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二十二章 满分作文

第二十二章 满分作文

教师办公室。

    闫伟民将老朋友李友城叫到了办公室外。

    “老闫,你有什么事?”

    李友城问道,对闫伟民遭遇,他比较同情,还有两个多月就高考了,居然被撤销了班主任的职务,要知道班主任的工资待遇和奖金都要比科任老师高。

    “等会你去我们班监考的时候,帮我注意一个叫宋砚的学生,我怀疑他会作弊!”闫伟民阴沉着脸道,每次月考都会进行班级排名,因此监考力度也比较严格,同时每个班的监考老师也会互相调换。

    闫伟民和宋砚之间的事早在一众老师中传开,所以,李友城也知道闫伟民和宋砚打赌的事:“老闫你这又和何苦呢,你和他打赌的事要不就算了!”

    “不行!”闫伟民面色一沉,怨毒道:“那小杂种往我抽屉里倒大便,还害得我丢掉班主任的职务,不把他赶出学校,难消我心头之恨!”

    李友城知道,再说别的也没用,只好点头道:“你放心,我会帮你盯紧他,一旦他作弊,我就取消他的考试资格。”

    “好,老李谢谢你了!”闫伟民感激道。

    早自习一结束,大家就主动将抽屉里的课本资料拿来放到讲台两侧。

    “宋砚,你有把握吗?”李磊很是替宋砚担心,如果他这次语文考不到120分,就会主动退学。

    “放心吧,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宋砚自信笑笑,有过目不忘和融会贯通两大神通的帮助,他的成绩每天都在暴涨。

    “那就好,不然你退学后就没人当我的免费饭票了!”李磊好似松了口气道。

    “滚蛋!”宋砚骂道。

    …………

    上课铃声响起,两位监考老师几乎同时迈入教室,一男一女。

    李友城往讲台上一站,威严的目光扫过一众学生,忽然开口道:“哪位是宋砚,请站起来下?”

    “老师您有事吗?”宋砚疑惑站起。

    “我只是想看看大名鼎鼎的宋砚长什么模样,好了,你可以坐下了!”李友城露出一丝笑容。

    宋砚有些郁闷的坐下,不知李友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李友城强调了下考试纪律,并严厉声称,如果抓到作弊者会取消他的考试资格。

    试卷发下后,宋砚默默在心中念了一句:“开启融会贯通神通。”

    为了让这次考试更加稳妥,他昨晚并没有使用掉融会贯通,而是留到考试中使用。

    脑袋一轻,宋砚知道融化贯通已经开启,他目光落在试卷快速扫过一众试题,微微一惊,发现这次语文试题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难上许多。

    看你闫伟民为了将自己赶出学校,真费了不少心思,他敢肯定,这份试题闫伟民出了不小的力。

    他嘴角不由浮现一丝微笑:“闫伟民,你注定要失望了!”

    拿起钢笔,宋砚开始做题。

    通过过目不忘,他在这段时间积累了大量的文学知识,初中到高中的所有课文以及知识点他都能倒背如流。

    受到闫伟民所托,所以李友城格外的关注宋砚。

    转眼考试就过去半个小时,李友城并没有发现宋砚有任何异常,一直在埋头答题,他心中一动,抬步走到宋砚面前站定。

    宋砚仅仅看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会。

    此刻他正在做文言文大题。

    这篇文言文并不是来自课本,也不是来自复习过的资料,如果没有开启融会贯通这个神通,即使宋砚积累了大量的知识也会感到吃力,但此刻,他头脑清明,将这篇文言文浏览了一番,便在心中将其翻译成了白话。

    随后他开始答题,刷刷间,他便将这道大题给答完。

    一直盯着他答题的李友城不由心中一惊,不管是将文言文翻译成白话,还有寓意,宋砚都答得非常完美。

    “这真是个差生的水平吗?”

    他有些替闫伟民担心了,接着,他目光快速扫过宋砚答过的其它题目,看完之后,他都忍不住替其喝彩,居然全对。

    看宋砚答题二十分钟,他已经答完除作文外的所有题目。

    现在李友城已经可以肯定,闫伟民输定了,不过他倒是有些好奇,宋砚能写出一篇什么样的文章。

    这次作文的题目是论文章和人品。

    简单浏览了下题目,宋砚直接落笔,李友城见状,暗道:“这小子倒挺自信,也不怕跑偏题!”

    通过过目不忘神通阅读过的知识如同流水从宋砚脑海中流淌而过,在融会贯通神通之下,组合汇聚成一段的优美寓意深刻的文字。

    行云流水,浑然天成,锦绣文章。

    李友城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宋砚写的作文,不到二十分钟,一篇800字的优美文章就出炉,期间,宋砚没有任何的思索,更没有丝毫的停顿,也没有一个错别字。

    “好!真的太好了!”李友城忍不住赞美道,如果让他打分,他认为这是篇当之无愧的满分作文。

    只有沙沙笔声的教室突然响起李友城的喝声显得十分突兀。

    一时,无数双眼睛向他看来。

    “看什么看,抓紧时间答题!”李友城轻喝道,然后迈步向讲台走去,心中却替老友担心起来。

    考试结束,李友城和闫伟民在办公室相遇。

    闫伟民一脸焦急的问道:“老李如何,那小杂种有没有作弊?”

    李友城微微犹豫,说道:“老闫如果你现在去和宋砚取消赌约还来得及,不然,等成绩下来,你必输无疑!”

    闻言,闫伟民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老李你这是什么意思?”

    “哎。”李友城再次轻叹道:“我已经看过宋砚的试卷,除了作文外,全对,而他的作文也写得非常好,如果由我改题我会给满分,就算换了其他老师修改,恐怕最多象征性的口上一分或者两分!”

    “这怎么可能?这次月考的试题比往常至少难了五成,他怎么可能全对!”闫伟民不可置信的道。

    “老闫,言尽于此,你要怎么做得看你自己!我先去上厕所!”李友城拍了拍闫伟民肩膀摇着头离去。

    而留在原地的闫伟民脸色则阵青阵红。

    一天的考试结束,学生们离开了学校,老师们则留下来修改试题。

    忽然,一名正在修改试卷的女老师忍不住拍手道:“这篇作文写得实在太好,寓意深刻,语句优美。”

    这位女老师叫吕玉梅,是高三一班的班主任,对学生出了名的严厉,修改试题更是苛责得要命,现在她居然如此称赞一名学生的作文,其他老师都感到非常的意外。

    “闫老师,吕老师好像是修改你们班的试卷吧。”一名男老师笑道:“恭喜啊,你们班学生写出的作文能获得吕老师这样的赞美,真是了不起!”

    闻言,闫伟民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有种不好的预感:那篇作文不会是宋砚的吧?

    李友城看了闫伟民一眼,暗自摇摇头,他可以肯定,吕玉梅叫好的那篇作文绝对是宋砚的。

    【作者题外话】:感谢【子夜同学】【季少】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