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桃运神戒 > 第一章 天降戒指

第一章 天降戒指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宋砚是吗?薛少有请,跟我们走yi趟吧!”宋砚刚走出教室,两名高大的男生迎面走过来,昂着脑袋yi脸傲气的向他道。
  
      宋砚微微yi愣,所谓的薛少应该是学xiàyi里的四大恶少之yi,自己貌似和他并没有任何交集,他找自己干甚?
  
      “磨蹭什么,赶紧走!”看到他在发愣,其中yi名男生不满的推了他yi下。
  
      “好,我这就跟你们走。”宋砚好似唯唯诺诺的点点头,跟在了两名高大男生的身后。
  
      学xiàyi操场旁的小树林内,yi名留着长发的男生双手插在裤兜里,背对着宋砚站着,将宋砚夹在中间的两名学生恭敬向他道:“薛少,我们把这小子带来了。”
  
      长发男生缓缓转身,目光略显凌厉,眉宇间挂着几分冷傲之气,忽然,他嘴角浮现yi丝玩味之色,伸出食指向他勾了勾:“宋砚,知道为什么叫你来这里吗?”
  
      宋砚疑惑的摇摇头:“不知道。”
  
      薛元城嘴角玩味之色更浓:“先扇自己两个耳光,我再告诉你怎么回事。”
  
      闻言,宋砚脸色微变,眸子中更是闪过yi丝寒意,他在学xiàyi里yi直低调做人,并不代表就能任人欺负。
  
      “薛少,我自问没得罪过你,你这样做是不是过份了?”
  
      “过份又如何?”薛元城不屑撇撇嘴:“就你这样的穷丝,本少yi根手指都能摁死大片,刚才是自扇耳光两下,现在,本少改biàn主意了,跪下自扇耳光十下,算是对你顶嘴的奖励。”
  
      宋砚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眸子中却闪过恼怒之意,这个薛元城简直欺人太甚。
  
      “妈蛋,薛少让你跪下,还站着搞毛!”薛元城的yi名跟班骂踢向宋砚小腿,打算将他踢倒在地。
  
      忍无可忍!
  
      宋砚怒了,yi步迈出,避开对方的攻击,冷冷的盯着他:“你们不要逼我!”
  
      “呦呵!还敢躲,胆儿挺肥嘛!”王飞戏虐说着,就朝宋砚扑上来,抬手yi个巴掌甩过来。
  
      薛元城将手插回裤兜,微xiàyi看着这yi幕,他的两个跟班都是打jià的能手,既然宋砚那小子不识趣,就多让他吃些苦头。
  
      另外名跟班也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在他看来,对付宋砚,王飞yi个人已绰绰有余。
  
      眼看王飞的手掌就要落在宋砚的脸颊上,忽然,宋砚往后退了yi步,避开了王飞的手掌,接着,他干cui利落的甩出yi巴掌,正中对方脸颊。
  
      “啪!”
  
      yi记清脆且干净利落的巴掌声响起,接着就见到王飞踉跄退后几步,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宋砚,他没想到,宋砚不但敢还手,还狠狠给了他yi巴掌。
  
      脸颊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他又恼又气,双眼更是隐隐泛红:“杂碎,老子要弄死你!”
  
      于是,王飞咆哮着,再次向宋砚冲去,右臂挥出,直奔宋砚面颊而去。
  
      见状,宋砚双眼微微yi眯,陡然踢出yi脚。
  
      “砰!”
  
      被踢中小腹的王飞应声而飞,跌落在两米外。
  
      “废物,连个穷丝都收拾不了,你们两个yi起上!”yi旁的薛元城冷喝道。
  
      另外名跟班将王飞扶起,面色不善的盯了眼宋砚,然hyiu就yi左yi右向他冲去。
  
      yi拳依旧打向宋砚面颊,另外yi脚却阴狠的踢向他的双腿间。
  
      “找死!”
  
      宋砚轻喝间,飞窜而出,径直来到两人中间,身两条手臂好似两条鞭子飞抽而出。
  
      “砰!砰!”
  
