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七章 借题发挥

第七章 借题发挥

小小戏弄了赵小雨一番,宋砚多次憋在心中的恶气也算得到了释放。

    在更衣室换衣服时,他再次调出系统界面。

    果然不出他所料,名气值又增长了,一下达到了30点。

    “看来50点名气值也不是那么难收集嘛!”

    宋砚嘿嘿一笑,收起了界面。

    换好衣服来到休息区,叶虎等人正在那里等着他。

    “咱们的英雄来了,一起喝酒去,不醉不归!”叶虎挥着手道,一直被赵小雨压着打,这群大老爷们表面上虽然不在乎,但心里还是有些憋屈的。

    因此,宋砚让赵小雨吃瘪一次后,大伙儿都挺开心,当然,他们并不认为宋砚的真实实力比赵小雨强,这次宋砚能赢,应该是赵小雨太过大意。

    “虎哥,小弟不敢当啊!”宋砚笑着道。

    “当得起!当得起!咱们这群大老爷们都快被小雨妹子给虐残了,如果不是你,咱们一辈子都别想虐小雨妹子一次,可以说,你替大伙儿完成了一个永远完不成的愿望,不是英雄又是什么!

    更何况,你小子居然有胆量让小雨妹子叫你哥哥,就凭这点,我们就得跪!”

    谁不知道赵小雨是朵带刺的花儿。

    “不错,虎哥说的对,就是这个道理。”

    其他人都笑着应和。

    于是,一群人拥着宋砚走出了武馆,找地儿喝酒去。

    一个小时后,一家烧烤店内,宋砚苦着脸晕乎乎的道:“各位哥哥,我真喝不下了,看着我还是学生的份上,你们就饶了我吧。”

    “不行,说好的不醉不归,不喝趴下不准走!”一名学员不依道。

    “算了,宋砚还是学生,就不要让他再喝了!”王松替宋砚说话道。

    叶虎也挥挥手:“王哥都这么说了,就放这个小子一马,等这个周末重新来过。”

    王松和叶虎在学员中威望最高,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不好逼宋砚再喝。

    当晚,宋砚回到宿舍就栽倒床上睡了,他平时几乎不喝酒,因此酒量很差,今晚被那群武馆学员灌了不少酒,如果不是他体能大增,早就坚持不住了。

    清晨,宋砚准时醒来,却半点没有醉酒的后遗症,看来这是体能大增的好处。

    “糟糕!”

    忽然他想到一件事,昨天他和李磊约好去网吧玩游戏,因为喝多了,完全给忘了。

    以李磊那家伙的性格,放了他鸽子,恐怕又得唠叨好长一段时间。

    吃过早餐,宋砚慢悠悠的向高三九班走去。

    刚来到座位坐下,李磊就将脑袋凑了过来,看样子是要问罪。

    “那个李磊,昨天我有事耽误,所以才没去网吧找你!”

    “嗨,没事。”李磊不以为然的挥挥手,忽然,他脸上浮现出好奇之色,压低声音道:“宋砚,我听说昨天放学后你在校门口三五两脚就干翻了五个混混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的?”宋砚有些意外,随即想到,昨天可有不少人看到了那一幕,李磊知道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那就是真的了?”

    宋砚点点头。

    李磊神色越发的兴奋:“快给我说说过程,你太牛了,没想到你丫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行啦,有空再和你说,我要开始复习了。”说话间,宋砚拿出语文书,并开启了过目不忘神通。

    “你小子。”

    见宋砚不再理会自己,隐隐觉得,现在的宋砚与以前不同了。

    教师办公室。

    今天早自习是语文课,因此闫伟民来得较早,高考成绩与他的奖金息息相关,眼看高考将至,所以,他将班上的学生管得很紧。

    “闫老师,你们班上是不是有个叫宋砚的?”坐在他对面的一位年轻老师问道,他叫陈创飞,去年才分配到圣夜中学的体育老师。

    听到宋砚的名字,闫伟民眉头不由轻轻一皱,眼眸深处更是闪过一丝厌恶,对宋砚这样的差生,他一向不怎么喜欢。

    “他的确是我们班的学生。”

    陈创飞激动的一拍大腿,说道:“闫老师你们班的这个学生实在太牛了!”

    听到陈创飞的话,闫伟民感到十分意外:“不是吧陈老师,这个宋砚可是我们班的搅屎棍,成绩奇差不说,还喜欢惹事,如果我是校长,肯定第一个开除他!”

    “哈,我说的不是这个,闫老师你不是没看到,昨天那小子在校门口可威风了,三拳两脚,就将五个混混打得倒地不起,那身手,我恐怕都及不上!”陈创飞眉飞色舞的道,他在体校读书的时候,最喜欢散打,因此练就了一身不凡的身手。

    他自问,如果他对上五个打架经验丰富的混混,未必能应付得了,更不用说像宋砚那般,三拳两脚就把对手给打倒。

    于是,他刻意打听了下宋砚的身份,打算抽空去找那小子过上几招。

    “这小子又打架了,简直把我的话当屁放了!”听到陈创飞的话,闫伟民格外愤怒,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忽然,他心中一动:“不如借这次机会将他开除,少了他这个垫底的,九班的平均分数肯定能提升不少!”

    想到这里,他颇为心动,而陈创飞丝毫不知道,他的这番话,给宋砚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陈老师,你确定那个人是我们班的宋砚!”

    陈创飞点点头:“能啊!我来学校时,还刻意去了保安室,将昨天的录像拷贝到了手机里。”

    说话间,陈创飞拿出手机,并将宋砚与五名混混对战的视频打开。

    闫伟民一看,果然是宋砚,不过他有些奇怪,韩莎怎么和宋砚在一起,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这份视频,他就可以抓住机会开除宋砚。

    “陈老师,你能把这份视频发给我吗?”

    “当然可以!”陈创飞毫不犹豫的道:“对了,有机会,我一定要和这个宋砚切磋下!”

    拿到视频,早自习铃声响起,闫伟民抱着课本向高三九班的教室走去。

    “大家先安静下!”

    闫伟民用黑板刷敲了敲讲桌,顿时,教室为之一静。

    “宋砚,你到讲台上来!”

    闫伟民阴沉着脸向宋砚道。

    宋砚合上书本,带着疑惑走上讲台:“闫老师您有什么事?”

    “砰!”

    闫伟民手中的黑板刷重重拍在讲台上,他冷冷盯着宋砚,逼问道:“昨天放学后你干了什么?”

    闻言,宋砚微楞,随即想到昨天他在校门口与那几个混混的纠纷,暗道:“闫伟民要拿那件事做文章,借题发挥?”

    闫伟民继续道:“上周我才警告过你,让你不要打架,这才几天,你又固态萌发,真以为学校不敢开除你!”

    宋砚眉头轻皱:“闫老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打的都是混混,他们要打我,我总不能还手吧!”

    “他们为什么会打你?”闫伟民步步紧逼。

    宋砚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他猜想,那几个混混找他麻烦,应该与薛元城有关。

    闫伟民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不知道,一个不知道就想把事情推脱干净,那群混混有病啊,不打我,不打其他同学,就专打你,还是说你与社会上的人有染?他们才来找你,小小年纪不把心思用在读书上,却跑去混社会,我看你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