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二十九章 南宫俊

第二十九章 南宫俊

下午六点,圣夜中学放学。

    当学生们出校门,都是眼前一亮,因为校门外的空地上铺满了火红的玫瑰,这些玫瑰组成了一个大大的心,在“心”字后方竖直停靠着八辆黑色的豪车,每辆豪车前,都站在一名穿着礼服,戴着白手套的司机。

    在“心”字前方,则站在一个身材高大、面容英俊,嘴角挂着一丝邪气笑容,穿着一身高档白色西装,怀抱一束玫瑰的青年男子,帅气外表,挺拔身形,简直就是活脱脱的白马王子。

    他这是要表白!

    好浪漫!

    无数小女生眼中都泛起了心形,如果表白的对象是我就好了,同时,她们心中都很好奇,这个白马王子到底是要向谁表白。

    白马王子叫南宫俊,南宫家的唯一少爷,也是香城的第一纨绔。

    普通人或许不知道南宫家,但稍微有点见识的都知道,南宫家就是香城的土皇帝,一言九鼎,就连书记和市长对南宫家都要礼让三分。

    而南宫俊身为南宫家唯一男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南宫家的家势给了南宫俊坚强的后盾,这就使得他的性格极其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祸害女人、打架、吸毒在市区飙车,甚至打警察这种事他都干过不少次。

    这些成就了他的威名,也成就了他的恶名。

    稍微正经点有姿色的女孩见了他都要绕道而行,一旦有女人被他看上,也只能自认倒霉。

    当然,南宫少爷在香城名气虽大,但圣夜中学的女生们都不认识他,反而将他当成白马王子,如果知道的话,哪有胆子站在一旁犯花痴,早就逃之夭夭了。

    张自然双手插在裤兜站在人群中,他也是富家子弟,自然知道南宫俊是个什么德行,当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反而他心中有些好奇,南宫家到底看上了谁?或者应该说,是谁要倒霉了。

    南宫俊这人是出了名的没心没肺,追女人时,他会费尽心思采取各种手段,一旦玩腻后,他就会将那女人扔给他的一帮手下玩。

    有几个女人不堪受辱,或是跳楼、或是自杀,但南宫家家大业大,却没对南宫俊造成丁点影响。

    “女主角来了。”

    不知谁喊了句,因为此刻南宫俊已经抱着鲜花上前,很明显,他的猎艳对象出现了。

    是韩莎老师!

    张自然的脸色陡然一白,他万万没想到,南宫俊看上的女人居然是韩莎老师。

    对韩莎,九班所有学生的印象都很好,容貌漂亮,气质温婉,对每个学生都尽心尽力,甚至把他们当做朋友,因此,暗恋她的男生不再少数。

    张自然虽然一心追求苏筱悠,但对韩莎老师他也是有好感的,现在韩莎老师成为了南宫俊的猎艳对象,他感到心里非常不舒服,当然,更多的是替韩莎老师担心。

    因为他知道,一旦落入南宫俊手中,整个人生都将毁掉。

    他很想上前阻止,但他没有那个勇气,因为张家在普通人眼中是富贵家族,但与南宫家比起,就差得远了,因为南宫家不止有的是钱,还有权。

    南宫俊的大伯是炎黄国四大军区之一南方军区的中将副司令,他二叔是天河州的州长。

    炎黄国地大物博,划分为三十三个州,而州长则是一州最大的行政长官。

    南宫俊的父亲,南宫云天既不是军人也不是官,但他的影响力丝毫不必那两位弱,因为他是南宫家旗下玄武集团的总裁。

    玄武集团财力雄厚,据说其总资产已经超过五千亿,乃是炎黄国的十强集团之一,据说,南宫云天曾得到过炎黄国元首的接见。

    且不说张自然复杂的心理。

    此刻,南宫俊已经捧着鲜花来到了韩莎面前,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眼神深情的道:“美丽的莎莎小姐,请收下我的心意。”

    韩莎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她与南宫俊并不熟悉,仅仅见过一面,她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找到学校来,而且还摆出这么大的场面,这让她感到很恐慌。

    “对不起南宫先生,你的花我不能收。”

    南宫俊不以为然的笑笑,温和道:“没关系,我订了一家餐厅,那里的菜做得很地道,不知能不能请你共进晚餐?”

    他很享受追女人的过程,但他更喜欢看她们被他抛弃后那种绝望的眼神。

    “对不起南宫先生,我真的不能接受,我家里还有事,就先告辞了!”韩莎说完后,就绕开南宫俊打算离去。

    见状,南宫俊脸色微微一沉,跨步拦住了韩莎的去路:“莎莎小姐,你这样不给我面子,会让我很难做。”

    “南宫先生求求你,让我走吧。”韩莎哀求道,眼神中更是多了一股惧意,南宫俊是什么样的人她非常清楚,她的一个闺蜜就是毁在他手里,受尽折磨不堪忍受,最终疯了。

    正是如此,她才不敢给南宫俊丝毫机会,她不想落得她闺蜜那般下场。

    南宫俊舔了舔嘴唇,脸上那邪恶的表情浮现,韩莎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他很喜欢:“莎莎小姐,我呢,是个爱面子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被你拒绝,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搁,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乖乖跟我上车,要么,我让人架着你上车?”

    “南宫先生我求你了!”韩莎的声音中已经多了一丝哭腔。

    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南宫少爷您好。”

    南宫俊扭头,冷冷的盯着来人,口中吐出一个字:“滚!”

    张自然脸色一白,硬着头皮道:“南宫少爷,我爸是张天阳,我们曾在晚会上见过面,您能不能不要为难韩莎老师?”

    “啪!”

    南宫俊一巴掌甩出,顿时,张自然脸上浮现出五根鲜红的指头印。

    “我在泡妞的时候讨厌被人打扰,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消失在我眼前。”

    张自然内心很屈辱,他咬着牙,捏紧了拳头,但他还是没有和南宫俊对抗的勇气,歉意的看了眼韩莎,扭身就走。

    “想好了吗?”南宫俊微笑看着面露绝望的韩莎。

    “不,我不会跟你走,南宫先生请你不要再勉强我,不然我会报警!”说话间,韩莎拿出了手机准备拨号。

    “啪!”

    南宫俊一巴掌扇出,打掉韩莎手上的手机,随即打了个响指,两名身穿黑色西服、戴着墨镜的男子出现,恭敬向南宫俊道:“少爷请您吩咐。”

    “把莎莎小姐请上车。”

    “是。”

    “不要!我不要上车!”韩莎扭身向学校里跑去,可那两名黑衣保镖的动作更快,一左一右追上来,架起她的手臂,向校门外走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要跟你们走!救命啊。”韩莎拼命挣扎着。

    做好教室卫生的宋砚迈步向校门走来,忽然,他听到了韩莎老师惊恐的叫声,抬眼望去,发现数十米外,韩莎老师正被两名男子架着向校门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