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二十四章 被看光

第二十四章 被看光

readx();    宋砚走进巷子,目光一一扫过那四名保镖男,发现他们脖子上都有一条血痕,用手指探了探他们的鼻息,心中陡然一沉,这四个保镖男全部死了,不用说,杀死他们的肯定是那神秘女子。
  
      一时,他脚底窜出一股凉气,瞬间流遍全身,心中也犹豫起来,这女子如此心狠手辣,转眼间就杀死四人,刚才自己也差点死在她手上,救了她,很可能会救回去一个祸害。
  
      “算了,我还是不要多事,走吧。”
  
      宋砚转身,走出几步,心中又有些不忍,如今这女子已经受了重伤,如果落入仇家手里,肯定下场很惨。
  
      再说,她已经受了重伤,应该伤害不了我。
  
      想到这里,他步伐再次一顿,叹息道:“罢了,小爷就当回好人。”
  
      自语间,宋砚来到了晕迷的女子身边,伸手抓向她的胳膊,打算将她蜷缩的身体放平,然后抱着她离开。
  
      可就在这时,晕迷的女子陡然睁开双眼,一抹寒光带着凌厉的杀机直奔宋砚的咽喉而来。
  
      “哼!”
  
      宋砚发出一声冷哼,身形稍稍往后一退,接着两脚飞踢而出。
  
      一脚将女子手上匕首踢飞,一脚踢中女子胸口,对方闷哼着飞入巷子内,砸落在地,再次晕了过去。
  
      “妈蛋,幸好小爷早有防备,不然就要下去和那四个保镖男作伴了!”
  
      宋砚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大步上前,目光落在女子脸上,光线太暗,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脸廓,不过,她两边嘴角都有鲜血流出,刚才踢中她胸口的那脚,宋砚至少用了七成力。
  
      小心了试探了下,这女子的确晕过去了,宋砚才弯身将她抱起,飞快窜出巷子,目光扫过四周发现并没有注意这边,暗自松了口气,心中一动,他目光落在女子身上,顿时,他目光一愣,女子脸色苍白,嘴角还有血迹,但她那张脸却有颠倒众生的资本。
  
      忍不住嘀咕道:“妈蛋长得这么漂亮,杀起人来却那般狠辣!简直就是白长了这么一张脸。”
  
      宋砚见过的顶级美女也有几个,韩莎老师,向菲菲,还有老板娘苏媚儿。
  
      韩莎老师知性、善良、温婉;向菲菲高贵、聪明才艺高,苏媚儿就是那种熟得犹如水蜜桃的御姐。
  
      在她们三个当中,向菲菲的容貌略胜一筹,韩莎老师和苏媚儿平分秋色,但要论哪个吸引力对宋砚最大,宋砚首选苏媚儿。
  
      但眼前这个神秘女子的容貌比向菲菲还要甚上半筹。
  
      “可惜杀人如麻!”
  
      宋砚抱着这女子前行,尽量避开人群,学校宿舍肯定是不能回的,那么就只有一个选择去开房。
  
      这女子穿着皮衣皮裤和长筒马靴,身上也没有口袋,寻找了一番,都没有找到证件和钱包之类的,所以,宋砚没敢去宾馆,而是去了个小旅馆安顿了下来。
  
      想到付钱时,老板娘那暧昧的眼神,以及向他推销套子的事,他脸色就一阵发红。
  
      将女子放到床上后,目光边落在了她身上,一番扫视,心中略微有些遗憾,脸蛋生得那般美,可惜是个飞机场。
  
      收回目光,宋砚简单打量了下旅馆的房间,房间内除了一张床外,就没有多大的空间,不过却带有厕所和洗浴,床的侧面摆放着一台老式的彩电。
  
      “我是回学校呢?还是等她醒了再走?”宋砚无聊的想着,忽然,一阵令人脸红耳赤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宋砚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让他感到恼火的是,一开始,那声音还在刻意压制,但后来却是越来越响亮。
  
      “狗男女。”
  
      宋砚暗骂一声,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电视声音将隔壁传来的声音掩盖了下去,宋砚稍稍松了口气,心跳也逐渐恢复正常。
  
      期间,宋砚多次查看女子,发现她依旧没醒来,只能耐心等候,不知过了多久,他眼皮越来越沉,最后居然在椅子上睡着了。
  
      就在他睡着不久,床上的那女子缓缓睁开眼,短暂的迷茫后,就变得凌厉与警惕。
  
      她翻身坐起,看到了椅子上的宋砚,顿时,眼中闪过一缕杀机,从床上走到他面前,快若闪电的探手扣向他咽喉,打算一举捏碎他的喉骨。
  
      可就在她手指即将触及他皮肤时,她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因为她知道,如果不是这少年把她带到这旅馆,恐怕她已经被仇家派来的人给抓住。
  
      “你打伤了我,但也救了我,我饶你不死,我们之间算一笔勾销。”女子轻声说了句,身形一晃,就从窗口窜了出去。
  
      不知睡了多久,宋砚醒来,下意识往床上看去,发现那女子居然不见了,心中顿时一惊,暗怪自己大意,怎么就睡着了呢?如果那女子醒来要杀自己还不是手到擒来。
  
      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一点,宿舍大门已关,回去是不可能了,干脆就在这小旅馆内将就一次。
  
      宋砚睡觉前有冲凉的习惯。
  
      脱掉衣服裤子,他径直走进了那狭窄的浴室。
  
      快速冲洗一番,他抖掉身上的水渍,光着身子走出,至于为什么不用毛巾,那是他对小旅馆的卫生不放心。
  
      只是刚走出浴室,他忽然愣住了,因为房间内多了个人,那个离开的女子去而复返了,并冷眼盯着他。
  
      “你……你怎么回来了?”宋砚连忙捂住了关键部位,有些结巴的道。
  
      “我想回就回,需要向你报告吗?还有,我对你丑陋的身体没兴趣,不用捂得那么紧!”女子冷冷道,不过在说话间,她还是将脑袋扭到一旁,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
  
      “丑陋?”
  
      宋砚很是不满,在长期锻炼之下,他的身上可说没有一分肥肉,肌肉线条明显而有光泽,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懒得和那女人争论,抓起床上的衣裤回到浴室。
  
      等宋砚重新出来,已经是穿戴整齐。
  
      “你是杀手么?”宋砚有些好奇的问站在窗口的女子。
  
      “不该问的不要多问!”女子冷冷道。
  
      听着女子生冷的回答,宋砚心中更加不满,讥笑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
  
      “你找死!”
  
      女子眸光一寒,一个转身跨步就来到宋砚面前,一拳快若闪电的打向他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