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二十三章 又见小巷

第二十三章 又见小巷

能让吕玉梅叫好的作文肯定不简单,所以,其它老师纷纷放下手上工作跑过去观看那篇作文。

    最先看完的女老师米雪红,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不错,这篇作文的确写得好,给满分都不为过。”说话间,她目光扫过另外的卷面,忽然一愣,因为这个学生全面的题居然全对,如果作文再给满分,那岂不是这个学生能获得150分。

    于是,她有些酸溜溜的朝闫伟民道:“闫老师,你们班的学生真了不起,基础题那么难,居然全部答对。”

    “不会吧。”

    其他老师都有些不相信,纷纷传阅,看完后,都忍不住吸了口冷气,纷纷赞扬这个学生好厉害,就算让他们这些老师在做这份试卷都未必能获得满分。

    而受到追捧的闫伟民则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最后,试卷传到闫伟民手上,有老师,能不能通过笔记看出是哪个学生?

    一看到卷面上的笔记,闫伟民却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受,这可以肯定,这是宋砚的笔记,字迹工整有力,还带着一丝飘逸,这也是宋砚唯一值得他称颂的地方。

    “闫老师看出是谁的吗?”

    其他老师继续追问。

    “看不出。”

    闫伟民冷声道,然后将试卷塞回那名老师怀里,便埋头修改试卷,但他心中始终无法平静,难道我真要在全部面前向那小杂种鞠躬认错,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变得有些扭曲狰狞。

    注意到这一幕的其他老师都有些奇怪,闫老师这是怎么了,明明自己的学生考了好成绩,却是这幅表情,只有知道内情的李友城暗自叹了口气。

    月考结束,也算了去一件心事,就等成绩下来闫伟民当着全部同学道歉了。

    走在去咖啡店的路上,宋砚琢磨着,有段时间没去武馆了,正好明天放假,不如去武馆练练,可惜,前两次都没能碰到赵凤阳,不然找他切磋下。

    赵凤阳虽是馆主,但他很少来武馆,武馆由他的大弟子何勇打理,而他则带着另外几个弟子去拍电影,他当武术指导,他的几个弟子当龙虎武师。

    刚来到咖啡店,颖儿让他去办公室,老板娘有请。

    “苏姐听说你找我?”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宋砚已经摸清苏媚儿的性子,不拘小节,但又些小女孩性格,简单来说,就是任性。

    “你这几天都没弹新的原创曲子,今晚能弹首原创曲子吗?”

    苏媚儿幽幽道,今天她穿的白衬衫加深蓝色的牛仔裤,很好的将美好的身形给衬托了出来,很是吸引人的眼球,宋砚自认不是好色之徒,但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面对魅力惊人的苏媚儿,宋砚哪能说出拒绝的话,于是点点头道:“好,那等会就弹一首原创曲子。”,

    八点。

    宋砚刚在钢琴前坐下,店内就响起了掌声,经过这些天的演奏,至少有九成的老客人都转化为他的粉丝。

    他连忙起身,向大家行了一礼,说道:“下面,我将这首《雨中漫步》献给大家,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也将这首曲子献给美丽的老板娘,谢谢她给我发工资。”

    听到宋砚的话,不少人都露出笑容,而已经从办公室走出的苏媚儿嘴角也禁不住掀起一丝得意的弧度,嘀咕道:“这小子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情悦愉快的琴音从宋砚的指间流淌而出,化为一个个美妙的音符钻入众人耳朵、心灵。

    《雨中漫步》是首比较轻快的曲子,就好似在林荫小道漫步,更好似在细雨中自由自在走着……

    听完这首雨中漫步,苏媚儿不由满意一笑,这首曲子虽然不如宋砚前面弹奏的三首原创,但也算上乘作品,她研究过宋砚前面的三首曲子,三首曲,三种不同类型,再加上这首,就是四种类型。

    一般作曲家写曲都有侧重的类型,比如,有的作曲家擅长忧伤的曲子,有的擅长愉悦的,有的擅长古典的,有的擅长现代的,如果这四首曲子全是这小子自己写的,他绝对是个全能作曲家。

    小小年纪就能写出这么多曲子,还拥有大师级的演奏能力,要不要这么妖孽?说真心话,她都有些嫉妒这小子了,她喜欢钢琴,喜欢听钢琴曲,但她的演奏水平很菜。

    演奏结束,结算工资时,苏媚儿直接给了宋砚四百块。

    “谢谢苏姐打赏。”宋砚笑嘻嘻道,他之所以没推辞,是因为他知道这会让她不高兴。

    说了几句话,宋砚就告辞回宿舍。

    经过上次向菲菲被劫持的巷子,他下意识往里面看了看,这一看正好迎上一双冰冷的眸子。

    那是个女子,巷子内光线太暗,看不清对方容貌,此刻她正倚靠在墙壁上,一只手捂住小腹,一只手上握着一只匕首。

    “滚!”

    对方的声音略显嘶哑。

    宋砚眉头微皱,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他如果猜得没错,这女子应该受伤了,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不过,对方明显不是普通人,所以,他也懒得多管闲事。

    刚走出百米,四名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高壮男子从他身边跑过。

    “她受了重伤跑不远,应该就在这附近,搜仔细点。”

    宋砚步伐一顿,但马上又往前走,他有种预感,这四个类似保镖打扮的男子应该是冲巷子中那女子去的。

    又走出几步,宋砚猛然回身,向巷子方向跑去。

    等他来到巷子口,战斗已经结束。

    那四名保镖男全部躺在地上不知死活,而那女子则半跪在地上。

    “咻!”

    一道凌厉的风声扑面而来,宋砚身体甚至下意识一侧,一柄匕首擦着他鼻子飞过,如果他反应稍微慢上一点,匕首就会钉入他面门,一时,他出了身冷汗,同时,他心中还生出一股怒火。

    抬眼看去,那女子在扔出匕首后就支撑不住倒在了巷子内,好像晕迷了过去。

    “这女人被追杀,我要不要帮帮她?但这女人应该不是普通了人,如果帮了她会不会为自身招来麻烦,况且这女人本身就不是善茬,刚才还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宋砚的两种心理在不断交战,最后,他还是决定先带那女子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