      被他手臂砸中胸口的两名男生踉跄着后退,接着yi屁股跌倒在地,抚着胸口,感觉有些喘不上气,看向宋砚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畏惧。
  
      宋砚回头,冷眼盯着神情略显惊慌的薛元城,并抬步向他走去。
  
      “你站住,不要过来!”薛元城喊道。
  
      不过宋砚没理会,接着,他走到了薛元城面前,伸手yi抓,就扣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甩出两个耳光,直打得薛元城的脸啪啪作响。
  
      放开薛元城,宋砚退出两步,盯着他问道:“说,为什么要找我麻烦?”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不?”薛元城没有回答宋砚,而是怨毒的盯着他道。
  
      忽然,宋砚迈步上前,再次扣住了薛元城的脖子,并左右开弓给了他几个巴掌,眼神中闪过凶狠的光芒,逼问道:“薛元城,不要挑战我的耐性,说,为什么找我麻烦!”
  
      接触到宋砚那如同野兽般的眼神,薛元城心中不由涌出yi股恐惧之意:“是是因为向菲菲!”
  
      听到这个名zi,宋砚神情微楞,没想到薛元城居然是替向菲菲出头,脑海中不由闪过yi个身穿白色连衣长裙,气质如同莲花般纯净女子。
  
      向菲菲,圣夜中学的气质女校花,她是艺考生,平时很少来学xiàyi,即使如此,爱慕她的男生也非常多。
  
      宋砚犹记得,在去年圣夜中学的元旦晚会上,向菲菲以yi身白衣弹奏了yi首古筝曲,那优雅高冷的模yàng简直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仙子,那晚,她几乎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也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昨天xià楼,他不小心撞倒向菲菲,看来薛元城就是为了这件事替向菲菲出头。
  
      “是向菲菲让你来的?”宋砚下看着薛元城问道。
  
      “不是,不是,是我自己来的,向菲菲不知道这件事。”
  
      宋砚笑了,并放开了薛元城:“记住,以后没事别来招惹我!”
  
      说完后,宋砚扭身就走,薛元城是个富二代,因此他身边聚拢了yi批学生,不过他却没将他放在心上。
  
      看着嚣张离去的宋砚,薛元城差点把自己的牙齿咬碎。
  
      圣夜中学,高三九班。
  
      班主任闫伟民面带怒气的走进教室,重重将课本放在讲桌上,顿时,教室里的气氛变得紧张。
  
      闫伟民目光落在教室最后yi排,yi名趴在课桌上睡觉的高大男生身上,心头的怒火再也无法压抑,冷喝道:
  
      “宋砚,站起来!”
  
      宋砚从座位上站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看着闫伟民道:“闫老师您有什么事吗?”
  
      看到宋砚这幅模yàng,闫伟民不由气不打yi处来,怒声吼道:“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打jià,人家三班的老师都找上门来了,你成绩差拖全班后腿就罢了,现在居然毁坏班级名誉,我看你简直是越来越不可救药了。”
  
      宋砚yi听,顿时明白应该是薛元城找老师告状了,心中对薛元城又看轻了几分。
  
      “宋砚!!”
  
      闫伟民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分贝,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善:“我最后yi次警告你,如果你再不知悔改,我yi定会向校长建议开除你。”
  
      “知道了。”宋砚低着头回答道。
  
      “你坐下吧。”看到宋砚这幅“朽木不可雕”的模yàng,闫伟民心中不由涌出yi股深深的厌恶,暗自决定,如果这个小子再不知趣,yi定要向校长建议开除他。
  
      “是。”
  
      宋砚应了声重新落座,本想继续趴着睡觉,但想了想,还是不要再触老闫的霉头。
  
      讲台上,闫伟民又yi次老生常谈,讲解高考的重要性,让大家yi定要认真复习,争取考上yi个好的大学。
  
      宋砚,男,十七岁,身高yi米八二,香城市本地人,就读于圣夜中学高三九班,成绩糟糕,不被老师所喜,尤其是班主任闫伟民看他尤为不顺眼。
  
      其父母在他十岁时双双死于车祸,现在寄居于大伯宋世泽家中。大伯目前担任香城市学教局的副局长yi职,副处级干部。
  
      正是如此,校方才能容忍他这等差生的存在,当然,他能进入圣夜中学这等全市最好,甚至在炎黄国都比较出名的中学,大伯还是出了不少力的。
  
      对大伯,宋砚是心怀感激的,如果没有他,以他糟糕的中考分数根本不可能进入圣夜中学。
  
      在吃穿方面,乃至零花钱,大伯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他,正是以为这个原因,他在学xiàyi里格外低调,不想给大伯造成更多麻烦。
  
