨步走到她前面,留给她一个高大略显消瘦的背影。

    人群中,张自然看着挺身而出的宋砚,他的拳头捏得更紧,喃喃自语道:“宋砚,你一定要救出韩莎老师!”这一刻,他对宋砚不再有一丝的嫉妒,反而多了几分崇拜,因为宋砚做了他不敢做的事。

    “小子,护花使者不是那么好当的!”南宫俊盯着宋砚,讥讽道。

    宋砚冷声一笑:“南宫俊是吧,小爷也告诉你,想伤害我家的韩莎老师没门,识相的赶紧滚蛋,不然,小爷会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南宫俊一愣,没想到宋砚敢这么对他说话,顿时大为恼怒,向周边的手下喝道:“你们上,我要这小子的双手双腿!”

    “是。”

    八名穿着礼服带着白手套的司机齐声答应了一声,就组成一个包围圈,向宋砚逼近,他们都是玄武集团旗下安保公司的人,今天被少爷调来充当司机,正愁没表现的机会,如今,钻出一个宋砚,他们自然是乐得高兴,如果表现好了,被少爷提拔为贴身保镖,那岂不是发达了。

    要知道,南宫俊的贴身保镖不止待遇高,少爷玩腻的美女都会扔给保镖们玩,这样的好事又上哪里去找。

    “动手!”

    将包围圈缩至一米,八名司机冷喝发动了攻击。

    【作者题外话】:三连更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