      不过,他却很难将大伯家当成自己家,因为,家里有个尖酸刻薄的大伯母。
  
      大伯在家时,大伯母对他总是很慈祥,yi旦大伯父不在,对方就变成了冷脸,并不时用尖锐的言语打击他,他正处于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年龄,因此他对大伯母很是反感
  
      也是因为这点,他选zé住校。
  
      放学后,宋砚将书包放到了宿shè,只身向大伯家走去。
  
      今天是周五,明天和后天都不用上kè。
  
      炎黄国学教部有明文规定,学xiàyi不得占用周末时间补课,yi旦发现将进行巨额罚款。
  
      因此,哪怕离高考只有三个月,在周末学xiàyi也会按时放假。
  
      其实宋砚并不想去大伯家的,不过,大伯强烈要求,他不好拒绝大伯的好意。
  
      大伯家住紫晶苑高档小区,炎黄国对公务员的待遇很好,大伯这个副处级,yi年下来,加上奖金与福利也有百万出头。
  
      “笃笃。”
  
      宋砚敲响了大伯家的门。
  
      开门的是yi个容貌美丽,体型高挑的妙龄少女,发现门外站着的是宋砚,对方扭头就走。
  
      少女叫宋雪,是他堂妹,才十六岁出头,身高却已经超过yi米七五,典型的模特身材,不得不说,老宋家的基因很好,男的高大帅气,女的高挑美丽。
  
      而且宋雪也是圣夜中学的学生,同样是高三,与他相比,成绩yi个天yi个地,将他远远甩在身后。
  
      不知是不是受了大伯母的影响,宋雪yi向对他这个堂哥十分冷淡,在学xiàyi碰到,从来不会向他打招呼,就算他主dying打招呼,宋雪yi般都不会理会。
  
      宋砚换好鞋,目光在客厅里yi扫,却没有发现大伯,于是问道:“小雪,大伯呢,还没下班吗?”
  
      “单位临时有事,不回来了。”宋雪冷淡的回应道。
  
      “哦。”宋砚应了声,很想扭头就走,和这对母女相处,他很有压力。
  
      十分钟后,宋砚端着碗,低头默默的吃着饭,大伯母杨艳丽突然放下了筷子,语带质问:“宋砚你是不是跟人打jià了?”
  
      “嗯。”宋砚闷声点头,没想到大伯母也知道了这件事,会是宋雪告的状吗,放学前,他打了薛元城的事在学xiàyi传开了。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你知道你大伯为了将你送进圣夜中学费了多少力吗?你就不能省点心,不要为他抹黑吗?”
  
      “知道了,我以后不会了。”宋砚沉声道,心中却感到莫名的憋屈。
  
      吃过晚饭,宋砚闷闷不乐的离开了大伯家,耳边还回荡着大伯母教xun他的话语。
  
      走在回宿shè的路上,他眼中却多了几分茫然,他不知道他未来的路在哪里。
  
      以他糟糕的成绩,就算最差的专科学xiàyi都考不上,不过他知道,如果他肯开口,就算再为难,大伯也会想办法将他送入yi座好的大学。
  
      但是,他不想再麻烦大伯,当年,撞死他父母的那个司机逃逸了,直到现在还未能抓捕归案,因此,他yi分钱的赔偿金都没获得,所以,这七年,他吃喝用穿,上学的费用都是大伯掏的钱,或许正是因为这点,大伯母才会对他那般厌恶。
  
      他不想再拖累大伯了,更不想寄人篱下。
  
      说心里话,他也想把书读好,考上yi个好大学,但他真不是读书那块料,yi接触到课本上的知识脑袋就犯晕。
  
      “如果我是学霸就好了罢了,等高考结束,我就去别的城市打工,有机hui再偿还大伯的恩情!”宋砚暗暗想道。
  
      “哎呦,谁砸我!”
  
      忽然,宋砚感觉脑袋被什么东西砸了下,接着就听到“叮”的yi声,yi枚银色的戒指从他脑袋上弹落到地面,滚出yi段距离才停下。
  
      弯身捡起戒指,宋砚下意识看了看四周,此处比较偏僻,并没有别的行人,那么这枚戒指从哪里来的?
  
      难道从天而降?
  
      戒指的造型非常的普通,应该是纯银的,界面上没有别的花纹,只有个阿拉伯数字“1”。
  
      但看着那个“1”字,宋砚的精神却变得恍惚,耳边隐隐传来yi阵空远的声音:“银河戒指与宿主宋砚绑定成功,现在开始激活!”
  
      【作者题外话】:新书来了,筒子们,各位大大速速收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